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到筱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间儿也有些疑惑,可格格既然问了那就得知无不答。

  “太子爷两岁就被封为太子了,由万岁爷亲自教导,早年时为人儒雅,又聪慧过人,对人也谦逊有礼,只是进来有些怠慢了,这些都是间儿道听途说听来的,也许不准的。”

  觉得自己最后一句有犯上之嫌,间儿忙改口解释,可这在明筱白看来却是最明显的掩饰,她现在无暇管这些,只是觉得太子待人宽和也许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想知道的自然不是这个。

  “间儿,太子,他,一直是太子吗?”这个问法是她在短时间内想出的唯一委婉的问法了。

  间儿楞楞的看着她,一副疑惑的表情。

  叹了口气,明筱白知道这次恐怕得冒杀头的危险了,“我是问从两岁起他一直是太子吗?”

  “啊~”意识到自己失态,间儿立刻以手掩口,“格格啊,您这又是想干嘛啊,不会这次要整太子爷了吧!”

  “哪有的事,我就是落水之后脑子里乱的慌,貌似太子爷跟自己很不熟的感觉,可刚听你说他送来了燕窝才问问的。”看到间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明筱白赶忙自己掩饰。

  “吓死我了,这就好,您可千万别把主意打到太子爷身上去,太子爷虽说这两年谦虚之礼少了些,想是需要树立些威严吧。四阿哥上次已经跟您说过了,想是您这一落水给忘了,少跟八阿哥接触。”

  说到后面,间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可表情却严肃了好几倍。

  到底是百度错了,还是自己穿越扰乱了时空呢?听间儿的描述太子的地位依然稳固,现在的四阿哥应该还是**,可最后那一句又表明八阿哥他们已经有所行动,今晚太子又送了燕窝,当真是生逢乱世啊。

  虽说明筱白的宗旨是宁可轰轰烈烈的死,也不要苟且偷生的活,可眼下也不能忘了来这的目的——蔄青梦,这丫头还没个着落呢,也不知是不是在同一个时空,要是乱了,乐子可就闹大了。

  又过了一个无比无聊的晚上,昨晚本想找些书来解闷,却发现这段儿还找不着《石头记》呢,翻了半天连本《西游记》都没有,连四大经典都没有,这皇宫的收藏可真够“丰盛”的。

  睁开睡多了的双眼,活动下手脚,貌似运作良好,被间儿她们裹了几层绸缎,虽不玲珑,也算能见人了。

  再老实的整好头,穿上跟在中间的高跟鞋,拿起小手绢,乱甩几下,格格的气势悄然出现。

  “啧啧,果然是人靠衣装,这么一身行头穿上,也有了几分大清格格的气势。”嘟囔了几句,然后就让小太监带着去了上书房。

  【上书房】

  筱白格格的老师恰好与十阿哥、十二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是同一位老师,按照现代的标准来说,她算是下一级的学生,十阿哥本来已经不用来了,可惜点背被康熙考察学业时抓了个正着,这才遣回炉深造的。

  明筱白驾到的时候,早课都快结束了,就别说早读了。

  算算时间,是八点啊,学校不是这时候开课吗?

  看到明筱白在课堂外东看看西瞅瞅的样子,她这是逛戏园子吗?那表情是什么意思?觉得这时候上课很不靠谱吗?

  “筱白格格!”用词很恭敬,语气很粗鲁。

  “嗯?”明筱白顺着声音的方向赶紧转头,一身不知官品的官服,一把扇子,一脸的怒气,难道这就是今后的老师?

  “筱白见过老师。”

  悲催的命运既然不能更改,那么还是乖巧一点,力图把麻烦减到最低吧。

  虽然迟到了,可德妃也派人交代过了,这阵子筱白格格的身子还很虚弱,功课可以适当减轻,赵晋礼也自然不能过于严格。只是刚才被筱白的那副懒散样子给激怒了。现在看来,这格格今天倒是懂事了不少,以前可是“哼”一声、做个福就进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