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声雷鸣般的喝声引得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门口。

  只见一名骨瘦如柴的老者如同鬼魅一般从门口飘了进来,老者身着黑色袖袍,眼中隐隐的有一股厉色,看起来威严无比,不过此刻老者的额头却出现了冷汗,明显的是灵气消耗过胜,使得老者身体上的气息出现了轻微的波动。

  刚进客栈,老者扫过四周的人,当他一见黄楚等人手中的兵器,顿时脸色一变,随后快速的飘到黄楚身边,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在黄楚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虽然没听到老者说什么,但从黄楚变的越来越难看的脸,大家仿佛都猜到了什么。

  听完老者的话,黄楚的脸顿时有淡淡的苍白,大手一挥道:“撤!”

  “怎么了,不抢了吗?”羽墨淡淡笑道。

  黄楚恶狠狠的瞪了羽墨一眼,随后道:“今天算你好运,下次不要被我遇到!”

  闻言,羽墨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哼!”

  冷哼一声,黄楚便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离去了。

  刚一出门口,黄楚就忍不住向自己身边的老者急问:“你是说真的?昨天的那道光芒是邪灵阵?”

  老者点了点头,擦了擦自己的额头道:“没错,昨晚闭了接近三年的老爷子突然出关,原因就是感觉到那道光芒的波动,今天早上老爷子就吩咐,这几天不准在客栈附近惹祸,否则就要逐出家门,少爷等下你回去时一定要去老爷子那看看,否则老爷子追究起来的话,您也不讨好。”

  黄楚苦笑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间客栈居然会有高人,也不知道刚刚自己的举动有没有得罪高人,如果有的话,想来老爷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布阵师不可怕,可怕的是炼器师,能布出邪灵阵的布阵师大多都是实力不弱的炼器师,得罪了一名布阵师没什么,但得罪一名炼器师这显然就是一件非常不理智的行为,虽然炼器师的实力不怎么,但炼器师的朋友分部非常的广,而能布出邪灵阵的炼器师的朋友网大多是一些高阶强者,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黄家能惹的,虽然不知道那名布阵师到底是不是炼器师,但那几率也是极高的,所以刚一出关的老爷子的这项措施也一项极其正确的决定,不过要是让那老爷子知道黄楚早在他没做这决定的时候就去客栈强抢民女后,他会不会狠狠的把黄楚暴打一顿。要是让他知道他所顾虑的炼器师是一名初学者的话,他的脸色不知道是何等精彩。

  “不好意思,让你们受牵连了。”见黄楚他们离开后,那名一直没开口的青年,终于对着羽墨他们笑了笑,歉意的道。

  他知道羽墨的实力不弱,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这客栈的话,黄楚他们就不会到这客栈寻人,也就不会撞见羽墨,最后还让他们有机会强抢民女了。所以总的来说,青年还是有点责任的。羽墨扫过青年四周流动的能量波动,嘴角微微勾起,形体巅峰,这天赋也能是顶尖的了。

  “为了表达歉意,朋友今天的这顿早餐就算我的了,对了,我叫极罗残风,不知道朋友该怎么称呼呢?”

  这人的实力不弱,如果可以结交一翻,将来绝对是一个大助力,极罗残风心里想道。

  羽墨自然知道极罗残风的心思,当即微微一笑拱了拱手道:“本人姓羽,单名一个墨字。”

  “原来是羽公子,今天也多亏了羽公子帮忙了,要不然若是让黄楚也插手的话,我俩还真难应付起来”极罗残风微笑道,随后手一动,意示羽墨坐下,自己也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不久是些形体初期的垃圾嘛,干嘛说的我们那么弱似的”刚刚坐下,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青年有些不爽的道。

  “别说话。”极罗残风轻声呵斥了下,见那人撅着嘴不再说话,前者才笑道:“不好意思,献丑了,这是我的弟弟,其名为极罗修。”

  闻言,羽墨才望了下那名青年,一望之下,他的脸色却变的有些点古怪了。

  这名男子,身体略有些消瘦,其脸洁白的如同美玉,两颗大大的眼睛如同清澈的湖水,美丽而动人,这双眼睛如果刻在女人的身上绝对可以称之为美瞳,但刻在这男子的身上却也变的俊美无比。不过令羽墨脸色便的古怪的并非这双眼睛,而是他的脖子,脖子上居然没有喉结,这世界的上不知道所谓的人体构造,所以根本就不会知道没喉结代表的什么,但羽墨可不是这世界的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见羽墨一直盯着自己看,那名‘男子’顿时恶狠狠的瞪了羽墨一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吗?”

  羽墨哑然一笑道:“这名公子为真幽默。”居然会这么有些的女子,居然女办男装,看来她的脸部是经过易容的,不过以羽墨的眼力居然看不出她原本的脸,显然那名帮此人易容的人的实力定是在金丹之上,这让羽墨对这名女子产生一种不小的兴趣。

  “对了,不知残风公子来此的目的是否是想成为独罗宗的弟子?”羽墨拿着茶杯轻轻品尝起来。

  极罗残风道:“我这次前来的确是为了通过独罗宗试炼成为其弟子,其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此刻没有相应的体修功法和老师的指点,想来独罗宗能在修真界上有如此成绩这私藏应该也不会太差”说着不由的一笑。

  其实羽墨这次要加入独罗宗的目的主要是想了解下这个世界的一些事迹,而在帝罗帝国这个凡界的小国家里自然了解不了,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加入宗派了,而且现在羽墨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而要提高实力自然需要一个比较好的环境,独罗宗里的环境正好适合。

  羽墨略微沉吟,随即道:“残风公子是想两个人去独罗宗?”

  极罗残风望了望羽墨的脸,随即微笑的道:“如今我们得罪了黄家,虽然今天他们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但他们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如若可以我们愿意陪羽公子一起上路,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闻言,羽墨也不做作,微笑的点了点头,他的实力自然不畏惧所谓的黄家,之所谓他会问那一句,主要的原因是,羽墨可不认识前往独罗宗的路,而极罗残风两人正好可以当成指路人。

  就在两人谈笑的时候,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响起:“如若可以,再加上一人吧。”

  一把长剑啪的一声拍在了羽墨等人的桌子上,一名面带面纱的女子在桌边坐下了。

  这声音怎么有些熟悉,羽墨望了望那名女子,眼中有些疑惑,这名女子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在面纱的阻隔下,羽墨也看不清来人的真面目,最后也只能放弃继续观察下去的心了。

  “你是?”极罗残风皱了下眉头,这女子把剑放在桌上的举动让他略有点不爽。

  “呵呵,名字只是代号,本小姐不方便透露”女子呵呵一笑,轻轻的道。

  随后女子继续道:“极罗家的二少,微凌门的少门主,这两个名头放在这个国家里跺跺脚可都是让整个帝国都发抖的呀,没想到今天居然能有幸看到你们聚集在一起。”说着女子那妖媚的眼睛扫了扫二人,嘴角挂起了调皮的微笑。

  羽墨眉头一皱,这里离微凌门最少也有将近几千里路,所以在这里能认出他的人寥寥无几,而这女子居然一言便到处他的家门。

  有这想法的不知羽墨一人,就脸极罗残风也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即眼睛微眯的盯着女子,感受到女子身边环绕的能量波动,顿时心道,这女子不简单。

  “你到底是谁?”几乎同时羽墨、残风二人同时出口询问。女子嫣然一笑:“还是那句话,不方便透露,不过你们不必害怕,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

  羽墨微微一笑,这女子有些古怪,不过其实力也只是在荡剑期左右,对他还构不成威胁:“好吧,独罗宗的开场时间是明天,我们明天早上便动身,你要来的话就早点到。”

  见到羽墨同意,女子微微一笑,站起身,随后一个转身,略带着幽香的香味在风的带领下闯入了羽墨的鼻子,女子道:“明天早晨再见。”说完女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极罗残风疑惑的望了羽墨一眼,他有些不明白羽墨为什么要让那女子加入,在他看来那女子绝对是他麻烦人物,能不理会最好就不要理会,而羽墨却答应了她的加入。

  望着极罗那疑惑的眼神,羽墨轻轻一笑:“残风公子不必介怀,如果那女子敢做出一点出格的事的话,我自有办法应付,不过如果不让其加入的话,我想我们的名号会在她的口中变的格外的响亮,以后那麻烦事就会连续不断,与其让其离开我们身边散播我们的事迹,给我们找麻烦,还不如让其跟在我们身边,以便我们监督她。”

  闻言,极罗残风点了点头,这也是,自己的身份被认出,那如果女子到处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的话,或许以前的仇家看不会放过这一个好机会,从而让自己的麻烦接连不断,这也是个把柄呀,想到这极罗残风也只能接受了:“居然如此一切就按羽公子的想法进行,我先告辞了,准备明天的一些事宜。”

  ...

  竖日,早晨的阳光如同黄金色的光线洒在大地上,为大地穿上了一身黄金色的薄纱,在客栈的门口外,五名年轻人正站在那里。

  阳光洒在一名青年人脸庞上,露出了羽墨那张俊秀的脸。

  羽墨扫了扫刚刚集合完毕的众人,嘴角微微一勾,大手一挥:“出发!”独罗宗,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