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黑甲兵大胜而归,舜景满意地带兵回营,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能这么容易就活捉了宁东篱,看样子宁东篱身边确实没什么厉害的侍卫啊!竟然在那么好的射程下都没有射中他。

  不过······侍卫们是无辜的,谁知道您老会亲自上前来擒他们的皇上,他们只顾着提防有人从黑甲兵中窜出来了,哪里会没事一直盯着您的举动啊?!再说了,看您看多了又要发呆了!至于射程的问题······您老拿着皇上挡在身前让我们怎么射啊!是要我们弑君吗?!

  将宁东篱带回议事的军营,给他准备了上座,又把他的穴给解了,舜景笑吟吟地看着宁东篱,却并不说话。

  愤愤地看着舜景的宁东篱余光看到“血鸢”一起进来了,冲着她大喊到:“血鸢,你怎么会突然嫁给这人?是不是他用妖法骗了你?你还认不认得我?”

  凤尴尬地顿住脚步,脸上尽量不露出一丝泄露心底心思的表情,模仿着血鸢的口吻淡淡道:“第一个问题,我认识他很久了,嫁给他很奇怪吗?第二个问题,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不会妖法。第三个问题,我还认得你,要我称呼你为陛下还是贤王殿下还是‘东东’?”

  听着“血鸢”口中吐出的冷漠的话语,宁东篱张大了眼睛表示不可置信,虽然这脸是血鸢的脸,语气也是血鸢的语气,就连话的内容,也是血鸢说得出的,但是······但是她就这样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对自己说出了这些话?!

  宁东篱感到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让他呼吸都很困难。

  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他断断续续地问道:“万青山······万青山让你做的吗?呵呵,想不到万青山如此厉害,如此无情······”

  “跟万青山没有关系,你也不用猜测了,乖乖地呆在这罢。”“血鸢”突然出口打断他的话,仍是那般淡漠的语气。

  说完凤看了舜景一眼,示意她先出去了。

  舜景点点头,看着凤的背影,他心里有些奇异的感情。如果凤的记忆没有回来的话,血鸢是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宁东篱的罢?不管她是不是对宁东篱有男女之情,但起码她是对宁东篱有着特别的的感情的。

  看着宁东篱那空洞的眼神,舜景不由生出了几分同情,轻声道:“你好好在这呆着罢,我们暂时不会要你性命,有什么需要的跟婢女说就行。”说完他叫进几个随军行的婢女,吩咐了她们好好照顾宁东篱便出去了。

  宁东篱没有想到再次相见他们并没有拔剑相向,也对,他根本就连对她拔剑相向的机会都没有,他相对她来说,本来就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以前是这样,如今他成了皇上,还是这样。

  但是······那女子真的是血鸢吗?为什么心中总有一股违和感?没错,那是血鸢的脸,血鸢的语气,血鸢说的出的话,然而······却没有血鸢的眼神,那种深沉到可以吸走人的魂魄的眼神,而当你被吸入了她的眼神中,你才会发现那里空无一物,就像血鸢的心一样。

  宁东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挥退了那些侍奉的婢女,呆呆地坐在床上想着这个问题。

  但是她却有关于自己的记忆,连自己跟她相遇时的化名“东东”都记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不是血鸢?难道是那军师将她催眠成了另一人?

  慢慢地被自己的想法说服,宁东篱皱眉思考自己的处境,他完全没想到这军事的额武功如此之高,在数万人中来去自如,这倒是他失算了,竟被活捉了来。

  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妥善的解决办法,他突然发现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乖乖呆在这里。消息是肯定传不出去的,他又没有在凤国军队中安插人手,谁会替他传消息?跟那个军师谈判?算了罢,手中握有自己这张王牌,他们完全可以一口气吃下整个北宁国,挟天子而令诸侯这个故事他也是听说过的。

  现在只希望杨威听到这个消息后能赶过来牵制住凤国军队的脚步,纵使那会让万青山进攻的脚步加快也没关系,南宁国好歹也是宁国,这个凤国完全就是要颠覆旧朝,建立起一个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朝代,因为起码在宁国历史上从未听说出过女皇的,虽然现在这个凤国的女皇是疑似血鸢的女子,但是一旦打破一条旧秩序,就意味着更多的秩序要被打破重建。

  凤国果然加快了他们的脚步,失去了宁东篱的北宁军完全没有了任何战斗的欲望,一个劲儿地往后退,让凤国军队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一个又一个的城镇。

  而凤军也在舜景的命令下和黑甲兵的监督下严格执行着怀柔政策,于是这些被收过来的城镇中的百姓很快便接受了他们的主人换了一人的这个事实,哦,对了,还有他们现在不是宁国人了,而是凤国人。

  不能说他们没有国家意识,而是这是在乱世中生存下来必须具备的素质,他们早就作好了在某一天被某人告知成为了某国人的准备,战斗至死那是士兵的责任,不是他们普通百姓的责任。

  而如今,连士兵们都不顾他们了,光顾着自己向后跑了,于是他们便坦然地欢迎这些陌生的人接管他们的地盘,更何况,这些新到的人不但不像那些逃跑的士兵一样践踏他们的土地、抢夺他们的粮食,反而还对他们表示了慰问,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侵略者来?

  不管怎样,凤国都是很顺利地接收了一个又一个城镇,就像是那里的百姓早就跟他们约好了般,不过这也得益于那些逃跑的士兵们对那些百姓进行的搜刮肆虐伤害了那些百姓的感情。

  就在凤国的军队像一把利刃缓缓插入北宁国的疆土中时,杨威终于在得到了宁东篱被抓走的消息后赶来了。

  他只带了最精英的轻骑三千来,目的不在截断凤国的进攻,只在救出宁东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