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姐姐的受伤,我最终决定只有和我弟弟两个人去战绝,其他人留在这个空间之内。

  我看着雪儿和姐姐躺在悬浮的屏障中,我的心猛然的抽搐着。姐姐,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我在姐姐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弟弟,背着他的重剑,站在射手座的空间门前面,看着我和雪儿的道别。

  “雪儿,这里等我,三天之后我们再见。”雪儿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她抓着我的手,不愿放开。

  “傻丫头,只是一场战斗,不用紧张。”我笑着在雪儿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转身离开。

  当进入射手座这个空间,我们悬浮在天空之上,后面看不出有任何痕迹。完全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空间。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油油的丛林。一棵高大的落羽杉上,我和弟弟环视着这个新世界。微风拂面,两簇如火般的长发在空中微微泛起皱褶,白色长袍随风舒展。一望无际的丛林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一片绿色海洋,不时风过,一层层波动,如浪花。

  我感觉到前方有一个强大的能量体,虚幻而又真实,弟弟,也望着前方,犀利的目光直刺飘渺的上空,这就是一名出色的战士,那敏锐的战斗触觉。我和弟弟相视一望,朝着能量体的方向飞去。

  我和弟弟最后站在一棵落羽杉的树顶,俯视着下面的那一方清泉,潺潺的溪流,经过岩石蔓延到下游,那是一座清晰见底的水潭,中间不时的喷射出如手臂般粗细的水柱,最后落在远方,融入那一方清泉。

  “异世界来客,你们闯入这里为了什么?”清泉边,一个长相奇怪的人,开口问道。

  她的下身是鹿的躯体,上身却如精灵般美丽,身上挂着一把透明的短弓,弯着腰正在梳洗着她如丝般的长发。

  “冒犯,我们是来见绝的。”

  “你们回去吧,哥哥不会见你们的。”如古刹的轻笛,那清幽淡雅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那就冒犯了。”槿手中的重剑突然飞出,在空中打着旋插进清泉。下一秒槿踏在巨剑之上,望着眼前美丽的鹿人。

  战斗爆发了,槿手握重剑,气势外露,如同万千魔神隔空踏来。鹿人身体轻盈后退,那如水晶般的短弓出现在她的手中。

  “异世界来客,速回否则,兰竹不客气了。”称为兰竹的鹿人再次后退,手中的短弓泛起微亮的蓝色幽光。

  “美丽的鹿人,如果再不还手,休怪我手下无情。”槿仗着巨剑,剑罡划破长空,在风中发出‘飒飒’之声。

  短暂的交手,兰竹被槿的重剑击中背部,一股蓝色血液从其口中喷出,落地的瞬间如同陨星坠落,那一道烟尘由近及远扩散开去。

  “你们……。”兰竹勉强站起身来。她本不是战斗的种族,那生疏的身法,凭借着精准的射术才与槿勉强战了十个回合,最后槿手下留情只是将其打伤。

  “你们见哥哥,只有死路一条。”兰竹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气愤的说道。

  “多谢关心,不过我们非见他不可。”

  “不知死活的入侵者。伤我妹妹,今日让你们魂归幽冥。”随着话音,一股滔天气势凭空聚集,那浩荡的能量波动,使得四周的树木皆尽折断。最后在兰竹的身旁那股有形之质渐渐清晰,绝,出现在槿正前方。

  正如,夏饶占卜时对绝的描述一样,绝,生有九头三手,庞大的身躯,手中一把巨型钢叉。

  槿,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那股邪气带着天真的笑容。丑八怪,你的头,我要定了。

  绝手中的钢叉,不带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砸向槿。槿剑身微微泛起光芒,上挑,惊天的金属撞击声响彻空谷。震荡的空气,泛着透明的波纹,慢慢扩散。

  念力,在我和槿的身体之上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能量罩,双眼的血红色花纹出现,念力将空中倒飞的槿稳住身形,绝,向后倒退数步,清泉中水浪高高溅起,在空中形成一道美丽的彩虹。

  之后,地下传来轰隆隆闷响,如天边滚动的怒雷。槿再次俯身射向,水雾下的绝,绝身体突然变得虚幻,这时,一声闷响之后,地下出现一个直径十米宽的火山口,如刹那的烟花一般,瞬间喷发,槿的身躯眨眼间被熔岩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