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晓、丽听到都有一丝惋惜。

  杰听说要分开,硬要拉七划去看电影,说这样才叫好聚好散。

  豪华宏大的电影院前,已是人山人海人,头挤人脑。晓咋舌:“天啦!我们有可能买到票吗?”大白胡一声豪笑:“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杀啊!”朝人最多的地方冲了过去,一阵狂挤。

  “老疯子。”晓暗想。杰克自信的一笑:“没关系,我们可以花十倍的价钱向买到票的人收购。”丽惊大嘴,晓瞟了他一眼:“你有那么多钱吗?”杰笑着指指一赌场,小跑着去了。

  七划呆呆望着巨幅海报,上面有各式装束的帅男美女,七划慢慢地念起一些名字:“赤…赤道火·仙子、元天真人、理树玄女、卫界、卫空、卫地、白面广,还有兽神丸、幽紫,还有,还有——淑灵。”

  海报下有一句话引起了七划长久的失神:——想知道仙子的未来吗?————

  未来?

  未来!

  40分钟不到,杰克已扛了一口袋的金币回来了,一边还在高呼:“大赌场里的钱就是好赚。”

  大白胡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衣服已不成样子,脸色更是难堪:“——卖完了——。”

  杰克笑着喊价,不一会金币就变成了门票。

  一共五张,大家各拿一张,七划也很自然的拿了一张。————他还是想看一看那个所谓的未来。

  “好!”杰克很是高兴:“我们先去大吃一顿再去逛街,晚上9:00以前准时在电影院门口聚合。”

  “好耶。”大白胡简直成了孩子……

  一份牛排很快就被杰克消灭光了,晓叫的是一份海鲜套餐——反正是杰克出钱,大白胡叫的是东方传统的蚂蚁上树,丽是一份寿司,七划是一杯白开水,这时大伙才知道:由于进食不规律,有时狂抽烟暴饮酒,有时几个月不进食,七划有很严重的胃病。

  丽觉得:七划先生好可怜哦。

  七划吸口烟,不在乎地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用餐过后,七划拍拍丽的肩膀:“你们去玩吧!我得去问问明天的发车时间,开心点。”

  ……

  8:30分,影院门口聚集大量影迷。为了表达内心的激动,许多影迷都打扮成主角的样子,身穿便甲,额上还画了一片火云,有几个还扛着3000金币一把的斩龙。

  七划第一到了影院门口————他早已经没有闲逛的习惯。

  你想知道仙子的未来吗?

  七划死死地盯着这句话。

  “想什么呢?”大白胡出现在七划背后,他今天心情很好,同意和七划说话。

  七划摇摇头:“只是在想赤道火·仙子的存在是正确还是错误,他——真的有未来可言吗?”

  大白胡一听火又来了:“这个问题真无聊,阻绝和你说话。”完全未绝七划眼中————黯然神伤。

  这时杰克和晓也来了。杰克穿了一套崭新高档的燕尾服,可惜和他的那张放荡不羁的脸型不对号,晓穿的是一套纯白晚礼服,恐怕也是杰克出的钱。(月下蕾的美来自于复杂,晓的美就来自于简单。)最后再在飘逸青丝上配一顶蕾丝草帽,晓至此已演变为眼球杀手。

  “黑白配啊!穿这么正式,要参加婚礼吗?”大白胡调侃了一句。晓顿是脸红。

  杰克一笑:“随你怎么说吧!好戏上演,当…当…当…当!”一闪,一位打扮得十分漂亮小女生出现。

  大白胡瞪大眼:“这……这位不会是丽吧!”

  丽脸一红,低下头。

  看着丽,一个名字猛的闪过七划心头——淑灵。

  甩甩头,七划忘掉了这个想法:“我们进去吧!”第一人走进了电影院,大白胡拍拍一身着传统装的丽:“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杰克单手指向巨幅招牌,一身豪气道:“走吧,让我们向《巨剑豪》的世界出发。”一同快乐的奔向前方。

  ……

  《巨剑豪Ⅲ》不愧是全球大作,场面华丽,气势宏大,每个角色的情感演绎得都很到位,在《巨剑豪Ⅲ》中Ⅰ、Ⅱ部中所留下的悬念都一一解开:男一、二号主角间也冰释前嫌;奇袭部浴血奋战,一路斩杀,终于来到了最后的战场,遇上了最后的敌人——索美米亚大法王;奇袭部队员遇上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在一直处于下风的情况,主角坚持不败的信念,一次又一次地站起,举起斩龙,勇敢迎击自称是真理的敌人……在血色的天空之下,在神妖之战的最后关头,一直声言要报答赤道火·仙子的女二号幽紫,终于对仙子坦露心扉,深吻仙子之后,幽紫发动恐怖的暗之气,万恶的大法王粉身碎骨,可幽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在祝福仙子与淑灵之后,自刎身亡;妖王知道大势已去,点燃了库存的zha药,勇士们逃离了妖界,轰天巨响之后,妖界四分五裂……

  在故事的最后,主角说出了浪迹天涯的愿望,与众人道别,携同女一号奔向太阳升起的方向,一手拉着女一号的手,一手紧握女二号的遗物,一笑,一愁。

  画面最后定格在映着金色光辉的斩龙。

  ……

  长达3小时的《巨剑豪Ⅲ》一结束,观众立即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众人论论纷纷。

  “真是太棒了,不愧是全球大作啊!

  “对啊!今年的最佳年影非此片莫属。”

  “真想再看一遍,赤道火的剑招太劲爆了。”

  “索美米亚还真是恐怖啊!”

  “是啊。”

  “可惜幽死了,真可惜。”

  “没关系,赤道火还有小师妹淑灵啊!”

  “也是。”

  杰克不屑道:“一群俗人。”晓问:“何解?”“就知道谈些浮光掠影的事,为什么没有人去感悟仙子那滴泪呢?”“仙子有流泪吗?”

  杰克看着银幕微微一笑:“仙子的泪藏在心里,从伤口中流出,这就是赤道火·仙子这个热血男人的作风。”晓呆呆地望着杰克,忽然一笑,一脸幸福。

  人群慢慢散尽。丽长吸了口气,收拾一下心情:“七划先生,我们走吧!嗯?”

  七划的双眼涌出两行热泪,白亮白亮的挂在脸上。如果一个真正的男人在流泪,那问题就很严重了。

  “怎么了,七划先生。”丽不敢大声问。

  七划擦擦泪道:“没什么,只是在想这如果是真的该多好。——————不过这部片子实在是搞笑了吧!竟然会有闪耀着金色光辉的斩龙,哼哼呵呵。”

  “嗯?”

  ……

  已经过了凌晨12:00了,按原计划该找旅馆过一夜,一切到了明天再说。

  一出电影院大白胡就发话了:“你们不要理我,我要好好地大哭一场。”一个人跑到最前面去了,杰克与晓走在一起,讨论着电影中的某些情节,《巨剑豪Ⅲ》让他们心情舒展了,这是无疑的。

  七划走得很慢,走在两人后边十余米处,丽紧跟着他。

  良久,丽乘一行人走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鼓起勇气,问:“七划先生。”

  七划愣了一下:“你是在叫我吗?”

  “市场上的斩龙纪念模型只有50斤,而你的斩龙有82斤,从成色上看,也有十几年造龄了,而且,仙子两个字按东区的造字结构看,一共七笔划,你————其实是真正的赤道火·仙子吧!”丽很激动,惊动了前面的杰克和晓:“怎么吵起来了?”

  丽鞠了个躬:“先生,我们明天就要分开了,请你告诉我实情,拜托了。”良久、良久、良久。

  七划,不,赤道火·仙子吸了口烟,有些故事本不该讲出来的,但他没能抵挡住丽的眼神。

  长空无月,乌云静静的飘过。——————反正就要分手了呢!

  那个男人开口道:“想听巨剑豪另一版本的故事吗?”

  仙子倚着墙角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