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曲流觞冷眼旁观,瞧着沈洛天已被痛苦折磨的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你可知道花亦飞有多么坚强么?哎!”他叹了口气道:“若非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坚强的女人!”

  他悠悠地吁了口气道:“我本以为晨曦亲手将堕胎药送到她手里,她就会以为是慕容晟容不得这孩子,才下此毒手,盛怒之下必会悔婚,如此慕容晟岂不要颜面尽失?退一步讲就算他能挽回颜面唯一的办法也就是勉强以柳依依替代花亦飞,如此一来他必定对花亦飞恨之入骨,而花亦飞对他的恨自然也不会少了一分半毫,两人饱受痛苦的折磨自然无暇顾及其他,而沈兄若得知此事必定也会备受心理折磨,如此除掉你起步容易得多?”

  言及此处他长叹口气道:“哎!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怎料花亦飞硬是将此事给咽下了,晚上堕胎,天一亮就收拾打扮伤了花轿,如此一来此计便失败了!”他黯然一叹,瞬又仰天大笑道:“幸好此计不成我又生一计!”

  他看着沈洛天因强自压抑心中哀恸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不禁得意道:“花亦飞便是嫣花笑的秘密便是我散播出去的!”

  他奸诡地瞟了沈洛天亦自笑道:“我就是要搅乱婚礼,因为我早也料到你为防婚礼有变必会躲在暗处防范,于是我便易容成你的模样乘乱抢走新娘子嫁祸给你,使得你与慕容晟反目成仇,互相拼杀,而我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嘿嘿…“

  他又是一笑道:”花亦飞本就想悔婚,我这一劫正合她意,她自然也就乘机一走了之,她这一走只怕永远也不会听你们解释了!如此你们三人便不再有联手的可能,待你死后我在一个个的对付他俩岂不容易得多?”他开怀大笑道:“沈兄你说我此计可是比那以计更完美呢?”

  沈洛天的神色已恢复了平静,与其说他恢复了平静倒不如说他已经麻木,他木然道:“你用什么法子要挟晨曦的?”

  曲流觞诡秘的一笑道:“这个我还不能告诉你,虽然你已是将死之人,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还是谨慎些好!”

  沈洛天又问道:“我与明珠婚礼上的一连串的事情也是你设计的?”

  曲流觞哈哈笑道:“又被沈兄猜中了!不瞒你说,那连香盈袖也是我派人将她接到襄阳的…”

  “何止这些?从一开始都是你在设计!”沈洛天截口接道:“你控制了亦飞又将消息透露给香盈袖,知道我会找上飞天豹便又借他的口告诉我香盈袖知道亦飞的下落,引我到龙吟山庄,送到亦飞的剑下,为了小弟曲兄倒真舍得下功夫。”

  曲流觞道:“对付非常之人自然要用非常手段,若做的太明显沈兄又岂会上当?”

  他又是一脸诡笑道:“就连香盈袖用来与你同归于尽的‘天雷一炸’都是我从何致远那里弄来送给她的,只可惜这条妙计又给该死的慕容晟给破坏了,你又逃过一劫,于是我才想出掳走云姽婳破坏你与叶明珠婚礼的法子,并嫁祸给花亦飞,只是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花亦飞竟然会送你一幅画,使得你排除了是她动手想法。无奈之下我才选择了最后那一招…”

  沈洛天突然截口道:“够了!”

  曲流觞含笑道:“不错,这事本是你我心知肚明,如今你可以瞑目了?”

  沈洛天冷声道:“今日丧命的只怕是你!”话犹开口人已猝然而起,一掌拍在曲流觞的胸口上。

  曲流觞行事向来谨慎,竟管他亲眼看见沈洛天身中两掌一剑仍是有所提防,沈洛天猝然而起虽大出他意料之外却不至于令他手足无措无法运功抵御,是以这一掌并未能要了他的命。

  曲流觞远远的摔了出去,咯出一大口血来,难以置信的瞧着沈洛天道:“你没受伤?”

  沈洛天冷哼一声转望慕容晟,他冷峻的面庞已因极度的愤恨而扭曲,曲流觞的目光随着沈洛天移动,瞧见慕容晟之时面色骤然变得惨白,强然笑道:“你们…你们设计诓我…”

  慕容晟冷凝的目光犹如冰剑直刺的曲流觞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冷喝道:“不诓你沈兄岂非要背负一辈子骂名?”话间身子已向他扑了过去,当胸一便是一拳,曲流觞这次再也无力闪避,人已瘫倒在地,猛烈的咳嗽起来,嘴角更有鲜血流出,就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慕容晟已不复往日的沉静,几近疯狂地将他拎了起来,沉喝道:“去死吧!”劈头盖面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用尽了全身的力道,他从未如此愤怒过,也从没有下过如此重的手,他这一拳下去,莫说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就算是个身体健壮的正常人也势必会被击毙当场。

  曲流觞大惊之下,惊骇道:“等一等!”

  慕容晟拳头微顿道:“还有什么话说!”

  曲流觞惨然道:“我若死了你也活不成,你…你要给我陪葬么?”

  慕容晟没有丝毫的犹豫,怒不可遏的将那一拳送了出去,眼见曲流觞那张俊美的脸顷刻便废了,慕容晟的拳却被沈洛天的掌托住道:“他方才有未尽之言,如今他已再所难逃不妨听他说说看!”

  慕容晟冷哼一声终于还是将拳头收了回去,一把将他重重你哦的扔在地上,道:“说!”

  曲流觞强忍疼痛,费尽气力道:“不错!我言有未尽,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用什么法子要挟你忠心耿耿的晨曦给花亦飞堕胎的么?”

  慕容晟冷冷地道:“你不是不能说么?”

  曲流觞惨然一笑道:“再不说我就要带进棺材里面去了!”

  慕容晟凌厉的目光直视着他却不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曲流觞已经接道:‘我让柳依依在你的酒壶壶嘴上抹了毒,解药只有我有,你若不信可以让沈兄看看你的耳…”

  一语未了慕容晟已扑了上去,一拳击下再无迟疑,然拳头却在距离曲流觞鼻子不足一寸的地方生生顿住,曲流觞的鼻尖已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来。

  慕容晟怒道:“沈兄!你拦我做什么?”

  沈洛天沉声道:“他虽该千刀万剐但却不值得慕容兄搭上自己的性命!”

  慕容晟怒道:“我纵是死也不要放过他!”

  沈洛天叹了口气道:“可我不能看着你去死!”他话间已蹲下身去冷视着曲流觞道:“把解药交出来,这次便饶了你!”

  曲流觞不禁喜动颜色道:“此话当真?”

  沈洛天冷声道:“信不信由你!”

  曲流觞苦笑道:“我已经没有第二条路走了,也只有信你!”他费了许多力气在沈洛天的帮助下方才自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里面竟有好几个小瓶,他从中挑出一个碧绿的玉瓶递给沈洛天放在他的鼻端,他微微一吸便可解毒!”

  他俩已走出了树林,虽是恨极,怒极一心要将曲流觞碎尸万段却不能言而无信。此时两人心中的滋味难以言喻,面色更是从未有过的黯淡。

  花亦飞已不知去向,短短的几日她所经历的过往是别人无法承受的,她独自承受的痛苦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慕容晟想用一生的爱来呵护她却让曲流觞有机可乘伤她更深,沈洛天已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一心想将她交到一个爱她的人的手上却不想有一次将她逼向了绝望的深渊。她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求他帮她一把,他给她的却是更深的绝望,一时间歉疚,懊悔,自责,悲痛将两颗心填的满满的。

  良久,两人就这样静立,最后沈洛天终于叹了口气道:“小弟即刻回襄阳安排,天下虽大,但联合慕容世家与龙吟山庄之力想必也不难找到到她!”

  慕容晟黯然道:“只怕找到她也无济于事,就如曲流觞所说,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听我解释的了!”

  沈洛天默然半晌,道:“知道她平安,会放心一些不是么?”

  慕容晟这才强然一笑,然后互相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