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筱白宫】

  “间儿,我们什么时候过去?阿哥与福晋们什么时候进宫呢?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去,以尽地主之谊?”

  今天是农历中秋节,康熙照例大摆宴席,宴会群臣之时也同享天伦之乐,所以从皇亲国戚到当朝权贵一应俱全,阿哥们还要带着家眷,可当真是热闹。

  “格格,还地主之谊呢,皇上都没说话呢,你这算什么地主啊,人家又不是来咱们筱白宫。”与筱白相处久了,间儿她们说话也越来越随便起来,说是近墨者黑。

  筱白吐吐舌头,知道这次自己又涉嫌砍头了。

  “格格,咱们这会儿去就行了,到了那里正好给您讲讲这段日子您没见过的福晋、格格们,晚上开宴,省的您认不得了。”文红到底比间儿要文静些,处事也周密些。

  幸亏间儿与文红自幼跟着筱白格格,否则今晚说不定还真有过不去的坎儿。

  路过御花园时就已经看到三三俩俩的家眷们谈笑聊天了,各人穿的都是华丽炫目,连黑色与藏青色配上精心刺绣的图案都艳丽非凡。反观筱白,一身浅浅的青色,倒有些朴素典雅,再不济也是活了二十多年的,这种时候吸引过多的目光对其有利有弊她自然分的明白,既然是来凑热闹的,起码在衣服上就不能抢镜头。

  “格格,那边池塘边上翠绿衣裳的是四福晋,她右边的是大阿哥的福晋,围着后边儿的是两位爷的侧福晋。”

  虽说与四阿哥颇为熟络,隐隐的也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哥哥般,可这是头一次见到他的福晋,未来的皇后——乌喇那拉氏,她的样貌虽然端庄,但少了些秀气,笑容也是中规中矩,倒是很适合做个不出彩的皇后。

  大阿哥的福晋背对着筱白,看不清,体型却是吓了筱白一跳,浪费粮食、浪费布。

  筱白缓缓走到人群旁边,行了礼,“嫂嫂们吉祥!”

  “筱白格格多礼了,听四爷说你身子刚好些,就不必讲究这些拘束了。”听得四福晋的语气亲切,不像阴险之人,筱白对她的评价不错。

  大福晋跟着附和了几声,眼神不住的往筱白身上瞄,让她非常别扭,所以说了两句话就借故走开了。

  到了宴会的地方,广场中间摆着大小各异的桌子,高台之上的估计是康熙的专座,旁边几个也就**得宠的几个嫔妃的位置,台下越接近高台的位置想必越尊崇,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座位在哪儿呢。

  “白儿,这么早就来了,是不是又无聊了。”四阿哥平时对人显得有些阴郁,但唯独见到筱白时心情会好上很多,时常还会开些玩笑。

  “四哥!”见到熟人筱白十分开心,“你来的也这么早?”

  “太子爷要先过来打理奴才们布置,一同跟过来了。”说着头往高台上看去,一身黄袍的太子正在对着下面指指点点,看到他俩,太子竟然走了过来。

  “太子爷吉祥!”面对这位,筱白不敢大意,既不能亲近,更不能招惹,拘束些倒是不错的选择。

  “听闻筱白落水后变得文静了不少,看来确有其事啊,见了面不叫二哥改叫太子爷了,呵呵。”太子倒是不以为意,看着筱白笑的也很和气。

  正在筱白无言以对,不知如何接下去时,太子掠过她的肩膀,看向她后方,先前还是一团和气的眼神变得凝重了几分。

  “见过太子爷!”

  筱白后台一看,嚯,阿哥大游行吗?足足七八位阿哥一起站在那里,拱手弯腰行礼。

  太子应了一声,便返回高台了,有些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再看那些阿哥里,果然八阿哥赫然在目,他嘴角依旧带笑,但那笑容,没有温度。

  筱白抿了嘴唇,黛眉微皱,担忧、无奈、心疼,一众感情拧做一束复杂的目光,望着八阿哥。

  八阿哥抬头看向高台,眼角瞟到筱白在看他,稍一回神,对上的却是筱白复杂的目光,吃惊之下,嘴角的笑容淡然消逝。

  那种目光是经历过世事的目光,而且主观性极强,显然这目光的主人对他有着自己的看法,最重要的是,筱白看到他的吃惊,只是淡淡的收回目光,换上另一种快乐的表情继续与四阿哥谈笑。

  “筱白,过来,我有话对你说。”十阿哥不好意思的对胤禛歉意的笑了笑,拉着不情愿的筱白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御花园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筱白横眉冷对,“说吧,什么事。”

  十阿哥也不恼,还是一脸讨好的笑容,慢慢从怀里掏出一个绸缎包着的东西,看到筱白斜眼看了一下回了个“哼”,有些尴尬,“呵呵,先看看在说啊。”

  筱白碍着面子,勉强打开那个小包,一对没有杂质、浑然天成的玉镯衬着红色的缎子格外淡雅漂亮、

  “这,比你打碎的那个还要漂亮!”筱白的性格本就直爽,这会儿马上找孙悟空借来了火眼金睛,笑面如艳。

  “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买来的,本来我去找满丕的时候他说买不到了,我又去求了八哥才找到的。”十阿哥得意洋洋,脸上也是神采飞扬,了了这桩心事,才能快些出那该死的上书房啊。

  “八哥?”以前那摔碎的玉镯难道真是八阿哥送的?他为何要送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呢?而现在,又间接的送了一个更贵重的。

  本来伸出去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收了回来,“这镯子太贵重了,筱白不能要。”说完转身欲走。

  “哎~,别走啊,先前还是挺开心的啊,”十阿哥赶紧拦住筱白,怎么她对八哥有意见不成,“你别乱想,我只是求八哥帮我找而已,先前他有第一对,肯定有办法找到第二对啊,再说了,这是我花钱买的。”说到最后,胤誐的声音含着些肉痛,看来的确不便宜。

  “我当时只是恼你打坏了我的东西,对那镯子并不是多喜欢,你不必赔我一对的,我还没跟格格福晋们请安呢。”这次胤誐没有拦住,皱着眉头看筱白的背影。

  为什么不要呢?明明很喜欢啊。想来想去他都不明白中间出了什么岔子,让筱白本来欢天喜地的模样马上变得拒人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