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五个修士,有男有女,有四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修士。最后那个修士穿着不太合体的宽大道袍,看起来非常瘦小,却是一个年幼的少年。他们沿着浮云峰的山道,一点点的向上走着。也许他们的速度不是很快,可是修士毕竟与凡人不同,他们走的非常坚定,一步就是一步,速度不曾减慢分毫。

  上山的石路曲曲折折,足足有几百里长。

  千丈高的浮云峰,巍巍壮观,同时也十分险峻。

  这几个青年修士每一步都走得极稳,在山道上行走却好像在平地一般。

  那个瘦弱少年在一处只能容纳半脚通过的狭窄山路之处,一时不慎,差点跌落悬崖。

  还好旁边的一个青年修士及时扶了他一把,救了他的性命。

  少年感激的向青年修士行礼,青年修士淡淡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浮云峰峰顶上,有一座看似普通的黑色玉石小楼,它孤寂的屹立在浮云山巅,旁边光秃秃的都是白色的积雪。

  不过这座小楼却是浮云派历代掌门的居所。它不仅代表着浮云派整个门派,更是浮云派全派弟子信仰所在。

  叶青他们一行人的目的地,几经变更之后,最终确定为这座意义重大黑色小玉石楼附近。

  在那浮云峰的半山腰处,有着连成一片的庞大建筑群,这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亭台楼阁,或悬于半空,或横插山崖间,惟妙惟肖,美不可言。

  这些楼阁都是千年前都已经存在的。虽然其中大多数的楼阁都曾经被翻新重盖,但正中间的那座宏伟的殿堂却屹立千年不倒,从未修缮,只因那殿堂坚固无比,历千年时间不坏。

  这座殿堂便是大名鼎鼎的浮云殿了。

  耀眼的朝阳光辉照耀下,那五个修士,一个个从山道转折处出现。先是一个俏丽娇羞的少女修士从山路拐弯处走了过来。她拐过来的时候,目睹眼前浮云峰上的盛景,瞬间就被感动了。她脸上满含激动,好似情窦初开。她高兴的挥舞双臂,又好似一汪碧水,使天地都为她短暂失色。

  接着那几个青年修士紧跟着一一出现,他们看向少女修士的目光里无不是万分痴迷。显然对这少女修士十分的仰慕。他们行走间身形灵动,修为却也很是不俗。

  最后出现的是那个身体瘦弱的少年。他虽然看起来不够强壮,但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十分圆润自然。他的步伐虽然不是最快,但却别有一番闲云漫步的味道。

  这五个一起登山的修士,如果不是叶青一行人,却又能是谁?那个走在最后,步法圆润自如的少年,自然就是叶青本人了。

  谁人不想攀登绝世险峰,领略无限自然奇景?叶青在前世也曾有过类似的攀山经历。但那时他只是想要追求本身武学的巅峰,才会登山而上去寻找山中的奇人异士以求借之突破自身的极限。其意在人而不在山。更何况前世那些他攀登过的山峰中,虽然也有高有矮,有大有小,可是其中又有哪一座,能与眼前这座直插云霄,势若天梯的浮云峰相媲美?

  或许唯有那天地第一峰——珠穆拉玛峰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前世攀登珠穆拉玛峰的时候,叶青就曾经被其感动,并为它写了一篇长达两万多字的日记。

  如今再一次攀登绝世险峰,叶青的心中有着更加深刻的感受。

  这五人从无数浮空楼阁之中慢慢穿行而过,终于来到大殿之前的广场之上。

  灰白玉石铺就的殿前广场在这样的早上颇有几分清冷感觉。在广场一角,正有一个身穿灰色麻衣的老人手执一把扫帚,静静地扫着地,他每扫一下都让空气中出现一圈圈的波纹,显得非常神异。

  他们的目的地是浮云峰峰顶那座黑色石楼。浮云峰是浮云山第一大峰,峰内弟子多不胜数。但大多弟子还是闭关苦修。所以几人一路走来所见到的浮云峰弟子并不多,偶尔遇到几个,也不过是遥遥的挥手打个招呼。

  如此越走越高,等到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的时候,却发现那无边的雾气似乎凭空消失了。偶尔从山上往山下看去,却看见眼前一片不知道有多么宽广,近乎没有边际的云海竟然完全遮住了整个浮云山脉。原来那雾气不是凭空消失了,而是变成了脚下的无边云海。

  再向上看时,浮云峰峰顶依然遥遥在望。若是仔细分辨,赫然便可以看到,在那略微发白的峰顶之处,有一个隐隐约约的黑点若隐若现。

  无须置疑,那个若隐若现的黑点便是浮云山黑玉石楼。

  突然一个黑点出现在正沉醉于脚下无边云海之中的叶青眼前。这奇异黑点从无边云海之中直冲而上,不一会竟然已经快要来到叶青面前,叶青看出那黑点原来竟是一个身着蓑衣的诡异修士。

  这位修士一身蓑衣,头上还戴着一个硕大的斗笠,刚好遮主了他的容貌。

  叶青看到这个蓑衣修士迅速向自己接近,而他所走的方向竟然是朝向自己的,于是心里不由暗暗担心。这蓑衣修士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向这里赶来?

  “玲珑姐,你快看啊”叶青指着迅速接近的蓑衣修士大声喊道。

  玲珑扭过头来,正好看到那个蓑衣修士几步走到几人面前的一幕。

  惊讶之余,几个人都停下来站在原地,看着那个蓑衣修士。

  蓑衣修士速度极快,他从几人身前一掠而过,好似一阵狂风一般带的几人道袍狂摆。掠过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竟然直接无视几人,方向不变从旁掠过。

  “你站住”玲珑突然开口。

  蓑衣人竟然真的站住了,他扭头看向身后的几人,同时拍了拍身上的蓑衣,荡起了几丝尘土飘飞,蓑衣修士站在原地打量了几人一会儿,才终于疑惑的开口问道:“你们是谁?”

  叶青闻言脸上顿时泛起一股黑线,这蓑衣修士也太自大了。虽然对方修为不低,最起码叶青几人自问不能如那蓑衣修士一般上山的时候还保持快如闪电的速度。但这里是浮云派的浮云峰,怎能让一个不明身份的修士在这里乱闯。

  叶青瞄了眼背后的黑玉石楼,发现黑玉石楼还是若隐若现的屹立在浮云峰顶没有一丝改变。叶青顿时感到一股莫名的自信,他向前跨出一大步,站到玲珑身前,一双眼眸放射出逼人寒光,丝毫不惧蓑衣人的威势。

  叶青能够挺身而出,当然和他背后的玲珑有关。

  只要是个男人,谁不想在女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强大?

  更何况玲珑与叶青从小相识。

  “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孤身来我浮云派?你有什么目的?你意欲何为?你有什么阴谋?你要做什么坏事?”叶青幽幽的接连问道。

  他就是要让对方的思维混乱,从而一不小心就吐漏真像。叶青前世怎么也是当过一段国际刑警的人,这刑讯逼供的手段怎能不懂?(叶青武学有成后曾经供职于“中国龙组”。)

  可是蓑衣人并没有如叶青预料中的那样“老实交代”,反而是慢慢摘下了头顶的斗笠。

  不由凝神朝对方脸上看去,等他看清了眼前之人的容貌,头上的黑线便瞬间以几何倍数增加。

  那道骨仙风的白发白眉白须,再加上久居上位所养成的气势,都在向叶青表明:眼前这位蓑衣修士,正是他曾在门派新弟子入门大会上见过的浮云派掌门大人。

  叶青呆立当场,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暗自撇向身后的几人,却看见除了和自己一样发呆的玲珑之外,其余的三人都是一脸悻悻之色,看向蓑衣人的目光也是恭敬不已。

  “弟子参见掌门”这三人同时沉声说道。

  蓑衣修士,也就是浮云掌门笑着看向这三人,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点了点头。

  叶青不由苦笑,这梁子真的结大了。

  他站在那里,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这样和掌门大眼瞪小眼,僵立当场。

  终于,浮云掌门身形微动,身体瞬间消失在叶青眼前。下一刻,他的声音已从百米外传来。

  “小子,你就是药峰青云长老提过的那个叶青吧,你天赋不错,好好修炼吧,我看好你哦。”

  叶青直接两眼发黑,差点晕了过去。不过他发现旁边的玲珑和那三个仰慕玲珑的年轻修士却都好像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样。很显然,浮云掌门运用了某种秘法,从而只让他一个人听到了这句话。

  发生了这样的事,这次登山就只能草草了结了。分离的时候叶青看到玲珑的眼里略微有着一丝淡淡的失落。但他只能在心里同情玲珑一下,却不可能真的过去安慰她。

  她显然是因为自己误会了掌门而感到些许不安。

  人情世故,自古最是复杂。

  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之忧醉英雄。

  浮云峰山路上,正有一行五个修士一路往下走去。阳光璀璨,此刻不过才是晌午时分。

  走在下山的路上,看着一旁快速倒退的山路。叶青的心里不禁暗自有了一点期待,浮云掌门那一句:“小子,我看好你哦”的话始终在他耳边徘徊着。

  叶青在心里想道:“也许自己可以重新来过。巅峰,并不是只有一次。既然上一世自己曾经登上武学先锋,为什么这一世不可以在仙道上有所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