凡猫修仙传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概在午夜的时候,阿猫醒了。脑海里回想着青岚的话:“小猫,想要化形,必须要超越自己,等到你觉得世界不再是这世界,你也不再是你自己的时候,就可以开始试一下化形的方法了。

  阿猫一遍又一遍的尝试,尝试控制身体中那股奇异的能量,这股能量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阿猫去捉他,他便逃走,阿猫追的快,他便走得快些,阿猫慢了,他竟也慢下来。最后阿猫干脆不去追,这股能量却又在阿猫附近游动。

  最后阿猫生气了,哼,不给我抓不是?那就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

  她不顾一切朝那股能量冲了过去,速度一下子变得很快,那股能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阿猫撞到了。顿时一股奇特的共鸣传来,阿猫和那股能量都震颤起来,此时如果谁看到阿猫,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她的身体正发出黑色和金色的光华。这便是融合的前兆,因为阿猫是妖的缘故,所以那粒黑色药丸并没有完全吸收,大部分的能量还残留在阿猫体内,便是那个他了。

  谁知今晚机缘巧合,阿猫无意中进入了“内视”的境界,也就是突破筑基前期的征兆,却正好发现了这股潜藏的能量,一番激斗,终于将其收服。阿猫的实力也因此飞跃,达到了筑基中期。

  阿猫在融合的时候身体剧烈震颤,那留在身体内的灵识瞬间进入到了一种虚渺的境界,整个人都好像在虚空之一样,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只能想。在虚渺的境界中,阿猫,看上去像发呆一样坐在那里,只是轻轻颤抖的身体说明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毕竟现在就进入虚渺,对她来说实在是极为勉强了。

  虚渺,是突破筑基,进入金丹的前兆。其难度可想而知。当年青岚在进入虚渺的时候,都只是勉强挺过,尔后苦修十年,才终于进入金丹境界。毕竟金丹境界,实在太过强大,万人之中,修仙者难求,或有二三十人能有修仙资质,这二三十人中,可以进入虚渺,从而找到金丹之路,最终突破的,却怕是一个都没有。

  如今修仙界新人难求,老一辈的修仙者大多隐世修炼,最后黯然离世,毕竟如今灵气越来越稀薄,想要大乘飞升,很难!

  在虚渺中,阿猫眼前出现了一个个幻境,这些幻境都难分真假,几次阿猫都要心神失守了,却坚强的挺了过来。慢慢的睁开眼睛,阿猫眼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灵性,她与以前完全不同了。

  慢慢的爬起来,走到附近的河边洗了洗身体,虚渺之境的负面效果也很显著。。。。。阿猫一身的皮毛都被汗水浸湿了。

  找了处没人的地方,阿猫坐了下来,虽然还是猫的身体,但阿猫此时坐在那里却显得那么和谐,给人一种眼前就是一个窈窕少女的感觉。

  双爪并拢,却给人观音送福的感觉。

  阿猫,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其若冬涉川;犹兮其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凌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是以能蔽复成。。。。。。。。。。。。(选自《道德经》)”艰涩的**此时回想起来却全然清楚起来,阿猫引导体内能量,按照太阴、太乙、地舍、气仓的顺序运转,果然功到气成,阿猫越是运转真气,越是感到自己浑身燥热,内心中竟然也生出了剧烈的期盼来,好似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似地。

  阿猫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化着,不远处的青岚当然不可能察觉不到阿猫的变化。他只是微微一笑:这家伙,还蛮有运气的啊。

  阿猫,显然已经是在进行化形了。

  然而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雨欣却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折,坏的转折。

  她被一群猥琐的男人堵在墙角,相信大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者是**,或者是抢劫,反正总要发生一种的。很不幸,雨欣面对的好像是第一种,那些男人都已经开始围过来了,港道外还有放哨的小喽啰,一切都那么的完美,当然是对坏蛋来说了。

  他们在今晚之后,将会在聊天室里说:嗨,老子今晚又搞了一个,厉害吧!服气吧!

  不过,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从坏人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吼:“住手!都给我站住!”

  坏人们停了下来,嘲笑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男孩,他看起来只是学生模样,在坏人们的眼里,当然是没有什么力量的。

  所以他们笑得极为大声:“就你还来多管闲事,哪凉快哪呆着吧。”

  “这小子是不是有病啊?”

  “喂,强哥,你说这家伙看到咱们的好事了,是不是给他来个。。。。。。。。。。”说完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下,极猥琐的阴笑起来。

  不过,事情似乎并没有朝着坏人们预想的方向发展。那个男人,或者说是大学生吧,那个大学生疯一样的冲过来,疯一样的挥拳打向那个强哥,然后,在所有人快要掉在地上的目光中,强哥很拉风的飞起来,又很壮烈的落到了地上,其声音之大,其震撼之强烈,愣是让一众坏人好久才反应过来,然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逃走了。

  遇到弱者,自然是要欺负的。遇到美女,那是要xxoo的,可是遇到横的、遇到楞的就需要斟酌一下了,如果遇到变态的,就好比今天这位,那就各凭本事,看谁逃得快吧。

  这时打飞强哥的家伙跑到雨欣旁边,很殷勤的帮她穿好了衣服,并且趁机过了过眼瘾。

  “我叫迟子建,你还好吧”迟子建看着雨欣道。

  “还好”,雨欣的声音有点发颤,“谢谢你”她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