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时,李智的肚子再次的咕噜噜的抗议起来。

  看了一下天色,李智收拾了一下心情,站起身来就向外走。李智可没有打算在别墅内就餐,辛凌能够收留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再供着吃饭,自己真要无地自容,惭愧到家了。

  刚走到门口,一个男人举着一个托盘,迎面而来。这男人正是打探李智的底细,刚刚回来的魏松。

  看到辛凌的这位保镖,李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带着满脸的笑容,打个招呼:“大哥好。”

  魏松神色不变,回了一句:“李先生这是要出去?小姐让我给你送点吃的,吃了再出去吧。”

  魏松说话的时候,脚步不停,径直的走进了李智的房间,把手上的托盘放下,把水晶罩放在了一侧。

  看着魏松的背影,李智挠了挠头,脸上有些发烫。这辛凌考虑的还真是周到,连饭菜都送过来了,这让我情何以堪啊,真要变成吃白食的了。

  见李智停在门口不动身,魏松问道:“李先生的事情很忙,这点时间也没有?”

  看着魏松询问的眼神,李智暗暗的大喘了一口,走进屋内,说道:“我刚才正要出去吃饭的,这不你就送过来了。我感觉不好意思啊。”

  听着李智坦诚相告,魏松笑了笑,抄过一张凳子坐下,说道:“你在这里万没有必要客气的,更不用不好意思。大老爷们扭扭捏捏的,让人看了笑话。吃吧。”

  “呵,是,没有那个必要。”

  李智怎么也不会想到,魏松会这么说。李智看魏松的眼神,不像是作伪。看他的举止动作神态相貌,也不是善于伪装的那种人。

  径直的走到茶几前,李智抄过筷子,直接吃了起来。这人在这里比自己要熟,自己还真是没有必要跟他客气。

  魏松挺直了腰板,双手搭在膝盖上,神色平静的端正坐着。李智享受菜肴的动静,好像对他造成一点的影响。

  回想着自己打探来的信息,魏松转了转眼珠子,看了李智一眼。单纯从外在看,这小家伙也就是普通人啊,并无特异之处吧?若是因为学习用功,让自己长得这么消瘦,那他的毅力的确让人瞩目。可仅仅这个原因,就能让大小姐改变想法,恐怕很是牵强啊。医术?就这么一个小不点,能够干啥?恐怕给那些国内的专家提鞋,人家都得嫌他笨拙。

  有趣的小子。胆大的小子。

  在心中对李智做了一个总结,魏松不再寻思李智的事情,转着眼珠打量着李智的那些书籍。

  旁边坐着一尊仿若大神的人物,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李智还是感觉异常的别扭。自己这样可真像是要饭的,正在承受别人的怜悯。

  好吧,就当我是要饭的吧,忍了。心性磨练,真他妹的让人苦恼啊。

  一边吃着饭菜,李智一边寻思。

  在煎熬中,李智像是嚼蜡一般,将最后一口汤咽进了肚子里。两菜一汤,李智根本就没有品出什么味,就已经消失不见。

  抹了抹嘴唇,李智脸上硬挤出笑容,心口不一的赞叹道:“真是享受啊,饭菜好香啊,还请大哥代我向辛小姐道声谢。”

  魏松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智,轻轻的‘嗯’了一声。魏松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哪能看不出李智的动作完全是做作,没有丝毫的诚意。

  收拾了一下,魏松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转身说道:“李先生的演技,真不怎么样。”

  说完之后,魏松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到这话,李智当即愣住了,满脸臊的通红。

  “嘎嘎嘎,谎言被当场拆穿的滋味不好受吧?宿主,你还太年轻哟。”

  小音音怪叫着,幸灾乐祸的调侃起来。

  “去你妹的。若是天天都面对这种场合,我的脸皮一定能锻炼出来。到时候,恐怕穿甲弹也打不透。”

  李智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很有期待性的猜测起来。

  “一定能够做到的,我相信你。”

  小音音好像是意有所指,言辞诚恳的鼓励了一句。

  明天又是周一了,新的一周将要来到。李智匆匆的洗涮了一通,在床上做起了功课。现在时间尚早,还不到身体强化的时候。现在房子的问题暂时的解决了,路子也铺出去了,可以正式开始自己的新生了。

  ……

  从李智的住处离开后,魏松去了一趟厨房,随之找到了辛凌。

  “怎么样,给你什么感觉?”

  辛凌见魏松走近,放下手中的材料,端起咖啡,姿势优雅,语气平缓的问道。

  “小姐,李先生看起来平平常常,并没有过人之处。他的相貌中上吧,能拿的出手。身体条件呢,差的太远,比一些兵蛋子犹有不如。若是依照他的资料来看的话,他的心性应该很坚韧。能在身体条件绝对劣势的环境下,能够硬抗外界的诸多压力,取得良好的成绩,拿到奖学金,心态应该很平稳。”

  “刚才接触时,这小子居然坦言不好意思,可以说是至情之人。虽然饭菜难以下咽,但仍能够撒谎称赞并致谢,应该是心存感恩之人。综合种种吧,能够看出他心中并不阴暗,可以相信。至于能否深交,还需待定。”

  魏松回想了一下与李智接触的过程,再结合打探的情报,给辛凌做了一番陈述。

  “他医学方面的成绩怎么样?”

  魏松说完后,辛凌没有表态,再次的抛出一个问题。虽然辛凌不相信,李智年纪轻轻在医学方面就有什么建树,但她还是希望李智能带给她一点光亮。爷爷的病症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几乎不能辨认自己了。身为孙女,辛凌很心痛,却又无能为力。知名医生请了不少,但收效甚微。

  “我到档案室看了一下他的医学成绩,总体来说中上水平。但其中有六次测验的观点,格外的出彩,上面有十几位老师的联名推荐。这应该就是他能够得到奖学金的真正原因。他的出勤率应该说是整个学校独一无二的,没有缺勤记录。”

  魏松一边讲解,一边纳闷。这李智临场发挥还挺看场合的,针对奖学金的时候就超常发挥,平常就表现的普普通通。

  “出彩是什么方面呢,是关于神经方面的吗?”

  听到李智异于常人的地方,辛凌眼睛一亮,语气稍有急促的问道。

  魏松看着辛凌有些着急的样子,心思急转回想了一下,说道:“不是,都是一些猜想,并无实践印证。”

  “行,辛苦了。”

  听到回答,辛凌有些失望。猜想能跟实践一样吗,那需要组织课题研究的,再去临床验证的,都是没谱的事情。

  没有从魏松这里得到什么,辛凌也不想再深究了。李智现在就处于所有保镖的眼皮子底下,想整幺蛾子也没有那能耐,倒是能够放心了。只是他所说的能够治疗爷爷的病症,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呢?

  ……

  细心认真的做了一阵功课,李智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看了一下时间,居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关好门,李智再次的开始了强化的过程。

  几乎让人的崩溃的痛楚再次的袭来,足足的坚持了十分钟,这种痛感才消失。

  全身脱力的躺在床上,李智直给小音音诉苦:“小家伙啊,这种活人罪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啊。一天一次,太刺激人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嘎嘎嘎,要想不成功,那就不受罪,简单的很哪。你只要甘心平庸,那就不用强化了。”

  小音音像是要刺激李智,翻着白眼,撇着嘴,一副其瞧不起你的架势。

  “当我没说,真没点人情味。”

  李智直接被小音音的表情干败了。这东西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这些人性化的表情,气人绝对刚刚的。

  洗涮了一通后,李智躺在床上,寻思起明天的事情。

  开学了,龙啸羽为代表的三位巨头,又该杀回来了。这三位给自己带来的耻辱,应该怎样去洗刷呢?那两枚暗棋有没有猜测到自己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意愿带来有用的情报呢?

  “宿主,你若是与龙啸羽他们对抗,你会用什么手段呢?”

  正在李智寻思的时候,小音音再次的突然插上话。

  “对付他们……”

  李智刚要作出回答,突然看到了闪起的手机,忙不迭的接通:“辛小姐,这么晚了,什么事。”

  “过来看一下我爷爷。”

  在电话里,辛凌语气慌张急促的说道。

  “小音音,到你上场的时候了,别坑我。”

  穿上衣服,把自己那套医学用具准备好,李智边向外走边提醒小音音。

  “看情况吧。”

  小音音的这句回答,好悬没让李智趴在地上。恨恨的摇摇牙,李智赶忙的向别墅的正门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