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死了?”鹰钩鼻男子一声怪叫,一把推开怀中的妖媚女子,两道阴冷的眼神射向黄衣人,道:“那女神之眼呢?拿来!”说着,鹰钩鼻男子向黄衣人伸出了摊着的手。

  黄衣人更是心慌意乱,手足无措道:“没……没有到手!”

  “就你一人回来,竟然还没有得手?你们出动三十六人,三个劲武者,都去吃屎了吗?”鹰钩鼻男子厉声道。

  “我们估计错误。那皇甫世家竟然有几个极为厉害的高手保护。原先我们所知的那几个异能者只是刚武者,我们也不怕。可是我和胡青要得手的时候,谁知又杀出来两个异能者。其中一个是烈武者,我们打不过,所以……”

  鹰钩鼻男子斥道:“烈武者你们打不过,你们可都是有原力兵器的!就算打不过,跑也跑得了啊!怎么会几乎全军覆没,就只剩你一人滚回来?”

  黄衣人忙道:“一般的烈武者我们打不过却还逃得了,可那是一个修炼烈焰手的烈武者。”

  “哦,与焚天三式齐名,甚至更胜一筹的烈焰手。”鹰钩鼻男子道:“是练到第几层的?”

  “他与我们对战的时候,使用的是第二层——三云烈焰手。但他的眉毛已呈红色,应该至少修炼到了第三层——五云烈焰手。”黄衣人猜测道。

  “嗯!”鹰钩鼻男子点头,“既然是被会五云烈焰手的人杀死,我也不怪你了。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会长!”

  黄衣人躬身行礼,但却并没有马上退走,而是略显迟疑的慢慢转身,心里的戒备瞬间提高到了极限,时刻注意着鹰钩鼻男子以及他身旁两名白衣手下的动作。

  鹰钩鼻男子见状,冷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会在背后暗算你?要杀你我还用在背后下手吗?放心,下去吧!我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黄衣人低头尴尬一笑,转过身瞬间施展出疾风技能,“嗖”的一下窜向红色合金门,合金门缓缓打开。黄衣人没等合金门开全,“嗖”又射了出去。显然虽然鹰钩鼻男子说不在背后杀他,他还是对此怀有戒心,并不完全相信。像他这种常在刀口上舔血的人来说,对谁都抱有防备之心。

  出门后,身后合金门缓缓关闭,黄衣人回头一看,心里顿时一松,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即,黄衣人加快速度沿着通道跑去。

  突然,正在疾行中的黄衣人一脚刹住,微微一怔,猛地两手抱头发疯似的不停惊喊,“嘭”的一下跪在地上,力道异常猛烈,双腿膝盖骨“喀嚓”一声断裂成几块。

  黄衣人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双手使劲的扯着自己头发,一把一把的头发被扯下来抓在手里兀自不觉,面上七孔内不断开始有血液流出,瞬间就染红了脸,流下来湿透了一身。

  “嘭!”黑衣人趴倒在地失去知觉,身体仍在不受控制的抽搐。又过了一会儿,终于再也不动。

  大厅内,沙发上坐着的鹰钩鼻男子此刻缓缓睁开双眼,“嘿嘿”冷笑,又咳嗽了几声,这才抬起手中酒杯喝了一口。

  一旁站着的其中一名白衣手下恭维道:“会长的控神技能又有精进,越来越厉害了!”

  鹰钩鼻男子咧嘴笑道:“这个王八蛋,竟然怕我在背后暗算他!难道他不知道我就喜欢在背后杀人吗?”

  “你们另外三个兄弟呢?”鹰钩鼻男子抿了一口酒问道。

  白衣手下恭敬道:“会长,老大、老四和老五去广东那边执行任务去了。要不要叫他们回来?”

  “嗯!马上叫他们回来。”鹰钩鼻男子点头,“待你们五兄弟汇合,你们一起去给我把那女神之眼抢过来。不用再抓皇甫世家的人要挟那老不死的皇甫弘,直接在他面前杀掉他的家人,我看他还不老实交出来。”

  其中一名白衣手下疑惑问道:“会长,那女神之眼到底是……”

  “嗯……”鹰钩鼻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白衣手下顿时就把下半句话咽到了肚子里。

  鹰钩鼻男子略一沉思,忽又脸色一变,开口道:“这也没什么,等你们兄弟全到齐了,我自会告诉你们的。呵,也奇怪了,你们五胞胎兄弟竟然都是异能者,而且个个都练到了烈武者,这在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了。哼!我就不相信五个烈武者一起上还夺不过来女神之眼,何况你们还能联合发挥出一套威猛无比的厉害功法,哈哈哈……”

  两名白衣男子闻言也弓着身,跟着鹰钩鼻男子“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转眼三天过去。

  这三天,皇甫世家没有任何人出门,连皇甫济也是坐在家里遥控指挥生意上的事务。自然,皇甫紫逸也请假在家休息,骆方几人也难得清闲了几天。

  几天来,宁洋市警局的局长亲自拜访了皇甫弘和皇甫济。因为此事牵涉到异能者之间的战斗,所以事先他们就收到了警察总部的吩咐,并没有对骆方等人展开调查,反而是借口保护“女神之眼”,派了几支特警队在皇甫家的别墅周围进行警戒巡逻。

  此时,离护卫队住所很远的一块空旷草地上。

  骆方光着上身手握原力刀,不断挥舞,每一刀都刚劲有力,劲风声呼呼响起。原力刀散出的白色雾气一丝丝荡漾开,一时之间,骆方周围环绕了一层薄薄的白雾。从远处看来,骆方就好像变成了一个雾中的精灵,不断跳跃,斩落。

  “98、99、100、101、102!”

  “呼……”原力刀瞬间散开,骆方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笑容,“好,现在我能保持原力刀连斩一百多下不散,越来越精进了,呵呵!”

  自从与那运动衫男子一战,骆方的原力斩更加纯熟,每一斩的拿捏更加准确,力道也更猛。

  “还是实战更能提升我对技能的掌握!特别是对我并不太熟悉的预见技能,经此一战,也算入门了。”

  上次骆方与运动衫男子对战中,骆方纯粹就是用他来磨练刀法,更是在战斗过程中使出预见技能,作用在了运动衫男子的那把劈寒刀上。所以对方每砍一刀,骆方都能准确无误的预见出那把刀的走向,屡试不爽,打得骆方越来越有精神,而那名运动衫男子则完全成了练刀的靶子。

  但是,如果对方是一名更加厉害的武者,每一招都飘忽不定,或是快得犹如闪电,那骆方就算施展预见技能也是毫无办法,因为到那时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经中招了。

  骆方低头又暗自揣摩起了预见技能的运用之道。过了半响,骆方抬起了头露出一脸微笑,右手一招,地上的上衣飞了起来,悬在骆方身边。

  伸手穿好衣服后,骆方转身悠悠然地走回住所。

  一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护卫队经过,看见骆方都热情的打招呼。

  这几个月下来,骆方、狄同和朱乐这三个异能者已经和这些护卫混了个烂熟。特别是朱乐,只要没事儿就与护卫队混在一起,俨然成了护卫队的副队长,甚至连那头戴迷彩帽,名叫王昆的副队长也对他惟命是从,除了古雷和朱乐的话,其他谁也命令不了他。

  骆方一路打着招呼,缓步走到了住所处,只见自己住所门口,一脸诡异笑容的朱乐正向自己使脸色。

  骆方诧异,正准备询问,就见一身紫色休闲装的皇甫紫逸从骆方的房间走了出来。

  皇甫紫逸一见骆方,撒气似的轻轻跺了跺脚,蹙着秀眉对骆方喊道:“骆方,你这几天怎么也不来找我?在屋里一个人无聊透顶,爷爷也不准我出去,连你也不来见我了!”

  骆方一脸苦笑,道:“紫逸,你又没有出门,而且那边有阿尔杰和韦伯斯特在,你的安全也没有问题,况且你一个女孩在房间,我没什么事也不好去!”

  皇甫紫逸嘟着小嘴道:“阿尔杰!那两个死洋鬼子,说些什么话我也听不明白,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了让人讨厌!我只想和你聊聊天而已,这都不行吗?”

  “可以,怎么不可以!”骆方忙点头。

  朱乐在一旁哈哈大笑。

  皇甫紫逸见状,一脚踢向朱乐,口中骂道:“死朱乐,你再笑,再笑我把你牙全拔掉!”

  朱乐轻轻一跳躲了开,笑道:“小姐饶命,朱乐不敢笑了!”

  “谁是小姐,你叫我‘小姐’?”皇甫紫逸更加不依不饶了。

  “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朱乐慌忙摇手辩解,他没想到皇甫紫逸逮住了他的话做起了文章

  骆方和正走过来的狄同闻言,两人看见朱乐一副窘相,也开始哈哈大笑。皇甫紫逸本来又准备喝止,但一看见笑的人中有骆方,略一迟疑,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明显给了骆方面子。

  “这小妮子,太狡猾可爱了!”骆方摇头。

  “骆方,进来和我聊天!”皇甫紫逸此时小姐脾气大发,虎着脸一转身返回骆方房间。

  骆方无奈看了看狄同和朱乐,也上前跟着进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