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还没从律都那里听说吗?——所有世界都走向了毁灭的真正原因。”

  直贵小鬼摆出一张洋溢着喜悦的扭曲笑脸,愉快地向我反问道。

  “世界毁灭的真正原因?”

  我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她什么都没向我们透露。只是提到她有亲眼目睹过世界的毁灭,仅此而已。然后,要我也亲眼去见识一下——

  “嗯——……那、要不你也亲眼看一下,智春?”

  满口不禁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的轻松语气,直贵这样征求着我个人的意见。

  “诶?”

  “克罗耶!”

  直贵紧接着就呼唤起了“使魔”的名字。

  巨大的猫头鹰向我们转过头来,就在与它双目直视的那一瞬间,我们所见的景色就唐突地切换了。同时,一股庞大得仅凭人的中枢所不能理解的信息流涌入了脑内。

  受到这样的冲击,我的个体意识在一瞬间就四分五裂,陷入了完全的混乱状态。

  不禁有种自己正在无限地分裂开去,意识也在无限地延伸的错觉。闪亮似的光芒和电磁般的噪音,如涛涛的洪水般在我的大脑里肆虐着。

  这可能就是那种所谓“无我”的境界了吧,也可能就只是人单纯地崩溃到疯狂了而已吧。

  在这个只有跋涉过混沌的癫狂才能到达的领域里,我看见了。

  一棵在光耀中伸展着无数枝干的巨大树木。

  一棵名为“世界”的树木。

  仅由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种子所发育而成的树木,分叉出不计其数的枝干,相互交错、笼络在一起,给人一种繁茂树冠的感觉。

  其中,每一条枝干,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也就仅仅是这样无数枝条里的其中一根而已。满溢着疯狂气息的我,完全不是通过理论的推导,单纯地只是靠一种异常自信的直觉,理解了呈现在眼前的这个“世界”的全貌。

  “世界树”的枝条,边做着无限的分枝,边向远处无限地延伸着。

  途中,既存在逐渐瘦弱而干枯的枝条,又存在与临近的枝条融合了的粗枝条。

  不过,即使如此,“世界树”也还是无限地延伸着,近似于永恒般地茁壮成长着。

  ——直到被前方唐突地伸出的一只“手腕”遮盖住为止。

  “什么哦、那个……”

  被一股难以言状的压倒性恐怖感所支配的我,凝视着那只手腕。

  如果仅仅是普通人意识深度的话,肯定就连这棵巨大的“世界树”都无从察觉吧——

  无论是哪一条分枝,本应辉煌的未来却异常地凋零了。

  就是那一只巨大的手腕。

  将“世界树”的枝条压弯、扭曲、折断,用这样压倒性的“力量”——

  在灼眼的光辉中隐隐约约能看见的,是一只人形机械的手腕!

  “那就是刚才所提到的‘那个东西’,那就是世界毁灭的根源——”

  直贵的声音,静静地回响在我耳边,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所谓的‘神’。”

  一不留神才发现,我们已经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地下圣堂里。

  直到刚才都还澎湃在我心里的疯狂与兴奋已悄然散去,与此同时,本已完全理解了的世界的真实,也如淬火的铁块一般在我脑中倏然逝去。

  只有那震撼人心的恐惧,久久地弥留心间,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在耀眼的光辉中出现的那个、巨大的机械手腕,就是——

  “‘神’……就是神明么?”

  操绪只是淡淡地描述着自己疑虑,并不是针对任何人的提问。

  我边抱紧了自己不住颤抖的肩头,边抬起了脑袋。背上早已是冷汗如雨下。

  “有着那样扭曲外貌的存在……就是‘神’?毕竟、那个……不就是机械吗……?”

  “既然都存在机巧魔神,那‘神’也是这样类似的‘机体’又有什么需要大惊小怪的呢?”

  直贵小鬼只是愉快地把我的质疑一笑置之。

  “也就是所谓的‘机械大神’了嘛。不过那也本来只是个戏剧用语而已。意思就是,当故事主线混乱得无法收尾了的时候,唐突地就出现个‘神’之类的什么压倒性主宰因素莫名其妙地就把剧情结束了——一种演出的技法。虽然并不是一个值得称赞的技法,不过要来形容我们目前所处的境遇却是恰到好处吧?”(“机械大神”语源为拉丁文,[拉丁]Deusexmachine=[英文]Godfromthemachine,原意为在人类遭遇到不能处理的问题或错误处理了问题时就会君临人世的万能机械体——“神”,是主张神没有思想、没有情感、什么都不是的思想理论,引申义就如直贵所言)

  这样说着的直贵小鬼开始拧起了手腕上手表的发条。虽然这样“咔嗒咔嗒”的声音并不是非常吵人,不过还是刺耳得让人心情阴郁。

  “至于是谁制造的那个‘神’,就没人知道了。或许是外星人,也或许是未来人。甚至可能那就是真正的神明……总之,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只有那个家伙只是个为了破坏所有的世界而被创造出来的东西。”

  “破坏……所有的世界?”

  我不禁瞠目结舌地盯着直贵小鬼。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神在想什么,我们凡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黑衣少年耸了耸肩,笑了起来。

  “不过……大概的原因还是能猜到的。恐怕诱因就是‘超弦重力炉’吧。”

  “‘重力炉’?”

  是的,直贵小鬼向我点了下头。

  “人类将黑洞控制技术实用化后,为了阻止人类的进一步发展,于是那个家伙诞生了。就像众神之王宙斯曾经想抢夺人类的火种一样。对于神来说,人类掌握了重力控制技术这一点,想必是有着什么会带给它们困扰的理由吧。”

  虽然直贵的这番推论并没有切实的根据,不过很奇妙地有着极强的说服力。

  神对人类掌握重力控制技术感到了恐惧。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恐惧的原因是由于这将会对整个宇宙带来致命性的危机,还是这将会威胁到它们至高无上的地位——

  “怎么说呢……神还真是小肚鸡肠呢。”

  在陷入沉默的我头顶上飘来飘去的操绪叹了一口气。

  “小肚鸡肠?”

  直贵顿时手足无措了似地反问道。“嗯嗯”地,操绪不住地点着头。

  “虽然并不太清楚神是群什么家伙,不过简明扼要地说的话,它们就是怕掌握了黑洞控制技术的人类会跟它们平起平坐而已吧?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器量的神明呢。”

  “说得相当好哦。正是如此,水无神操绪。”

  黑衣少年此时似乎相当高兴、真的是异常欢喜地这样说着,开怀大笑起来。

  望着他的这个表情,我终于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