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现在,静知道了轩跟她女朋友早已分手了,可轩又不想告诉她。她想,要么就是轩爱面子,要么就是怕拒绝她。可她觉得还是做朋友比较好,不用想到未来,不用想到这距离有多为难。

  而且,轩所有的缺点已在静面前表露了出来。静对轩有一定的了解了。有人说,因为不了解去爱,因了解而分开。身在迷茫中的静,却傻傻地相信他会改变。

  静认为信任是改变一切的力量。她对轩的好,能在他落魄时给他希望。还他总有一天会懂的,他会为了她而改变。静真是太单纯了,自私的人是不会为别人改变的。

  前面话说杨影兴风作浪,掀起波澜,她是否会就此罢休呢?

  一个报复心极强的人受到了侮辱,通常是以十倍奉还的。所以,不要随便去践踏他人的自尊,更不要随便侮辱人的尊严,尤其是女人。女人的可怕就是能用最简单的方式杀人于无形。杨影就是这样的女人。

  杨影看到静经常在轩空间留言,认为她跟轩的关系必定比较亲密。所以暗下决心,要把轩赶尽杀绝,让他被所有人痛恨。她要他众叛亲离,这辈子都得不到爱。

  杨影一边不断地骚扰轩骂他,另一边在他背后破坏他的人际关系。杨影跟静说轩的坏话,静不相信她,叫她别那么幼稚了!她一气之下,连静一起骂。静每天只要一上Q都受到她的骚扰,静都有点精神崩溃了。轩同样对这女人没丝毫办法,他只好任她闹下去。

  杨影又一次在骂轩,轩说“你都把我害死了还想怎样?”杨影说:“你哪里死啦?死了还能打字啊?人家好无聊要你陪我玩嘛!”“我女朋友现在都不理我了,都是你干的好事。”杨影说:“不是早分了吗?她跟我说的。”轩说:“没有,是你乱说的。”

  轩似乎始终不愿意承认他跟凌巧已分手的事实。

  杨影说:“要不要我帮你找回来啊?蓝大兵!”原来杨影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已从凌巧那得知轩的名字是假的事!”轩还装着:“你说什么,蓝大兵是谁?我怎么听不懂?”“就是你个垃圾!烂大饼,一张大饼脸还自以为是!”杨影得意了,此时她更有机会去报复他了。

  轩非常气愤,可又别无他法。他越骂杨影,杨影越受刺激越是更加地骚扰他还有跟他比较好的朋友,静就是其中之一的受害者。

  杨影恐吓静说再跟轩好就弄死她。静觉得自己好无辜,告诉了轩:“你可不可以跟她说我跟你没关系,叫她不要再来烦我了!”轩说:“那个该死的疯女人,真不知她想怎样?”

  这回轩又在网吧上网了,可是他隐身,不让静知道。杨影又是发来攻击性语言。轩无奈的说:“你不要再骚扰我的朋友好吗?”杨影说:“你就那么在乎她啊?我偏要。”

  轩说:“她跟我不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这事跟她没关系。”“不骚扰她就骚扰你,烦死你!”“好,只要你不去烦她,来烦我好了。没关系,你有什么不满的冲着我来。她是无辜的,你不要再去找她了。”

  此时的轩对静可谓是心存感激,所以不想再给她带来麻烦。

  杨影见轩如此,更加肯定了他跟静的交情并非浅薄,再加上静对轩的信任,她更加起了破坏之心。

  做一件越有难度的事,人的挑战心理就会更加兴奋。杨影就是这样。她认为人的感情都是经不起考验的,更别说是使用心计来破坏了。

  杨影找到轩的女朋友凌巧,跟她谈谈说怎么报复轩。杨影跟凌巧说:“那个混蛋该死的又跟别人好上了,俺被抛弃了,为了不要再让他到处祸害别人,我们一起来揭发他的恶行吧!整死他!”

  凌巧一听乐了,“好啊,整死他,我支持你。”杨影心想这女人也够恶毒的,居然想借刀杀人。“可我一人说的话别人怎么会信呢?需要你跟我合作。”杨影坏坏地说。

  凌巧说:“他又在骗谁啦?”杨影说:“那女的好像叫什么静。”凌巧说:“我从轩那听说过,她不是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吗?”杨影说:“谁知道呢?说不定他脚踏好几只船呢?他会游泳又怎样?我们一起淹死他,哈哈!”凌巧被杨影给说服了,决定掺合进去。

  杨影给了凌巧静的QQ,让凌巧去告诉静王轩的名字是假的。

  凌巧找到了静,一来就说:“你是蓝大兵的女朋友吧?”静说:“蓝大兵是谁啊?”

  凌巧说:“你不知道吗?他也叫王轩。”“什么意思?你又是谁?”静惊讶地问。凌巧很高兴能整到轩了:“我是被那负心汉抛弃的前女友。他的名字是假的,懂不?”

  “哦,可我不是他女朋友。”静解释说。“是吗?你就别不承认了,他跟我说过你。”静说:“真的吗?”静很好奇轩怎么会跟别人提起过她。

  静一听他连名字都是假的,觉得很奇怪,轩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呢?为什么连名字也假的。另外一想,这名字那么俗气,也许他是不想被人取笑才用假的吧。

  静故作冷静:“我相信他,他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凌巧说:“能有什么?不就想骗人家跟他去开房吗?”

  “啊?什么啊?你开玩笑吧!”静不相信轩这样子。以前轩自己说过他不是那种人的。

  凌巧说:“骗你干嘛?我不会拿自己的名声来开玩笑吧?”静半信半疑:“你们去开房,还做了什么啊?”凌巧害羞的说:“他跟我亲亲,他还想那个被我踢了一脚。”静说:“你就随便让他亲啊?”凌巧说:“你思想也太封建了吧?这有什么?”静觉得这女孩很开放,跟她的确不一样。

  静跟轩可是好朋友,她还是很相信他的。“那不也是你自己愿意的,怎么能完全怪他呢?你跟他去,他肯定以为你肯了。”静偷笑。可是她没想到轩会做这种事。她暗下决心,打算有机会去探个究竟。

  凌巧怎么也没想到静如此为他开脱,难道是自己不相信他吗?他真的有那么好吗?凌巧禁不住这样想。

  “你就那么相信他啊?你跟他怎么认识的?”凌巧好奇地问。静说:“在工厂里认识的,非常相信是谈不上了,但我觉得他不是坏人啦!他还是很在乎你的,他都说你没跟他分手。”“早分了,我现在都有男朋友了。”凌巧说。“为什么,他对你不好吗?”静想知道为何轩那么在乎凌巧,她还要跟他分手呢?

  凌巧说:“他对我很好,处处也让着我。可是感情不是对谁好就行的,反正觉得合不来。而且我们本来就不可能的,他在那么远的云南。”

  静问:“那明知不可能,你为什么还答应做他女朋友?你这不是在耽误人家吗?你给了他希望又让他绝望,你不觉得很残忍吗?”静觉得他女朋友这样也太过分了。

  凌巧反问静:“如果是你呢?”静说:“如果他有上进心,肯努力,对我好就行了。”凌巧说:“这就对了,他根本没有上进心,更别指望他能有什么出息了。而且我打电话给他,他都不听。不就看我不跟他去云南就生气了,那么小气的家伙。他自己都不在乎了,你还帮他说什么呢?”

  静知道别人的事也不该干涉太多,她不过想帮帮轩说话而已,没想到得到的答案是这样。

  静很不明白为何轩这边骗她说跟凌巧没分手,那边凌巧的电话他又不听呢?难道他不爱她,跟她在一起只为了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