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欧艺辞职的时候颇费了几番周折。经理费了好大的力气来挽留她,说你这样的人才走了,对公司业务队伍影响很大,我这个当经理的怎么都不好交代。后来经理又找了以前的经理劝她。以前的经理现在在总公司当一把手了,他做了决定是:欧艺可以休假一年,这里的部门就派两个督导负责接管,一直到欧艺回来,当然所有的工作福利欧艺都没有。这个条件是从来没任何一个人享受过的,它体现了总公司对人才的重视。

  但欧艺真的不是想以这个为由来谈条件的,她回了两位经理同样的邮件:“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两位经理最后只好选择批准她的辞职。

  几天后,赵一山才知道欧艺离开了S市。欧艺走的时候发了邮件给他。因为他并没有经常看邮件的习惯。所以当他在办公室上班时看到欧艺的邮件整个人都呆了:“一山,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不是我有什么怪异的念头,是我认为我的离开你一定不能接受的,你要照顾妈妈,要管理自己的公司,我不能就这个事情和你的亲人和事业去竞争。我相信我竞争不过。而且,我回来后很多东西都会改变的,还有好多变数,你没必要过得那么奔波。在你身边很快乐。虽然我们有过不开心的事情,当一路走来,能在半路上遇到你,我很感谢命运。此致!欧艺”

  赵一山看到这个邮件,半天没出声。再后来,简直是出离愤怒了。欧艺怎么可以这样做!他拨打她的电话,想骂她一顿,当拨打的电话时已停机。他想她一定是预谋很久的了,竟然什么都不说!他气得把自己的电话甩到墙上去,一时手机粉身碎骨。外面的员工不知道老板发生了什么事情搞出那么大的响声,大家面面相觑。赵一山像一只困兽,只想把什么都撕碎……半天后他冷静下来,又颓废得很。心里在怪欧艺做这个事情怎么那么的孩子气呢!我不能接受就不能协商吗?真笨!

  他回到家里,晚饭也不吃就把自己关在楼上的天台。第二天,他母亲看到他胡子不刮,眼睛布满血丝,真是看着心酸哪。他也不吭声就出去了。第二天,第三天……他在外面转悠,开始是愤怒和伤心交织在一起,后来竟然又夹杂着思念……该死的欧艺!该死的欧艺!他就这样在心里诅咒着。一边诅咒,一边心里满满的都是欧艺的影子。再后来,他庆幸自己曾到过欧艺的家。虽然不是很记得那里的路,可是要找她还是找得到的。但自己凭什么要去找她呢?他就在这样的思想斗争里安静了下来。

  一个月,两个月……赵一山终于回到了从前的生活状态里面了。但是欧艺的影子就始终不能忘怀。

  半年了,欧艺不但没从他心里消失,反而盘旋得越来越牢固。他心里在感叹,这欧艺,吊足了我的胃口。自己怎么办呢?他想到两人最后一次在欧艺家里度过的那个周末,还有两人当时的对话。那一天,不会成了永远的记忆吧?他想,第一次是我离开了她,她原谅了我。现在,我为什么不能去找她呢?哪怕只看看她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也好啊。或者到那时就可以断了我苦苦的思念。

  大男人,说做就做。他把要去找欧艺的想法和母亲说。母亲虽然和欧艺接触不是那么的多,但是想到儿子离婚十年就只对欧艺这样动情,她很赞同赵一山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也好,就当他去散散心吧。赵一山就说忙过年底就出发。

  元旦那天,赵一山出现在欧艺从小生活的小镇上。小镇不大,他很容易就找到了欧艺带他回过的家,那是一个新楼盘里的一栋别墅,有那么难找吗?欧艺的母亲看到他很高兴,直说你终于来了。他看到欧艺妈妈的反应,也很快乐,心里唱起了歌。欧艺母亲把欧艺在不远的一个旅游景点里开了一家小旅馆经营的事情告诉了他。还说欧艺说的,如果赵一山来了让他到那去找她。赵一山得了这句话,赶紧和欧艺母亲告别就出来了。那个地方赵一山知道,他们第一次回家后就到那游玩了半天。

  这应该是江南最静谧最安详的小城,绿水环绕,桨声嗳乃。一排排的白墙黛瓦的房子,透着婉约和秀美。一群群的游客在其中穿梭,都舍不得大声喧哗,好像怕惊醒了古镇的千年旧梦。小街小巷前面有河,后面有河,还有垂杨柳,赵一山一步一步地走,哪里才是欧艺的落脚地呢?他仿佛听到古筝的声音,心里一阵兴奋。循声而去,那是在巷尾的一栋两层小楼,没写招牌,门是大开的。一楼左边是咖啡厅,装饰却古色古香,别具一格。八个座位,已经有好几个客人就坐。右边是服务台。还有一个门可以通过小楼到那边的河畔,还有回廊。赵一山问服务台里站着的小妹:“这家的老板姓欧吗?”小妹有点见惯不怪的说:“是呀。”

  赵一山一阵惊喜,便大步往古筝的声音的方向寻去。在后面的回廊上有一个小亭,欧艺正对着河在弹奏。她穿着和服务员一模一样的对襟衫,简单的镶襟,蓝底的小碎花,朴素得像古代的一个村姑。只是头发还是长长的直直的,随着她的动作在飘呀飘。

  赵一山想叫她又叫不出来,她正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赵一山,赶紧走了过来。赵一山说:“怎么像在哪个故事里的情节?”欧艺就笑了起来。赵一山又说:“故事里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是不是还要拥抱呢?”欧艺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看着他只在笑。一只游船荡过,有游客在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