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帐前侍卫纷纷随驾而去,只留三道泥塑般的影子鼎立。气氛异常沉闷,每一个人各怀心事,又或猜测其他人的心思。轩辕凌与沐扬情感复杂地对望一眼,紧盯沐宛初。沐宛初两手叠放在前,一手抓住衣角,一手反反复复揉铰。“为什么轩辕凌也会留下?他们都发现了么?是否早该坦诚一切……我该怎样去解释……失忆?如何失忆呢?或者说我根本不是沐宛初!天呐,若果真如此,我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轩辕凌拖着沉沉的步子,向垂首独立的沐宛初行来,每一声脚步都准确无误撕扯她敏感的神经。十步,九步,八步……轩辕凌踏及她身侧时,目光所及,皆是那柔弱身躯在光辉中正轻轻颤抖。轩辕凌抿抿嘴唇,脑海忽浮现出的,竟然是那抹俏丽倔强的身影以及只有一个酒窝的笑容。而今,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气!轩辕凌自沐宛初身侧慢慢移过,静静踱进后面的营帐。

  直待轩辕凌踪迹全无,沐宛初才轻呼一口气,轩辕凌总算暂时放过了自己。至于哥哥,好好如实解释,相信他一定可以体谅。惊起抬头,沐扬的目光是难得一见的犀利可怕,刺得她不禁一颤,舌如坠千斤,久久不敢开口呼一声哥哥。良久,她才终于鼓足勇气,干涩喃道:“哥……”沐扬听罢面部肌肉微微抖动,目光似乎愈加凌厉。

  是什么样的爱,让一个人疯狂?是什么样的恨,让一个人疯狂?沐扬屏气凝神,一步一步向沐宛初缓缓而来,每走一步都仿佛沉重如山,压得他自己难以喘息,手掌因紧握成拳头而青筋暴起。忽然,暴喝声骤响:“你究竟是谁!”

  沐宛初张张唇,未及作答,沐扬已快速欺身至前,一手钳住她瘦小的肩头,一手扣住她雪白的脖颈,再次低吼:“说!”沐宛初不敢直视沐扬,闭眼只顾摇头:“哥……”满腹委屈与难言伴随热泪汩汩倾落,滴在沐扬冰冷的手背上,更刺痛沐扬的心灵。

  “你果然不是宛儿!”先前残余的一丝怜惜荡然无存,整个人如同一头发疯的巨兽,沐扬倾尽全力掐住她,咆哮:“说不说!”

  沐宛初嘴巴张张合合,欲言已不能。巴掌大的小脸随时间一点一滴由红转紫,此刻已然十分苍白,抱住沐扬右臂的双手渐渐失去力量,眼前的身影正在摇晃模糊,唯有泪水如短线的串珠颗颗落地……

  骤然,侧后攻出一击掌风,震开沐扬。沐宛初整个人颓然跌落入一个温暖而略带一丝熟悉气息的怀抱。她再顾不得其他,只顾大口大口吸气,时不时发出一连串咳嗽。是轩辕凌,他拥着她。柔弱的身躯,苍白的脸色,喘息声,咳嗽声……他的眸子里再无一丝冰冷,视线专注,满眼满眼的尽是心痛与怜惜!或许还有一丝自责吧,自责自己置身事外太久。直至怀中的人儿喘息匀和,他才转头看向发怔的沐扬,一向冰冷的眼眸顷刻变换为怒与火的海洋!

  “你想让她死?本王的人岂是你沐家随意动的!”

  沐扬颓然立于一侧,激烈情绪过后,空余眼神呆滞,目光触及沐宛初雪颈上那道殷红的於痕时,却又心痛悔恨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其实他只想问一问,问清楚来龙去脉,没打算伤害她,真的,他没打算伤害她……良久,他默默转身,沉沉的脚步踩着枯枝落叶发出咯吱咯吱声响,此刻他痛恨自己空有拳头。

  沐宛初默视那萧索渐渐远去的背影,泪水再度悄悄滑落。悲与痛,惧与哀,孤独,寂寞俱都袭来。人说血浓于水的亲情,今日却断了。从此,苍山暮雪,白云苍狗,只有她孤身一人!她无力跌落在地,呜呜咽咽啜泣,娇弱的身躯在这初夏的暖阳中瑟瑟发抖。

  接连数日,沐宛初皆郁郁寡欢。今日天气甚好,昭儿特意拉沐宛初来苑林散心。“你看你,一脸黯淡无光,白白辜负多少妩媚风光!”昭儿在前欢快地蹦蹦跳跳向着一座小山丘进发。许是因为这一路阳光或者被昭儿感染,沐宛初抿抿嘴角,是呀,既然没有选择自己抹脖子一了百了,就应该明白日子总要过下去,愁是一天,乐也是一天,为何一定要难为自己?至于沐家,尚没有努力尝试为自己解释,她决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