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结果整整一天加第二个半天,沐宛初在一轩内围着轩辕凌团团转。轩辕凌此一刻觉得腰酸,下一刻必喊背疼;一会儿认为屋内光线暗,一会儿说院里阳光太刺眼;才刚想喝茶,现在又要吃糕点……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这欠别人的就自认倒霉吧!

  “这魔王刚走,容我歇息会儿,啊歇会儿……”她自端起茶,话说饥不择食、那必定也是渴不择饮——她正喝着茶,一小厮匆匆进来,“王爷请夫人去趟书房……”

  沐宛初惨叫一声,茶水呛得咳嗽不止,终无可奈何,怏怏奔去一轩,谁叫自己糊里糊涂答应,着了人家的道儿呢!一路上她只觉手脚冰凉、腿发软,口中低低咒骂轩辕凌虐待家眷。守门的侍卫只打了个千儿,显然明白王爷请了这位主子。

  沐宛初提步走进书斋,本以为只有轩辕凌在,不料内间还有一位三十岁年纪身着灰白长袍的官员,二人隐在欲收未收的珠帘后。轩辕凌似乎没有看见她,仍旧和中年男子议事。沐宛初走到帘外间较僻静角落处坐下,双手托起脑袋,不多一会儿索性趴在桌几上。“这两天可忙坏了我,吃饭的时间……”她猛地从呵欠连天中清醒,“我还没有吃午饭……”不提还好,一想起吃饭,肚子便象征性地隐隐作声。环顾四周,好像只有近帘处不知何时摆的一碟翠花米卷。

  沐宛初抬头望望谈的正酣的二人,又自己捉摸了会儿,终究肠胃战胜头脑。她蹑手蹑脚走过去,里面议事的声音一点点清晰。“……京兆尹一职在京畿堪比九卿,任命务求谨慎;就是现任九卿之内廷尉、少府……”沐宛初撇撇嘴,搬运着碟卷回到原处。一碟米卷一寸寸流入腹内,胃也变得满足。之后,人竟陷入一阵阵瞌睡中。

  当她再睁开眼睛,竟觉丝丝茶香晕开在空气里,原来不知何时空空如也的碟子竟换成了一壶喷香的茶水。沐宛初揉揉眼,又瞧了一阵昏昏沉沉的脑袋,恣意砸吧品茶。

  轩辕凌踱进房,坐下,神情悠然指指茶,又指指自己。沐宛初瞪着眼睛,向内看看,“人终于走了?”也没倒新茶,直接递过去,“帑——”轩辕凌似乎很是吃惊,愣愣望着她,片刻后竟然伸手接茶。沐宛初顺势欺过去:“大爷,饶了小女子吧!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这么高大,”她站直身伸手比量,又弯腰作低小状,“小女也就五尺有余,这么高——”她方才坐好,伸出拇指“何况您是咱朝的王爷,您这么大——而我,”她又伸伸小指甲尖,“我就是这个,一点点大。嗯?”

  轩辕凌品着茶,噙几丝笑欣赏完这出精彩好戏,瞧着一脸讨巧贴过来的沐宛初,顺手轻轻一推她脑袋,沐宛初也很配合地顺势趴倒在桌上。

  “好,最后一件!”

  沐宛初听罢抬抬头,眨巴眨巴眼睛,楚楚可怜。

  轩辕凌招招手,示意她凑近些,看沐宛初丝毫不为所动,他浑不在意,左手把玩右手的玉扳指,悠悠开口,“有人求本王做主赐婚,本……”他用眼角扫扫正津津有味儿紧盯他的沐宛初,心中竟暗暗欢喜,“本王甚有些为难……”

  “这有什么难的!”沐宛初十分殷勤,“王爷一口回绝,既干净又利落!还不会落下个乱点鸳鸯的恶名。”

  “本王乱点鸳鸯?”

  沐宛初看着那张瞬间黑到极致的脸,忙赔笑不迭:“没有,没有,玩笑而已,纯属口误……”再不敢看他的脸,“其实我只是想说,王爷可将此事放开了由叶正那小厮自己拿主意。”

  “你就这么自信他能如你所愿?”

  沐宛初肃然摇摇头,十分郑重:“如果他连表达心意的勇气都没有,那便是他根本不值得我的好丫头!”轩辕凌目光深若幽潭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