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23号神域的发达科技也体现到了这个城市的边沿,占地上万平方米的垃圾场,这里的垃圾不但有28号神域的,还有附近大大小小几十所神域的垃圾都被集中到这里作统一处理。一切都是全自动人性化的机器在工作。

  暗羽凤在落地的前一刻奋力扭身,在地面滑行上百米,撞乱了十余堆“垃圾山”,这里乱成一团才让他俩逃过一劫——暂时。

  丽恢复人形,顾不得伤势,把一些板状的垃圾搬来盖住自己和赤,然后静静地躺下了。——睡吧!——好困哦!

  ……

  在28号神域的郊区,一下水道的出口处在向外冒着浓烟。出口的铁栏被破坏了。在不远处坐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妖怪。

  妖界最后的传奇————十精奇往脸上抹了一把水,它的脸现在不比炭块干净。

  站起身,将帆布袍狠狠地扔在地上,骂道:“该死的黑衣,差点薰死老子了,老子和你们没完,呸!”

  ……

  S·X·I仍旧对着他的电脑,不过这回他可没有摆出叫人做这做那的臭面孔。电脑里的人,比他大两级。

  按照以往的规定,S·X·I关掉了其它所有的频道,与他对话的高层人物戴着一张面罩,说话阴阳怪气,不过听他对着S·X·I一顿臭骂倒是让人痛快。

  与此同时,小公主丽睁开了惺忪的眼睛。而赤,已经早一刻醒过来了。此刻他正坐于地上,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丽见赤没事了,露出一个开心的笑,道:“……”

  赤一把捂住了丽的口:“有人。”

  外面传来两个学警的声音。

  甲:“有吗?”

  乙:“没看到。”

  甲:“确定是这一地区吗?”

  乙:“‘火鸟’是这么说的,上头也是指示在这。”

  甲:“会不会已经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乙:“不可能,截州塔上的高清晰侦察仪还盯着呢!而且他中了麻醉弹,起码得昏迷两天。”

  甲:“不过想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神众啊!追捕他的原因也没说啊。背景也不明了。”

  乙:“少说话,多做事,快找吧!”

  赤抛开一个小角看了一眼截州塔,确定了一条它看不到的死角路线,一把扭住丽的手腕,几个闪身,已经冲到了垃圾站的一幢三层的控制室。有几个学警只觉得背后吹过一阵急风,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

  赤拉起丽一路来到控制室的三楼。一扭丽的手腕,痛得她直咧嘴,往前一送,丽倒在了墙角:“好痛!”

  赤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你是半妖?”

  丽点了一下头:“一族领叫我不要说出去。”

  妖众?是杀死广的妖怪吗?还是杀死了无可行的妖怪?或者是杀死卫空、幽紫的妖怪?也许就是杀死淑灵的妖怪吧!

  赤的大脑一片空白,长年的斩妖习惯令他不自觉地握紧斩龙。

  妖众——夺走我一切的恶魔。

  斩龙慢慢地被提起。

  丽露出惊恐的神色:“赤,你……”

  斩龙紧紧地握在手中,赤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用这么大力气来握住它,好像生怕它要乱来一样。

  斩龙被举高,再举高,然后落下,落在了丽旁边,——————溅起石渣无数:“………………以后不许再跟着我了。”

  丽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老板,你没事吧?”

  “听清楚了!”赤转身就走。

  丽支起身子:“等,等一下。”扑地倒下,心中一惊,怎么?一摸后背,满是鲜血。

  其实丽在变身人型之前就觉得左肩后方有剧痛,但她现在才反应过来——一颗子弹还留在她体内。

  “赤先生。”丽发出呼救。

  赤回头,愣了一下,思绪顿时乱了:“怎么会这么严重?”跑了过来,将丽抱起,平躺放在满是锈迹的长台上。

  撩开丽后背的衣裳,露出一个枪洞,周围的一圈已经紫了,鲜血一点一点地渗出,这是子弹压迫了血管的典型现象,再拖久一点,丽就会因大脑供血不足而晕迷了。

  赤伸出两个指头将枪洞掰开了一点。

  “痛!”两颗泪花从丽眼中滚出。

  “是18mm子弹,幸好是在你变身的时候打进去的,不然一定打穿的。”

  赤一面说着,一面准备工具,心中对自己说:就救她一命吧!毕竟她救过我。虽然,她也是——妖众。————————赤胡乱用理由麻痹着自己,其实真正的理由是他也不知道的。——————————————丽身上的某些东西强烈的吸引着他,所以,他才会让她这么长时间跟着自己。

  丽扭头看着赤的眼睛:“赤,我,我会死吗?”

  赤拿来一把小刀,另一只手打出一个小火焰在刀锋上烧了一下,回头冲她一笑:“相信我。”

  丽愣了一下,笑了。

  “笑什么?”赤把一块干净的白布撕成布条。

  丽露出惯有的可爱笑容:“第一看见赤先生笑啦!”

  赤手中的活停了一下。警觉自己竟在无意中动用了不该有的东西。

  又摆出那副一切都无所谓的面孔:“尽说些无聊的事情。”

  赤又看看四周,不知那些学警什么时候会搜上来,不过丽的伤已经不能拖了。

  用斩龙别好铁门,赤转头对丽道:“开始啰!”

  丽咬紧牙:“嗯!”

  赤拿出杰克送他的龙之泪,自己猛灌了一口,道:“喝点吧!可以止痛。”

  丽摇摇头:“我以前试过,我喝进去马上就会吐出来的。”

  赤吸了一口气:“这次由不得你。”

  丽发起小孩子脾气:“不要。”

  赤含了一口酒在嘴里,双手捧起丽的脸——进去了,丽睁起水灵的大眼睛,她绝不会想到赤会用这种方法,这——算是强吻吗?

  从没喝过一滴酒,现在喝了名符其实的一口酒,烈酒,丽醉倒了。

  赤惊惊地看着醉倒的丽,自己怎会想到这种方法,应该可以想出其他办法的啊!为何刚才一想到这个办法就毫不犹豫地做了——难不成自己变色了?

  赤摇头打消了这个无聊的想法,把剩下的龙之泪倒在纱布上消毒。

  拿起小刀,对准伤口纵向切去。

  早已被压迫已久的血管涌出大股大股鲜血。

  ……

  ——

  ——

  ——

  ——

  ——

  金融危机终于影响到了我这里,裁员的阴影笼罩了我。发现自己现在很不在状态。现创立一个聊天群,希望大家加入,也希望大家的话语可以排解我心中的苦闷。——————18179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