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见天日的潮冷铁牢,她不记得已待多少时日,只觉周围越来越冰冷。稀零的几个狱友皆恹恹,她瑟缩在墙角也没多少精气神儿。牢里的饭菜很差,初始时,她总吃不下,嚼几口便恶心呕吐,后来她慢慢琢磨出一种安慰办法。她一边吃一边哼轻快的小曲,乐癫乐癫大口咀嚼,脑海里拼命想着“多美味!超好吃!”,眼眶里却凝着泪!她想活!她至今没想明白究竟是不是安汐若设计害她。此事皆因一株昙花而起,如果是安汐若,这个女人对她的恨也太强了,强烈到不惜赔上自己的贞洁;会是皇后吗?她偏偏恰如其时地发现事故,彻底摧毁安汐若,不过,她如此明显地参与,必遭轩辕皓怨气;还有谁?长寿宫那边的人吗?……为什么事件受害者偏偏是她这个本不是皇宫中人的人?

  昔日,最最令人眼热的北宫桂宫,今时俨如一座坟墓。嬉闹刁蛮的昭阳公主远嫁西域;最受宠的安平贵人自经历那场灾祸神情不振,帝皇轩辕皓很少再来。本该热热闹闹的除夕夜,却令一些人倍感凄冷。安汐若伏在床头,奄奄一息。冷风阵阵,吹动帷幔。沉重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大殿里清脆刺耳,回声不绝。咚!咚!咚——安汐若抬抬极重的眼睑,又慢慢垂下。

  空荡的大殿又恢复死寂,良久。“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轩辕皓一身酒气,神情凄迷,悲痛地问。安汐若没有回答。为什么?哪里有为什么?如果真有为什么,你会不知道?

  “好……如今普天之下皆知安平贵人……”轩辕皓突然说不出口,“这可是你希望的?……”

  两行晶莹的泪悄悄滑过她凄美的脸庞。她可以拿自己的名声去赌,而绝不是肉体。计是她设的,没错。自她听说凌王爷掳走沐夫人幽居别院,她便开始嫉妒!他们在一起亲密的两个月日日夜夜折磨她。这还不是最可恨的。以前轩辕凌极少踏进北宫,即使昭儿的昭阳殿,现在却踏进她沐宛初的寝殿,公然在她安汐若眼皮底下偷香窃玉!

  她恨得发疯发狂,为什么!为什么!谁能听到她的呐喊!第二日清晨她专门在沐宛初寝殿与昭阳殿之间等她。她瞧见沐宛初耳鬓的紫玉坠子与脖间隐约可见的金银丝络,她的心刀扎般的疼!她故意笑得极灿烂:“妹妹也极喜欢紫藤萝?”语气间故意将“也”字咬得极重。她可以清晰感觉到沐宛初眼中的疼痛与辛酸。很好,她很喜欢……然后,她顺势将她极爱的昙花借与她观赏,欲借机刺痛轩辕凌。哪成想弄巧成拙,轩辕凌自此得空闲便往沐宛初寝殿跑。丫头回报说二人极亲昵轻浮地拥在一起赏她送的昙花……呵呵,她惟冷笑,好,好得很!于是,她先收买看护昙花的小厮南瓜在适当的时间撒了一个慌,又吩咐人在沐宛初寝殿使些手段,然后,便是轩辕凌与昭儿瞧见的一出好戏。以她对轩辕凌霸气脾性的了解,绝不会宽容沐宛初。但结果,令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正懂那个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日上三竿,她端坐殿中笑等一个意料中的结局,而探子却道“凌王爷与沐夫人芙蓉帐内正度春宵……”牙龈咬出血,她未觉疼。于是有了第二夜的局,她想赌一把,拿自己的名声与后半生为赌注!那一夜,她依计给丫头服了迷药,南瓜按时而至。他开始对她不敬,她以为他不过为做得像样子,可后来,他发了疯一般……受尽凌辱,她才恍然大悟自己也被设计了!!

  “是,这正是我希望的!你要赐我死吗?开口吧,我一点儿不怕!”安汐若嗓音嘶哑,越说情绪越激动,面貌似乎略显狰狞!

  轩辕皓颓然坐在她身侧,良久。“你一定也以为我权力熏心,夺大哥的位子。没错,我想当皇帝!因为父皇母后说过你必定是我天朝皇后!惟如此,才不辜负你,不辜负我对你的喜欢——”他眼神空洞,像自语,“六年前犯下的错,是时候了了……既然留不住,我会给你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