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由远及近飞速而至的是一坨云,嗯,是一坨。

  当然,说一坨显然不是很恰当,应该用一头来表示更加合适一点。

  关于修真者驾驭的云朵,不论是从云瑶姑姑那里看到的云,还是刚才那个叫一凡的修真者脚下的三色祥云,抑或是前世电影电视上看到的仙人所架的云,无一不是美轮美奂,飘逸出尘,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但这头云实在是太奇怪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无论谁第一眼看见,都不会把他当成云,而只会把它当成一头牛。

  是的,是一头牛。无论是牛头、牛脖、牛腿、牛蹄、牛角、牛尾,一应俱全。

  当然,没有看见牛眼牛牙牛舌和牛毛,但是只要你能看见的地方,无一不向你提示,这是一头牛,是一头公牛,是一头彪悍的公牛!

  赵毅一眼看见这头云的时候,便想起了前世曾经见过的西班牙的斗牛。

  能将云整成这幅德性,难怪真人的徒弟们忍不住发笑,真人脸色发黑,赵毅差点把眼珠子掉地上摔成八瓣。

  到得近些的时候,赵毅发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头牛云上面居然骑坐着一个非同一般的大胖子。

  嗯,大胖子不稀罕,赵毅见过前世的相扑运动员;令赵毅震惊的是这个大胖子乘云和驾云而行的方式,他居然是骑坐在牛背上面直冲过来的!

  赵毅见过云瑶站在云上,脚下腾云飘然而去,那当真是风姿绰约,飘逸万分;刚才那位,三色祥云腾空而去,那也是稳重从容,悠然自若,仙家的仙风道骨雍容之气尽显无遗。

  但是胖子这牛云,那是低着头飞速而至,便恍若野性十足的野牛恶狠狠的冲撞过来一般。

  到了广场之上,胖子两腿一夹,牛云消失不见,胖子的脚一落在地面之上,全身肥肉便是一阵的乱颤。看着胖子胸前、腹部以及腰部的肥肉大幅度的上下晃动震颤,赵毅心中顿时闪过N个词语进行形容:行云流水,波涛汹涌,一浪接一浪……

  胖子往真人面前走了两步;只这两步,那肥肉……真是晃人眼目啊。

  赵毅觉得这胖子如果和别人干架,不用出手,单单这满身肥肉一晃牛云一招的,就能把对手笑死。这算不算不战而屈人呢?

  来到真人面前,一屈膝,跪在了地上,口中说道:“弟子见过师尊,师尊安好。”说着,努力的将头往地面碰去,只是肚子实在太大,仅仅是跪着,肚子便已经完完全全的垂在了地上;这头,那是无论如何也磕不到地上去了。

  真人显然也是习以为常了,挥挥手说道:“起来吧!”语气颇为不善。

  胖子直起腰来,双手托了托腰间的肥肉,站起身,低头等着真人训示。

  “你这云是怎么回事,怎么这般摸样?”真人强压着胸中怒火,斥道。

  胖子低着头,诺诺的道:“回师尊,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弟子入了腾云期聚云成形的时候,就这样了。”

  真人大怒道:“你抬头看看天上的云,再看看师兄师姐们的法云,哪有你这般摸样的云的?”

  胖子微微抬头,偷偷瞧了眼真人,弱弱的说道:“师尊,你教弟子的聚云之术,乃是借物拟形,用最熟悉的物事来拟出法云的样子。可是弟子最熟悉的只有两样东西,若是拟出另外一个样子来,我怕师尊会更生气。所以……”

  “你这样的法云,我就不生气了?我就舒心了?”真人显然是怒极,这一声喝斥,声音都大了不少。

  这时,芷云真人走了过来,劝道:“鹤鸣,算了算了,小七都已经聚出法云了,现在说这个已经是迟了,又不能让小七散了法云重新聚过,就这样吧。啊!再说了,若是真个拟出另外一个样子来,那不更加不得了?”

  张真人哼了一声,说道:“就你宠着这帮小子!若他敢那样做,我废了他的修为,将他开革出山门去!”真人一怒,气势犹如山崩地裂,实是非同小可;胖子额头上冷汗直冒,一声不敢出。

  真人原本还想骂几句,可是看胖子一副受惊鹌鹑般瑟瑟发抖的样子,收了怒色,叹了口气,说道:“都跟我进来罢。”

  说罢,袍袖一拂,当先而行。

  芷云真人随后而行,在胖子挨骂的时候悄悄上来的大师兄拍了拍胖子的肩头,笑了笑,转身跟上。

  胖子用袖子擦了擦满脸的冷汗,也跟了上去。

  进了殿来,各自落座,赵毅便在真人旁站了。

  真人说道:“定乾之事,你们都知晓了吧?”

  众弟子略略欠身,齐声说道:“已经听师娘说过了。”

  真人捋捋长须,说道:“这次定乾的事情,多亏了我身边的这个娃娃。”看了看众人,又说道:“这娃娃是谁,你们想必都知晓了吧。”

  众人点头,其实赵毅一出现,大家就都知道了,也知道这是真人要为赵毅安排授业师傅了。

  赵毅的事情,各位师兄弟已经从定乾、云瑶、思雨以及师娘的口中知道的清清楚楚了,对赵毅的悟性和品性都是颇为看重的。

  真人门下的各位弟子当中,大徒弟朱一凡,二徒弟白天羽,四徒弟宫商都已经各自收了几个弟子;只余三徒弟定乾、云瑶、以及刚入腾云期的胖子还未收徒。

  虽然明知道这三人收赵毅为徒的机会最大,尤其是云瑶,跟赵毅比较熟稔,又是腾云期的修为;但是,谁会嫌弟子少啊?尤其是听说了赵毅这般的悟性和品性,所以一个一个正襟危坐竖着耳朵仔细听着。

  “师傅,您是要给赵毅安排个授业的师傅吧?我愿意收他为徒,我愿意啊!师傅,我已经到腾云期了,能收徒弟了的,您考虑考虑我吧?”胖子噌的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大声说道。

  从盘膝而坐到站起发声,还真是难为了胖子;胖子以硕大的身躯,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迅雷不及掩耳,抢先叫了起来。

  众师兄弟一听,顿时对胖子怒目相向,这死胖子,忒不地道了,有这么抢徒弟的么?

  看真人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云瑶首先不依了,站起来说道:“爹,我跟毅儿熟的很,我做他师傅最合适了。”

  原本站在云瑶边上的思雨也不管不顾的跑到赵毅身边,拉着赵毅的手,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胖子。

  这时,大师兄朱一凡捋捋胡子,笑着说道:“师傅,弟子已经合神二品,若是师尊同意,弟子便收了这个徒弟也是无妨的。”思雨哼了一声,敌意便转向了大师兄。

  二徒弟白天羽对真人说道:“师傅,大师兄都五个弟子了,我才两个呢。”

  四徒弟宫商刚刚站起身来,一看众人争的激烈,张了张嘴,又坐了回去。

  思雨此时已经张着双臂拦在了赵毅身前,咬牙切齿,恼怒的目光一个一个看向殿内的众人,那样子便如母鸡护雏一般。只是思雨小小的身躯,稚嫩的脸庞,配上一对瞪得再大也还是十分卡哇伊的眼睛;做出这般敌视的样子,除了更添几分可爱之外,好像也没啥威慑力。

  赵毅看着这场面,不由得发愣,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呃,原来自己是这么抢手的啊?

  云瑶气鼓鼓地瞪着和她抢徒弟的几位师兄弟,还待再说,真人手一举,制止了众人说话。

  赵毅知道,真人这是要宣布谁收自己为徒了,如果以赵毅自己选择,这师傅当然非定乾道长莫属。

  但是看这意思,道长还未到腾云期,没有收徒的资格。更麻烦的是道长失去了将近四十年的记忆,已经不记得赵毅了。所以赵毅这个想法显然不太可能实现了。

  除去定乾道长,云瑶姑姑显然是赵毅最愿意拜为师傅的。

  此时真人的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都落座。

  看众人都坐下后,真人缓缓说道:“毅儿的情形与其他人不同,修行的路子便也要与他人不同。所以,在回山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你们师兄弟谁做他授业之师最为合适。”

  真人这一说,众人的目光顿时便集中在了胖子身上。

  果然,真人开口道:“小七,如果我把赵毅交给你,你能保证教好他吗?”

  胖子向前急迈一步,身上的肥肉再一次荡漾不停。胖子一双肥厚的大手,在胸脯上拍的“梆梆”直响,大声道:“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尽力教导赵毅,不负师尊厚爱。”说着话,脸涨的通红,小小的眼睛里放射着兴奋的光芒,仰着头,慷慨激昂,活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哦,不!是斗胜的公牛。

  思雨“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真人招手将思雨唤了过去,宠溺地摸摸思雨的头,说道:“小思雨莫哭,你赵毅哥哥的情形非同一般,爷爷我这么安排,也是思忖良久;唯有行非常之法,方能救你赵毅哥哥的性命啊。”

  看思雨停止了哭泣,对赵毅说道:“毅儿,小七就是你授业师傅了,你需勤加努力,莫要负了你父母的心愿啊。”

  赵毅跪下向真人磕了个头,应道:“是。”

  真人点头说道:“去吧,向小七行拜师礼去,我等修真之人虽然率性求真,不拘俗礼,但这师徒之礼还是不可废的。”

  赵毅又应了声是,站起身来,准备转身去胖子面前行拜师之礼。

  这时真人又说了句:“一向小七小七的叫惯了,都没告诉你小七的真名。好叫你知道,你要拜的这师傅,在我门下排行第七,名字叫做庖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