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自从肃穆接过护送任务后一路果然风平浪静,不出一个半月就到了京城,四爷也按着约定并未立刻与青梦成亲,而是把她安排在府里住着,一切都按侧福晋的身份供应,开始青梦还老老实实的呆着,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呆不住了。

  “四爷,我想出去走走。”青梦趁着胤禛下朝回家看折子的空档逮住了他。

  胤禛缓缓抬起头,不紧不慢的回问,“规矩学的怎么样了?”

  听到这青梦不禁又有丢他白眼的冲动,自从来了王府他就以不懂规矩为由找了个老女人天天练她,虽然她确实不会,但大家心里明白,这是胤禛在磨她的锐气,谁叫她第一次见面就“没规矩”呢,俗话说——自找的。

  “请四爷考核吧。”说完请了个安。

  胤禛随便说了几项,看青梦做的也是有模有样。

  “看来是跟着年羹尧学的野了,不过,这规矩也算是过了,爷我见过的大家闺秀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像你这样整天想着跑出去的倒也不是没见过,可整天想着把爷当猴耍的可就独你一份了。”挑衅的眼光看向门口的青梦。

  这是警告?青梦心里有些心虚,她平日里对胤禛确实没有多少恭敬,但恶作剧确实没干过啊,要不你雍亲王府早就鸡飞狗跳了,要是换做明筱白,她绝对有能力在你登基之前气死你,这些年从那丫头身上也学了不少,当然,都不是什么好招。

  不对,这家伙的眼光怎么,呃,像是挑衅?蔄青梦,不,应该叫做年青梦才对,最受不了的就是明筱白动不动就笑话她是“大小姐”的挑衅眼神,不巧的是,胤禛的眼神跟明筱白那丫头的眼神不仅仅是神似,简直一样!

  “奴婢可不敢把爷当猴耍,不说四爷比那猴聪明了好几倍,四爷压根不是猴儿啊。”这才一会儿刚才的老实劲就烟消云散了,在“猴”字上加重的音代表什么呢。

  果然,四爷眼神里的凌厉多了几许,“想出去玩是吧?下个月是秋猎,爷带你出去玩个够,就当带着个侍候丫头了。”

  没等青梦接话,胤禛大步走开了。

  青梦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现代明明那么喜欢四爷,见了真人之后却又有着一丝排拒。说他是她未婚夫,可是以前的男朋友对她百依百顺,突然换成个这样的还真不习惯,那些小脾气与撒娇不着痕迹的使了出来,可在胤禛眼里,这些都是“没规矩”的表现吧,这样的话,我还是远远的看着他好了,免得既破坏了心中的印象,又落得不好的结局,照我这性格,在这里,寸步难行,走过了就是掉脑袋的事。青梦望着四爷的背影,默默的想。

  【现代——急诊科】

  毫无意外的迟到了的明筱白远远看到办公室外一片警察,好奇的加快了脚步,出事了?医闹?不像啊,医闹的话怎么没有人闹呢?

  “筱白,快过来,大家都等你了。”一个比较熟悉的研究生师姐冲她挥挥手,叫她赶紧过去,看她周围已经站了一圈大夫了,貌似所有大夫都到齐了,还包括休班的。

  “青梦呢?她昨晚不是夜班吗?是不是被带走做笔录了?”看到周围几个同学的苦瓜脸,明筱白的眼珠转了转,瞬间大骇,“不是她昨晚值班出事了吧?难道,难道她医术如此不济,唉,医术果然是踩着病人的健康爬上去的啊。”

  “瞎想什么,蔄青梦昏迷了,深昏迷。”张大夫听着明筱白的满口胡话忍不住呵斥。

  “你是伤者的什么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警察一脸严肃的问。

  “好朋友,一个寝室的。”

  “哦,那你去那边做下笔录,谢谢合作。”警察很礼貌,但态度很坚决。

  做完笔录,明筱白大致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晚上十二点刚过就晕倒在床底下,只是去看看病人的发热情况,那病人还是植物状态,太奇怪了,也许是看过《法证先锋》的后遗症,明筱白决心彻查这件事。

  “警察先生”,强行把一名警官模样的人打断,“我是蔄青梦的舍友,我想去看下她的情况,昨晚除了护士,她最后见过的一个熟人就是我了。”大段的港台查案台词充满了明筱白的脑袋,于是就出现了这句别扭的请求。

  被明筱白这么一问有些忍俊不禁的警察,笑了笑,“我们并没有禁止探视,何况你还是大夫,去吧。”

  被人家这么一说反而弄得明筱白不伦不类,尴尬的道谢后,迅速闪进了蔄青梦的病房。

  蔄青梦的脸色略显苍白,双目紧闭,检查过后,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是,右手有一道从食指根部延伸到小鱼际的暗色粗线,明筱白使劲擦了擦,擦不掉,也没有丝毫的褪色,她知道这绝对不是蔄青梦的胎记,至少在昨天还没有。

  不甘心的明筱白又对蔄青梦进行了一次全身大检查,这次仍旧没有任何进展,她不得不放弃。

  “筱白,青梦怎么样了?”宋婷也是蔄青梦的室友,与明筱白和蔄青梦直接就是三人组,她也听说青梦出事了,连忙从别的科室赶了过来。

  “深昏迷,麻烦了。”

  宋婷很少听到明筱白用这种颓废的语气说话,她一向开朗乐观,没想到这次竟然这样。“带我去看看她。”宋婷身材比较娇小,也是三人里最为孩子气的,性格却是比蔄青梦和明筱白加起来都倔强,她绝对不信一个夜班就能让蔄青梦深昏迷,又不是动物园里给老虎看笼子的,哪来的危险。

  把明筱白扯回病房,看着躺在床上的蔄青梦心疼的攥了攥拳头,然后开始检查。

  “不用查了,我都查了两遍了,没有任何发现。唉。”明筱白很少叹气,这次她是真的没辙了,这又不是电视剧有剧本可查,线索就是——没有线索。

  蔄青梦紧闭的眼还可以看到她引以为傲的长睫毛,却见不到配套的小酒窝了,“我宁愿她再起来笑话我睫毛短、没酒窝,也不想看她躺在这里装淑女。”明筱白倚在墙上,计算着心电监护仪的数据是否正常。

  “要不,去出事的地方看看?”宋婷的语气有些试探,她是有些孩子气的倔强,但也有最大的缺点——胆小,这种带有神鬼色彩的地方要不拉着胆大的明筱白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明筱白的眼神从仪器上转开,毫无目的的环视一圈四周,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一直找不到,“宋婷,过来,站到床尾来,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你帮我找找。”

  她俩一起看的《法证先锋》,这点后遗症还真有点相同,宋婷顺着明筱白的目光开始探寻,“这里不是案发现场,环境证据没用。”毫无发现的宋婷安慰明筱白,试图让她赶紧去1病室看情况。

  “不对,有,你再看看,不要集中在一个点,环视,我能肯定有地方不对劲,可能太细微了,找不准。”明筱白有个好处,就是对自己很有自信,特别是在宋婷面前。

  “能有什么不对劲,有也是在青梦身上。”

  轰。明筱白终于找到了那个点——蔄青梦的眼睛。

  蔄青梦的眼睛是闭着的,这就容易让人忽略,不会仔细检查,可如果仔细看,还是会看到眼角有红肿现象,“眼睛,你看她的眼睛是不是有些肿?”

  经明筱白提醒,宋婷马上去翻青梦的眼角,“不仅是肿,还有结膜充血,这是什么?”

  “有炎症?还是有别的原因呢?”

  两人讨论了一会儿,无奈对眼科实在不在行,就在准备直奔眼科门诊时,被警察通知暂时不能离开,郁闷之余,也是无可奈何。直到下午五点半警察才陆陆续续离开,顺带把围了一圈的记者强行轰散。

  急诊主任并没有因为科里出了事就乱了阵脚,整整一天都在配合着警察一会儿了解情况,一会儿提供讨论会场所,还要安排明筱白他们去照看其他的病人,毕竟不能因为有个学生莫名其妙的昏迷而不管其他的病人。

  “那个明筱白,回来,谁让你走的,今晚不是你值班吗?”明筱白已经出了办公室,主人的呵斥像一阵风一样在她耳边拂过,然后,她只能调转方向,尴尬的冲主任笑了一下,“主任,我没忘,我就是下去买晚饭,马上回来。”

  主任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快点,我替你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