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纸上写的“何事伤心”,赵德昭嘴里头是一阵发苦,自己进入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周妙音啊,没想到她居然不用在这里听课,他现在要做那个近水楼台也做不成了。当下在原本那张纸上写下,“你不懂。”之后,再递向身后,感觉到赵雅萱已经拿到手了,自己的手才放开。

  赵雅萱接过这张纸,两相对比之下,她不禁汗颜,自己上面写的字看起来是那么的别扭,对方写的字却是那么漂亮。她也不想啊,原本在现代社会,用毛笔写字就只是书法家或者书法爱好者才经常写的,她又对书法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也就没有花什么心思去练字了。因此,想让她用毛笔写出一手漂亮的书法来,无疑是痴人说梦。

  她看到对方明显不愿意讲其心中所想,知道就算是逼着他,他也不会讲,当下也就不再向他传纸条了。把刚才的纸条卷成一团,丢开一边,用心听讲起来。

  花老讲课很是精彩,他为了让这些学员听得进去,不断的举例说明。还时不时的插进一些说笑,整个学堂的气氛始终都是很好,他的眼光也很锐利,除了在转身于白石板上写些东西之外,都将学堂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尽收眼底。

  赵雅萱将他所授的内容和现代老师所教的内容相比较,发现都相差不多,这些都是基础知识,听过一遍她就已经牢记于心了。

  有时,花老提出了一些问题来,赵雅萱随口而答,竟然百分之八十可以回答正确。这不仅让其他学员对她刮目相看,就连花老,也是两眼发光,看着她时,总是带着一些赞许的意味。

  赵雅萱倒是没什么,她在现代学校上课的时候,受到这种目光洗礼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坐在她前面的赵德昭却不时感受到花老目光向自己瞟来,仔细辨认之下,才知道是向着自己身后的那个小姑娘的。这样一来,他想偷懒一点也办不到了,试想一下,刚才自己表现得已经不够好了,如果再来一次,自己就可能被逐出学堂,这就违背了他自己的计划,也浪费了自己那千两黄金了。于是在这种连带关系之下,赵德昭也不得不专心听讲进来,生怕再惹得花老生气,自己不能在这里混下去了。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的幸福啊。

  他头脑中又一次浮现了那道迷人的倩影,还有那道迷人的声音,啊梦中情人,我为了你,抛弃了荣华富贵的生活,到这里来听这枯燥无味的乐理知识,你可知我的心里,除了你一个人就装不下别的女子了么。想当初,第一次听你的歌,就被感动的心潮澎湃,如果不是理智压住冲动,我就会轻易答应,让寨主直接送你到我的府上来了。这样子的话,我可以得到你的人却得不到你的心,这样子的话,两个人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所以,我到这里来了,放下了尊贵的身份,就是为了和你变得平等,我们可以坦诚相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从此互相了解,看上天是否安排了我们成为有缘分的一对。现在却不能和你一起听课,这,太让我失望了。我心爱的人儿啊,你在哪里?如果你现在出现在我的眼前,就算让我立即死了,我也愿意啊。

  正当赵德昭想到这一句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而且,他也立即反悔了,不愿意死了,因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可人儿正缓步走过他的身边,到花老的身旁,向他低低的说了些什么,那花老脸上现出一丝笑意,不住的点点头,然后,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那位可人儿坐到赵雅萱的后面去。

  赵德昭看着对花老亲密交谈的可人,心下对花老产生了无尽的妒意。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位可人儿,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周妙音。

  赵雅萱见到周妙音的到来,也是一愣,当周妙音走过自己身边时,她就报以微笑。对方也是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像她们第一次见面那样恶语相向。

  赵雅萱是知道了对方唱歌方面确实厉害,当时对自己的点评确实没有任何差池,当昨晚听到周妙音的歌唱后,赵雅萱就没有再生她的气了,因为对方确实有自傲的本钱。

  而周妙音现在对赵雅萱的态度如此平和,也是知道了对方现在是寨主的义女,如果较起真来,自己也是讨不到好处的。所以,当时的事也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再次见面就报以微笑了。她希望两人的关系变得好一点。

  赵雅萱坐在赵德昭身后,当然无法看到对方现在全部的表情,不过看到他那身体不断的左右晃动,拳头握得紧紧的,也能猜到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激动了。

  前后的情景凑在一起,赵雅萱顿时也明白了赵德昭刚才的样子是为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赵雅萱就接到了赵德昭递过来的纸条,上面写着:“我们换位置好不好。”

  赵雅萱回道:“为什么?”

  赵德昭回道:“不能说,你应该明白的,换不换?”

  “不说清楚,不换。”赵雅萱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成心要逗一逗他。

  传过去那张纸条之后,隔了很久赵德昭才将其传过来。

  赵雅萱看到他写的是:“那就不换了,你帮我传纸条给周小姐总行了吧?”

  她回:“没有问题。”

  之后,赵雅萱就隔了很久都没有接到赵德昭传过纸条来。但是在她身后的周妙音却传纸条来了。内容和赵德昭的差不多,都是要赵雅萱和她调换位置。

  赵雅萱以下晃然,原来两人还是有点意思的。不过她还是没有答应周妙音与其位置互相对调。她知道如果跟两人其中的一个换了位置,那就会少了很多乐趣的了。自己在中间,还可以看一下两人到底会如何发展下去,以后,自己遇到同样的情况还可以借鉴一下啊。

  自从周妙音来到赵雅萱身后坐下,花老似乎就把这二女一男的三张桌子给忽视了。他们三人怎样传纸条,他都装作没有看见,继续教导其他的孩子学习乐理知识。

  这个情况应该就是和周妙音进来后和他所说的话大有关系。不然花老的态度不会前后相差这么多的。

  周妙音接到赵雅萱传来的纸条说不愿意和她调换位置,十分的不开心,但是当接到对方说愿意帮她传前面赵德昭给她的纸条后,也是露出一点笑意来。当下就在等着纸条到来的时候回想着刚才秦玉莲夫人对她所下的任务。

  原来,周妙音因为昨晚的演唱,所以很晚才睡觉的,当秦夫人到她的房间里面去的时候,她还没有睡醒,当听到贴身丫环的禀报才迅速起身来,面见夫人。

  夫人当时是这么对她说的:

  “呵呵,真没有想到,妙音你的魅力是这么好啊,连赵公子也愿意抛弃原本的尊贵生活到山寨来学艺。”

  刚刚睡醒的周妙音听得是一头雾水,她疑惑的问道:“夫人,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啊。”

  “我是说,接连几次赏你赏金最多的那位赵公子,为了你到我们的山寨来学艺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夫人,妙音的一切都是您和寨主所赐,妙音一切听从夫人的吩咐。”

  “妙音啊,我一直都因为把你拖到这么大的年纪都没有找到归宿而深深不安,你一定在心里也很着急吧?”

  周妙音听到秦夫人的这句话,顿时脸都红了。她嚅嗫道:“夫人,我……我……”

  “呵呵,没想到平时那么泼辣的周小姐也有脸红的时候啊。”

  “夫人,您就饶了我吧,别再取笑我了。这次您来就是为了赵公子这件事啊。”

  “是啊,这位赵公子,寨主已经派人调查过了,人品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他,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说到这里,秦玉莲特意停了下来,双眼定定的看着周妙音。

  周妙音被看得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见秦夫人没有再说下去,就急忙问她:“赵公子有什么特别的身份啊?夫人,您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吧。”

  “看你急的,是不是对他有些意思了啊?啊?”秦夫人继续戏谑地说。

  “不是啦,我只是好奇而已。”周妙音辩驳道。

  “好吧,还是先告诉你好些,他就是当今皇子。叫做赵德昭,今年才二十一岁。”

  “啊,他,他,他会是皇子?皇子会到山寨来学艺?这个不会是假冒的吧?”

  妙音她连这个山寨里头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也不知道,可见她的消息是多么的不灵通了。这也难怪,周妙音每天都要为下一次的演出作演练,演练后整个人都会很累的,很多时间都是用来睡觉,还有就是她的脾气不是很好,知心人一个也没有。所以,她打听不到这个消息也属正常。

  “不会的,寨主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的了,这位的确是当今的皇子。现在他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已经对你有点意思了,只要你耍点小手段,他就会乖乖的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夫人啊,我已经有二十五岁了,比他还大,我们怎么有可能啊?”

  “妙音,你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爱情是盲目的,年龄不是问题,只要真心相爱。如果错过了这位皇子,不仅是你自己的损失,也是我们山寨的损失,为公为私,你都要尽力去争取,机会难得啊。”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周妙音也知道自己已经被摆在局中了,无论结果怎样,都要到最后才能退出这个局。

  于是她面受秦玉莲夫人的机宜,到艺部学堂来,传达了秦夫人的意思给花老之后,就坐在赵雅萱的后面,等待男方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