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又是霸王枪凌厉的霸气!又是那熟悉的身影!那李大仙已经对霸王枪感到惊恐,惊慌失措地使出轻功如同离弦之箭般离去。“不要伤害李大仙!你们滚!……”方才还欢呼雀跃的村民们见到唐枫和丁晨这两名不速之客顿时厌恶无比,破口大骂要驱逐他们两人。唐枫和丁晨没有理会村民的言语,只是奋力追赶着那李大仙。

  方才李大仙在茅屋上游窜的轻功唐枫和丁晨依旧历历在目——那摇摇欲坠的茅屋上李大仙还能如履平地,他的轻功绝对是超凡入圣的。不一会,唐枫就被远远地甩了下来,紧接着,连丁晨也被李大仙的轻功所甩了下来。唐枫追上丁晨,沮丧地说道:“哎,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面对唐枫沮丧懊恼的表情,丁晨倒是不以为意,说道:“大师兄多虑了,这次我们所做的并非一无所有。方才我仔细地观察了李大仙的鞋底,他的鞋底沾有黑色的泥土和蓝绿色的植物,应该就是蝎尾草,这附近只有衡阳城西南外的青龙山特有。我们可以去青龙山探查一下……”“噢?!”唐枫双眼顿时水灵灵的,如同见到一山璀璨的黄金般。“太好了!……师弟不愧是徐前辈的弟子!……”唐枫一个劲地赞叹道。

  另一方面,史义虽然能够利用丁晨的方法减少罪恶的发生,但是对于采花贼卓越的轻功,他们还是无从下手捉拿。正当史义一筹莫展的时候,衙门内传来一阵磁性的女声:“亏你还是铁面神捕的弟弟,可是你却没你哥哥一半的实力。”史义和几名捕头顿时朝门外望去,只见一水灵的姑娘身穿黑紫色的紧身衣,粉嫩的樱桃小嘴出言蔑视道。史义身后的几名捕快顿时抽出长刀,作势警戒。史义却张开双臂,意示各位收起长刀,然后毕恭毕敬地对那姑娘问道:“未知姑娘如何称呼,对采花贼的案件有何筹谋……”“本姑娘姓史,名灵茵……”“姓史吗?……”史义看了看那位姑娘,心中若有所思。史灵茵接着说道:“你们这些天的行动虽然能够相对有效地遏止采花贼犯案,但是始终治标不治本。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说罢,“什么办法?”史义问道。“引蛇出洞。”史义听完史灵茵的这四个字,打量了一下史灵茵,感觉是个好办法。但是顿时眉头紧锁:“可是这个方法,对姑娘来说甚是危险。采花贼的轻功超群,武功也不弱……”“哼!我既然能够说得出这个方法,就有自己的能力执行。你只需准备一顶大红花轿,各位佯作轿夫,迎亲队员,明日佯作嫁娶往城东而去。采花贼多日没有吃腥,如今肯定会受不了……”“嗯……”史义刚点点头,就不见史灵茵的身影。

  “史捕头,史姑娘这招引蛇出洞的确了得。只是……为什么要朝城东走……”史义背后的几名捕快问道。“城东人口相对比较稀疏,到时候如果采花贼出现不利于他逃跑。”“噢!原来如此,史姑娘想得还真周到啊!”那几名捕快赞叹道。“好了,我现在去找城中富豪戴家商议一下,明日假作戴家嫁女完成这一计划,你们也在城中发散一下消息,就说戴家嫁女,该女貌若天仙……”

  第二天,衡阳城中热闹非凡,戴家大门前人群熙熙攘攘,争相要一窥戴家那貌若天仙的女儿。待史灵茵穿着大红的新娘服出来,愣是让各位看的目瞪口呆——她那清灵的双眸,清纯的面容让各位看客赞叹不已。史灵茵见到众位看客的眼神,非常满意,来到花轿面前才姗姗来迟地披上头巾,婀娜多姿地走进花轿。人群中,一双深邃的眼睛正如饿狼般凝视着花轿……

  另一方面,衡阳城西南外的青龙山内,唐枫和丁晨搜寻了很久,没有发现有人影的痕迹。正当丁晨思考着自己是否计算错误之时,他们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内有一堆已经熄灭多时的柴火,柴火堆前还隐约有一些黑色泥土。山洞内的一个角落,有一堆用茅草铺成的床,整整齐齐的。丁晨想,这里应该就是李大仙隐匿的地方了。剩下了,就是守株待兔了……

  迎亲队伍开始往城东方向而去,但是事与愿违的是人流并没有越来越稀疏。毕竟百姓们都想看看,哪家人这么有福气能够娶到这貌若天仙的女子为妻……人群中,那对深邃的双眼顿时瞪得大大的,正是采花贼!只见他裹上一块面罩,然后便从人群中跳了出来,如狮子搏兔般朝花轿冲去。佯作迎亲队伍的捕快们顿时警戒着,从嫁妆,花轿内抽出兵器。采花贼见中计,顿时转过身子逃走。“采花贼休走!……”花轿内,却听见一宛如风铃动听的声音传来,正是史灵茵。她一把撕破披在身上的红色新娘服,露出里层黑色的紧身衣,对采花贼穷追不舍。埋伏在人群中的史义也挑起齐眉棍,率领捕头们追击。

  明媚的阳光下,一道道黑影掠过的感觉实在不协调。一下子,采花贼就甩掉了那些捕快。连史义也渐渐气力不济了。采花贼正沾沾自喜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背后还有一黑影对自己穷追猛打。采花贼定睛一看,正是那灵动的史灵茵。采花贼的嘴角绽放出诡异的笑容,故意稍稍放下速度等史灵茵接近。

  采花贼故意和史灵茵拖了很长时间。正当采花贼稍稍放下速度,史灵茵便乘胜追击,从怀中掏出几枚飞刀直朝采花贼打去。采花贼运用自己娴熟的轻功躲闪着,嘴里并念叨道:“呵呵,好毒辣的娘们啊……”紧接着,采花贼又奋力加速,也从怀中掏出几枚暗器打向史灵茵。史灵茵只是轻易地侧了一下身子,舞动那轻盈的身躯,便躲开了采花贼的攻击。但是接下来才是重点——只见采花贼投射完几枚暗器后顿时停了下来,史灵茵离采花贼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史灵茵要掏出匕首攻击采花贼时,采花贼轻盈地挥了挥衣袖,一把粉末在空中飞扬……

  史灵茵方才对采花贼伫立不动反应过来,却根本不料他会有此一招。只见史灵茵吸入那不知名粉末,身体越来越酸软无力……采花贼见此,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妖媚,一把抱住了史灵茵。史灵茵奋力反抗,但是全身提不起力气的她却不能挣脱那如铁锁般的手。正当史灵茵感到无力回天,采花贼想到手到擒来之时,一股强横的内劲直攻采花贼而来。采花贼正要享受自己胜利的果实,却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只见采花贼惊慌失措地闪开,但是那抱着史灵茵的右手却不幸地晚收回一步,被那凌厉的内劲震得麻痹。采花贼痛苦地按抚着震得麻痹的右手,眼睛仇视着前方:只见一身穿红袍的俏小伙,不怒自威,凌厉的双眼正盯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吞下去。虽然采花贼非常不忿,但是方才那一击就已经感受到这人的武功修为非比寻常,于是准备撤退。

  只是那红袍俏公子并没有让采花贼这么顺利。只是一瞬,采花贼便感到中门如火烧般滚烫——正是那人一掌打在自己胸口,把采花贼打倒在地。紧接着他右手右手运足内劲,一拳就朝采花贼胸口砸去。“喀嚓……噗……”这两声几乎同时响起。这声音采花贼最清晰——是自己肋骨断裂,和喷血的声音。采花贼口吐鲜血,洒在自己整张脸上,那妖媚的双眼不甘地望着天空。安静了,采花贼已经没有半点气息……史灵茵摇摇欲坠的身体开始倒下,闭上水灵的双眸之前她的眼帘镶嵌着那红袍小伙子的俊俏面容……

  “东方烨,你可真是多管闲事啊!……”紧接着,那红袍小伙子背后窜出一名黑衣人,那额头上熟悉的伤疤正清清楚楚地反应出他是伊贺。“光天化日之下这也太恶心了,我看不过眼。”东方烨冷冷道。正当伊贺还要说话,不远处传来一呼唤声:“史姑娘……史姑娘……”“算了,我们快走……”伊贺说罢,两道身影便顿时消失了。

  不一会,史义赶到了那森林,只见史灵茵瘫软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那采花贼也已经倒地身死。史义先让史灵茵靠着树干躺着,然后自己检查一下采花贼的死因。只见史义仔细地观察采花贼胸口的重击,确定采花贼是因胸骨爆裂,失血过多而死。但是让他感到奇怪的事,采花贼胸口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火烧痕迹——采花贼那胸口发红的皮肤让史义沉思了一会,紧接着恍然大悟:对!当日那个怒蛟帮手臂被削断的弟子死因和这相类似!

  过了一会,其他捕头也追了上来。史义吩咐各位捕头把采花贼的尸体和史灵茵带回衙门。自己则留在原地观察了一下。但是由于一无所获,没多久也会衙门去了。

  另一方面,青龙山上,唐枫和丁晨可是守候了一天一夜。唐枫纳闷地问丁晨:“师弟啊,你说那李大仙会不会不回来了……”“师兄,别着急。他肯定会回来了。山洞里还有一批银两呢,他不可能会丢下这笔银子离开。”丁晨说道。“哎……”唐枫虽然也知道,但是这“兔子”让他等得闷骚。

  “嘘!……”突然,丁晨紧急地把食指放在嘴唇边,意示唐枫切莫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