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喝过药之后,再次睡下了。

  陈梦鸥被父母劝说了几次,到后来再也也忍不住,就到东面的屋子里去再睡多一觉。孙大娘就留守在家里,而陈老四则到田里去干活了。

  这一天,来陈梦鸥家中的乡亲的络绎不绝啊,每个人都十分关心这位被救到他家中来的女孩现在的情况。孙大娘就一一热情接待,这些乡亲平时都是很和睦的,哪一家有什么事,都会传遍整个陈村的。

  昨天晚上的事一早就被传遍了村里的每个角落。村民们大多是好奇心驱使之下,前来亲眼看一下那个传说中的失忆美女的。有平时和陈梦鸥一家比较要好的乡亲也带来了一些农产品,说是为了让赵雅萱早日好起来,让她补一补。

  中午时分,陈老四从田里回来,孙大娘也做好了午饭了,两人分别叫醒了陈梦鸥和赵雅萱。

  四人坐在一起吃午饭,饭桌上摆得最多的是蛋类,那是一些来探望赵雅萱的乡亲送来的,有鸡蛋,有鸭蛋,有鹅蛋,还有鸟蛋。经过了这一顿饭的消耗,还剩下很多。

  孙大娘和陈老四在吃饭的时间里,不知说了多少次乡亲真是对赵雅萱太好了。陈梦鸥当然了解这些乡亲们,听到父母的话,也深表赞同。只有赵雅萱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就被叫了起来,在饭桌上只是本能的往自己的嘴里送东西,并没有参加他们一家子的讨论,连孙大娘刻意去引导她说话也不管用。后来也只得由她去了,一家子继续说着近来村里的趣闻妙事。

  吃过午饭之后,赵雅萱立即被孙大娘送回到西面房间里去休息,而孙大娘也和她睡在一起,赵雅萱并没有反对。

  陈梦鸥与陈老四先后离开家里,各自去做该做的事去了。陈梦鸥是去找他的一些好友一同探讨文章,陈老四则是依旧到田里去干活。

  ……

  当晚,陈老四,孙大娘陈梦鸥还有赵雅萱在一起吃过了晚饭,就在灯下聊了起来,孙大娘聊的对象总是锁定在赵雅萱的身上,赵雅萱经过一个下午的休息,精神头好很多了,也是和孙大娘聊得很开心,虽然她记不起以前的事来,但是她在孙大娘的引导下还是能够聊得来的,孙大娘也在聊天中给赵雅萱上课,教给她一些日常的知识,像做饭要怎么做,衣服要怎么洗,等等,总之现在赵雅萱给孙大娘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把她必需知道的都说给她听,这是很必要的。

  而令孙大娘感到欣慰的是,赵雅萱的学习能力很好,总是在自己说完后点点头,就像一个乖宝宝一样。而当孙大娘再次问起赵雅萱关于已经教给她的知识时,她总是能对答如流。

  这个情况,让陈梦鸥一家子感到无比兴奋,看样子,不出多长的时间,赵雅萱学会了所有的生活常识之后就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他们也不用那么担心她了。

  不过她昨天夜里起来发疯的现象还是让一家三口想起来一阵心寒,不知道今天晚上她还会不会发作呢。三人在送走赵雅萱到西面房间里去睡觉后,商量道,今天晚上再看一看赵雅萱的情况怎么样,如果还像昨天晚上那样的话,以后就用绳子绑住她在床上,让她不能再四处乱跑。

  于是三人都怀着不安的心情去睡觉了。孙大娘还是睡在赵雅萱的身边,陈梦鸥和父亲陈老四一起睡在东面的屋子里。还是和昨天晚上的睡法一样。

  这一晚,赵雅萱并没有好像昨晚一样起来,她是一觉睡到天亮。所以,这一夜,提前睡觉的陈梦鸥一家子都是睡得很香,早上起来后,每个人都是精神饱满。不再像昨天一样睡眼惺松了。

  而且,赵雅萱是在他们都起床之后,自行起床的,并不需要别人去叫醒她。看来,陈一帖的药果然是效果不错啊。

  当赵雅萱醒来后,她看到正在做早餐的孙大娘,连忙到她身边去准备帮她的忙,孙大娘叫她先去洗把脸,她就来到井边,看着陈梦鸥打上来一桶水了,倒在脸盆里。她仔细的看着陈梦鸥是怎么样洗的脸,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陈梦鸥可能是昨天晚上着凉了,这时洗过一个冷水脸后,就打了一个喷嚏。

  赵雅萱等到陈梦鸥洗完脸,就抢过他手上的那个脸盆,她正要用陈梦鸥洗过的那条毛巾来洗脸,却被孙大娘叫停了,递给她一条新遥毛巾。对她说:“雅萱啊,毛巾是要分开来用的,来,这一条新的毛巾给你,你洗过之后就把它掠在竹竿上,知道吗?”

  赵雅萱说道:“我明白了,毛巾不能两个人合着用,要一人一条。喂,这条毛巾是你的,你拿走吧。”

  后面的话是对着陈梦鸥说的。听了她口中的称呼,陈梦鸥一愣,自己辛辛苦苦救回来她,她居然就用喂来称呼自己?当下接过她手中自己的毛巾,脸色难看地走开,晾到竹竿上去。

  孙大娘将儿子的脸色看得清清楚楚,她自然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所以,她在递给赵雅萱毛巾之后没有立刻走开,而是继续对赵雅萱说道:“雅萱啊,你知道,是谁救你回来的吗?”

  赵雅萱是一脸的茫然,她摇摇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孙大娘。

  孙大娘柔声道:“雅萱你记住了,救你的是我的儿子陈梦鸥。”

  “哦,他叫陈梦鸥啊,你就是他的妈?”赵雅萱认真的问道。

  孙大娘被她那副认真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了,这种简单的问题也值得问吗,不过一想到她的情况也不由得一阵心酸了。看来要教会她所有的东西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啊,现在,趁着她还保持着乐学好问的精神,也就可以多一点将她必需知道的知识说给她听了。于是,孙大娘对赵雅萱说道:“对啊,我就是陈梦鸥的妈。”

  “哦,怪不得你们长得有点像啊。”赵雅萱看看孙大娘,再看看陈梦鸥,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孙大娘,陈梦鸥:“……”

  赵雅萱还问道:“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他呢?直接叫他陈梦鸥?”

  孙大娘还没有开口,在一旁晾着毛巾的陈梦鸥就开口说道:“看样子我比你大,你称我为兄长好了。”

  孙大娘听到陈梦鸥要赵雅萱称他为兄长,心中暗道,好,就这样吧,让你们先做兄妹,日后多多亲近之后,就有可能将关系再向前发展多一步了。

  赵雅萱听到陈梦鸥要让自己称他为兄长,她歪着头想一会儿后,说道:“那你呢,你是要怎么称呼我啊?”

  孙大娘笑道:“傻丫头,你称他为兄长,他就称你作妹子啊。”

  “可是,我不是大娘你生的啊,怎么可能是他的妹子呢,他也不可能是我的兄长啊。”

  “这……哦,是了,你们也不是真正的兄妹,但是可以作兄妹,也就是干兄妹。”孙大娘真是快晕了,这些都是什么问题啊。

  赵雅萱又问道:“这么说来,陈梦鸥兄长他称呼大娘您是娘,我是他的干妹妹,我也可以称呼你作干娘了是吧?”

  孙大娘连忙点头道:“是是是,你可以称呼我作干娘。”她多想将那个干字给去掉啊。

  “好的,那干娘您先去照看一下火炉吧,那个粥似乎快开了。

  孙大娘转身一看,火炉上的锅盖边上冒出了一阵阵水气,就像赵雅萱说的那样快开了。连忙又回到那里去,揭开锅盖,搅动一下里面的粥。

  赵雅萱开始洗她的脸了,她每一个动作都严格按照刚才陈梦鸥洗脸时所作的动作来做。洗到后来,她放下毛巾,就那样仰头看天,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孙大娘,陈梦鸥,还有坐在大厅里一直听着谈话而不出声的陈老四都十分好奇,不知赵雅萱又在搞什么。

  到最后,还是孙大娘忍不住,她将火炉中的柴给退出了一些,让火不那么旺了,这才走到赵雅萱的身边,问她道:“雅萱,你在干什么,怎么仰着脖子看着天啊。”

  “干娘,我洗脸还有最后一个步骤没有完成呢。”赵雅萱还是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口中含含糊糊的说道。

  孙大娘就奇怪了,她明明看到赵雅萱刚才已经将脸洗了两遍了啊,而且洗得还那么干净。还有什么别的步骤啊。她与儿子陈梦鸥对视一眼,陈梦鸥也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赵雅萱所说的最后一个洗脸的步骤是什么。

  两人也不打扰赵雅萱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做这最后的洗脸动作。

  不料,等了很久,赵雅萱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也不动。这让等待中的两人不,三人——还有在大厅里的陈老四呢——都是不耐烦了。

  还是孙大娘忍不住,她对赵雅萱说道:“雅萱啊,你可以告诉干娘吗,你这洗脸的最后一个动作是什么啊?”

  “就是打个阿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