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骆方听到温茂指令后,棒球帽底下的闪电印记一闪,三股力量同时发动,脚底如风,围绕着人形靶快速奔跑起来,而双拳瞬间灌满了力量,全身皮肤已经凝结,猛的一拳打向人形靶。

  “嘭!”

  人形靶被打的向后一仰,向不倒翁一样又快速翘了起来,骆方正感到诧异……

  “嗖嗖嗖!”

  三支飞针从人形靶的头部突然击射出来,异常快速,成并排之势直奔骆方而去。这三支飞针像是算准了骆方方位似的,左右两根的去向正好挡住正在急速飞奔的骆方,使他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而中间一根更是要直接射在他的身上。

  骆方根本毫无防范,突然察觉三道亮光在眼前一闪,飞针已经靠近了身前,顿时心中惊出一身冷汗,冲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时间紧迫已来不及多想,慌忙脚底发力往前猛地一冲,后面的飞针顿时落空,而中间的飞针却是擦着骆方衣襟而过,第三支飞针直刷刷的射进了骆方衣服内。

  骆方停下来吓得大声喘气,对温茂埋怨道:“老师,你怎么不早说,这才打一拳竟然还招来反击。”

  温茂哈哈大笑:“说了还顶屁用!这说明你的原力还是太弱啊!不然怎么才飞射出三支飞针来,来,让为师看看,那针射伤你没有?”

  “原来我的原力才只能使人形靶反击出三支飞针,嗯,还是太弱!”骆方暗道,虽然依旧一副埋怨的神情,但却是听话的卷起衣服,露出了肚脐旁那根正插在肚子上的飞针,只是这飞针已经被凝结的皮肤肌肉给卡住,肚子旁只是出现了一个细微的小血点,像是被蚊虫叮咬一般,并无大碍。

  “嗯,你的变形者防御力差了一些,还是被飞针射出了血,这是原力不够强大的原因,而且还要继续加强提高这几种异能之间的契合度,你在变形者和大力者同时运用的基础上,明显影响了疾风者的速度,不然怎么连那飞针都躲不开。”温茂不停指点着。

  骆方一边倾听一边思考,大有所悟,不时点着头。温茂见骆方听的认真,用心在记,也对这个徒弟感到满意。两人一个倾心教导,一个虚心学习,时间飞快流逝……

  转眼一天就已过去,因练武场内有专供异能者修炼的营养餐提供,所以骆方和温茂也都根本不用出去,只是整天泡在练武场里。一天结束两人离开之际,温茂又拍着骆方肩膀对骆方作了一番鼓励,随后两人才分开……

  回到家吃完饭,骆方就跑到后院开始消化一天所学。

  “老师说,这冲破封印还要看个人的天赋、能力,而且每个人的资质不一样,就看谁运气更好了。嗯,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冲破这第一道封印。”

  骆方一边思考,一边琢磨今天冲击封印的过程,不时摇摇头,一会儿又独自发出了笑声,整个人完全沉浸在里面。

  冯春然正好洗好了碗,走出厨房,刚好从窗户看到了骆方正站在那儿犯傻,赶紧叫来骆祥云:“祥云,你来看,儿子这样不会走火入魔吧?”

  骆祥云笑呵呵的走过来,透过窗户往外看了一眼,道:“放心吧!你儿子的承受力好得很?他现在刚刚接触那么多异能者,有很多事情都要学习,沉迷一点是很正常的,你就别操心了。走,散步去!”说完,骆祥云搂过冯春然夫妻俩手挽手出了门。

  骆祥云夫妇关门出去,骆方仍是浑然不觉,只是想着怎样冲击封印好让原力再增强点。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骆方头顶上点点繁星不时闪烁,点缀着整个夜空。一阵清风吹过,骆方回过神来,眺眼望向下方不远处那一片漆黑的树林,黑夜里的树林似乎透露出某种神秘的气息,吸引着骆方不自觉进去一探究竟。骆方看了良久,好像心有所觉,伸手一撑,跃过了护栏,负着手气定神闲的向树林走去。

  走了约莫二十来分钟,骆方来到了树林边缘,此时看去,整片树林像是一只巨大的妖魔盘踞前方,正呲着牙张大了嘴等待着猎物自动上钩。

  骆方站在树林外一阵犹豫,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缓慢步入了树林。骆方一边走一边借着投射下来的微弱月光左右打量着,这些树木一棵比一棵高大,古树参天,长得郁郁葱葱,一股万木争荣之势席卷向骆方,骆方心里也为之一振,站了一会儿,又背着手缓步走向树林更深处。

  树林深处异常安静,只是偶尔有沙沙声从树下的落叶中传出,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虫不断爬来爬去,骆方也不管,只是敞开心扉感受这股静谧的气氛,心里也有一种异样的安宁。又走了一会儿,骆方终于站定,环顾四周,只见一株株粗壮的大树密密麻麻环绕在自己周围。

  “嗯,就是这里,把这些树木当做人形靶,可以练习了!”

  骆方揉了揉双手,棒球帽遮住的闪电印记一闪变成了黑色,瞬间脚底寒气陡升,浑身爆发出无可匹敌的力量,同时全身变得坚硬。

  “嗖!”

  骆方激射出去,一拳击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大树拦腰被打断,轰然倒地……

  “蹦蹦蹦!”

  连续几道清脆的响声,接二连三的大树应声倒下,在练习时,骆方按照白天温茂所教,时刻注意着出拳时移动速度的调整,均匀的加快速度,在保持速度的基础上与大力、变形技能做到完美配合。

  这一路打下来,四周的宁静顿时被拳声和树木倒下的轰隆声打破,一些正在熟睡中的鸟儿也被响声惊吓到,“哗啦啦”的拍着翅膀飞向夜空。

  正当骆方打得酣畅淋漓时,突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了,你这样练下去,我树都快被你毁完了!”

  骆方吓了一跳,马上刹住脚,原力瞬间收回了印记。

  “谁!”

  骆方借着月光四处张望,但是远处只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人。

  “是谁,快出来!”看了半天没人,又没有人回答,骆方心中开始发毛。

  “我早就出来啦!”

  一道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骆方慌忙往旁边跳开,抬头往刚才站立处的上方看去,只见一棵树的树枝上正一晃一晃的,站着一个人影,本来四周就黑,加上那人影又是背着月光,所以根本看不清容貌。

  那黑影调侃道:“你说你是脑袋发懵了吗?为了练习异能,把我的树毁成了这样,这笔账怎么算?”

  骆方听出那黑影的话语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定下心来,忙躬身道:“对不起,这位前辈,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方,也并不是成心要毁坏你这些树木的,请前辈见谅。”

  那黑影一摆手,道:“树倒是小意思,只是看你这小子还算知趣,又懂礼貌,这些毁坏的树就不要你赔了。”

  骆方忙又躬身:“谢谢,谢谢前辈宽宏大量。”

  “嗯。”那道黑影似是受到骆方的尊敬,感到很满意,开口询问道,“刚刚看你的身手,你是超级异能者吧,但却还不是武者,连刚武者都不是!”

  “对,我还没有成为刚武者。”骆方老实回答。

  “过来,我瞧瞧!”那黑影似乎有些好奇,“你是刚刚加入五洋联盟的!”

  骆方点点头,见黑影并无恶意,提步走到了黑影下方,那黑影一翻身头朝下,双脚一勾,倒挂在树枝上,再一晃身,人已到了骆方身后,而那树枝却出奇的没有摇晃,骆方正感到惊讶,突然一只手掌按在了骆方背心。

  “你运起原力,冲击封印试试!”黑影吩咐。

  骆方看见这黑影身手,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现在背心也被人家按住,一股无形力量笼罩着自己,更是不敢有反抗之心,只得按照白天温茂所教,竭尽所能从原力漩涡处提出能运用的全部原力,控制这股原力向印记深处的第一道封印靠近。

  “咦!”那黑影感觉到了不寻常,道:“怎么你的印记在额头,不对啊!连印记原核都没有,怎么像是一道漩涡,原力漩涡!”

  “你这种异能者我从来没见过?”黑影一阵摇头晃脑。

  骆方心中惊慌,这黑影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但听了黑影后面一句话才放下心来,知道此人也不认识自己这道印记,但仍旧不敢乱动,只是努力控制着原力在印记深处一路疾驰,来到了第一道封印前……

  “哇,第一道封印就这么大,比我的第一道封印要大了至少五倍!”那黑影大声惊呼,像是亲眼看见了骆方封印一般。

  骆方感到莫名其妙,但此刻却不管那么多,直接控制着原力猛的撞在封印上,和白天一样,那封印只是一抖,这股原力就烟消云散,不见了踪影。

  “哈哈哈哈……”黑影放声大笑,把贴在骆方背心的手收了回来,道:“你一定是比一般的超级异能者还少有的超级异能者,就是超级中的超级,不然怎么印记和我们不一样,原核也不一样,甚至连封印都要比我们大上几号。嗯,少有,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