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别怕,我会帮你的。”沈野逸紧紧地握着唐皖的手,让唐皖感觉到了在惊恐之中的一丝安全感。这时,帝皇从沈野逸的额头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地方,一跃而出。帝皇用安抚的龙吟声将惊恐中的紫灵从唐皖的元丹上唤出,帝皇带着紫灵在沈野逸和唐皖的头顶上空盘旋的飞着。唐皖感觉到那股神秘的力量似乎一直在自己的体内横冲直撞,并且她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收紧,紧到她都自己觉得心快没有办法跳动了。突然,她感觉到一股不同于那股神秘力量的金色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涌进自己的身体里,渐渐的唐皖的指尖不再散发似黑似朦胧的周围包含着雪白的光芒,而是被金色的光芒所覆盖。慢慢的,那股金色的力量裹着神秘力量在唐皖的身体里游走,她开始闭着双眼,享受着那股金色的力量给自己的心带来的放松,她深吸一口气,在她深吸这口气的同时,唐皖的皮肤正在往外不断地渗出黑色的粘粘的散发着恶臭的东西,然后唐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的舒畅,与此同时,她也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与自己身体的原有力量化为一体了。她长吐一口气,睁开双眼,她刚想满心欢喜的告诉沈野逸自己的变化,可是却看到沈野逸一脸虚弱的靠在石椅上,帝皇和紫灵还在自己和沈野逸的头顶上空盘旋着,而自己的紫灵的身体貌似煞那间长大了许多。

  “沈野逸,你怎么了?”唐皖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沈野逸的额头,但是令唐皖意外的是,自己只不过是心里在纳闷沈野逸怎么了,可是自己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皖皖,夜勋是为了帮助你完成黑暗魔法与修仙之术的融合之术,才导致的力量消耗过度,是否帮助夜勋恢复力量?’唐皖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然后,她就看见自己身体里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随着自己手,涌了沈野逸的身体里,而且沈野逸的气色正在渐渐的好转,恢复原有的血色。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要不是为了帮你,为师能这么的狼狈吗?不过,幸亏你丫的有良心,不然为师恢复了力量,肯定削你一顿。”看着又开始调侃自己的沈野逸,唐皖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刚想问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可是还没等她问,沈野逸就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

  “臭死了你,快去洗洗。”沈野逸指着一旁的天然温泉说道。

  “什么?臭?!”唐皖这时才闻道自己身上散发的恶臭味,看到身上的黏黏的黑乎乎的恶心东西。唐皖对沈野逸吐了吐舌头,连忙往沈野逸指的温泉跑去。

  “不许偷看。”说完,唐皖就着急忙慌得的脱点令自己差点没吐出来的衣服,跳进了温泉里,去洗自己的身体。唐皖轻轻的捧了一些温泉,浇在了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然后唐皖的额头在一闪一闪的,闪动着紫色的光芒,渐渐地光芒集中到了一点,光芒越聚越强,突然唐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发生改变,但是又说不清自己的改变是什么,就是觉得整个人焕然一新了一样。

  唐皖刚想从温泉里出来,就想到自己的衣服此时恶臭难闻,要怎么穿啊。自己也不能光溜溜的出去吧。正在唐皖闹心的时候,她心里的那个声音又开始说话了,‘从温泉里出来吧,不会走光的。’唐皖此时的身体像不受控制了一样,身体从温泉里走了出来,这时的唐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自从温泉里出来的那一霎那,身上就套上了一件,薄如轻纱但却似蚕丝般柔滑的白色广袖亵衣,然后是一条紫色的束胸百褶裙,紧紧地将唐皖的身材包裹出动人的曲线,而她的头上也被戴上了一个精美的龙头式样的发冠。唐皖惊讶的看着温泉中倒映出来的自己的样子,此时的自己美得脱俗,美得清新淡雅,温婉高贵,美得让唐皖自己都觉得像是天上偷偷下凡的仙子。一头柔亮的紫罗兰色齐膝长发被龙头样式的发冠束起,唐皖原本就有些白皙的皮肤,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白皙到快要透明的程度,细腻的看不清毛孔。褐色的双眸此时看起来特别的明亮,微微嘟起来的樱唇似笑似嗔,一身典雅的古装坠地长裙更显得唐皖的像偷偷下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

  “徒儿,你.......”沈野逸见唐皖半天都没从温泉那边回来,心里有些担心,就向温泉那边走来。一进到温泉周围,沈野逸就被此时的唐皖给惊艳了,但是片刻之后,沈野逸就觉得此时的唐皖越看越像一个女人,那是沈野逸自还未修仙开始,也就是唐太宗时期就开始梦到的那个女人,唐皖的长相几乎是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此时的唐皖少了些自己梦里女人的成熟韵味。

  “沈野逸,沈野逸。”唐皖对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沈野逸很来气,丫的,姐又不是动物园里专门供你欣赏的动物,看一眼两眼就得了吧,还没完了啊。

  “啊?干嘛?”沈野逸看着怒而不恼的唐皖,突然更觉得她更像自己梦里的女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摸到那块石块就开始变得.......那样,然后现在又成这样了?”唐皖胡乱的比划着,然后一边盯着沈野逸的表情变化,她此刻非常的敢笃定,笃定沈野逸他知道自己发生这一切的原因。

  “呵,呵呵呵,我怎么知道。”唐皖看见沈野逸的眼神明显的躲闪了一下,她不知道沈野逸为什么不肯说出自己发生这么奇怪变化的原因,虽然她自己现在变得很美,但是她却对这种美有种深深的不安,那种不安说不清道不明。‘很好奇吗?’唐皖内心的那个声音说道。‘好奇什么?’唐皖很纳闷那个和自己说话的声音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个声音,自己那么的耳熟。

  突然,唐皖觉得眼前有一片耀眼的白光闪过,她用手挡了下,但是却被耀眼的白光给吸了进去。唐皖惊奇的发现,白光之中的一切居然与沈野逸的次元空间一模一样,但是却比沈野逸的次元空间略显得女孩子气了点,到处都是漫天的花朵。穿过小桥流水,唐皖来到棵系着秋千的树下,有个穿着和唐皖同样紫衣的女人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秋千。

  “你是谁?”唐皖问道,但是女人没有理睬唐皖,而是从袖口里拿出张类似灵符的纸,随手打了一记响指。然后灵符就被凭空出现的火焰慢慢的给点燃,而点燃灵符的火焰很特殊,它的内焰是黑色的,但是周围裹了一层紫色的夹杂着白色亮光的外焰。唐皖看着灵符在一点一点的被燃尽,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很痛,突然一大堆画面涌进了她自己的脑海里,一个画面叠加在另一个画面上,唐皖看不太清,画面的那些人都在干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每一个画面里都会出现的那个紫衣女子肯定与自己有关。最后,画面定格在一个被黑色笼罩的山上,那是片渐渐被黑暗所吞噬的山,那个紫衣女人浮在空中,长长的紫罗兰色的长发自然地下垂,女人紧闭着双眼,唐皖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跳在一点一点的变慢,变轻,渐渐地心跳不见了。然后女人的身体开始散发着紫色的光芒,从女人额头的最大光芒聚集地的位置里出现了一条紫色的带着黑色王冠的巨龙,唐皖看着那条巨龙很眼熟,很像自己的紫灵,唐皖想到这里的时候,诧异了一下,但是随后看到的一起让唐皖震惊了,女人的身体在紫色光芒的一点一点的消失中,渐渐地也消失了,然后那条紫色的巨龙不停的用哀嚎不舍的龙吟声吼叫着。画面一直停在那条巨龙哀嚎不舍的地方,唐皖听着巨龙的龙吟声,感觉自己的脑海里有什么要冲破了阻碍了一样,突然一下子,她觉得自己脑海里不再那么的混乱了,而是开始清晰地一幅幅的画面在自己的眼前闪过,上古的预言、数不尽的挑战者.......自己渐渐的厌倦变了味道的修炼,自己一个人在每次冥想的山上,把自己封印了起来。直到今天那个封印开始松动,然后自己的灵魂从封印中释放了出来,飘着飘着飘到了唐皖也就是她现在自己的身体里。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呵呵,上古的预言啊,到底还是实现了,唐皖不要让黑暗魔法战胜你身体里的修仙之术......”女人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在唐皖的脑海里,唐皖很想问清楚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出现那么多奇怪的画面,但是女人并没有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