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谁?……”东方烨听到背后那阵风铃般的问候声,急促地回过头。但是这回他并没有腾起阵阵杀气,而是平静而惊讶地回头。或者是那清灵的声音冲洗了那暴戾的杀气吧。

  东方烨回过头,只见绿雅的森林里一个黑色的身影伫立在他的面前,清秀的面容让东方烨痴痴地盯着,正是史灵茵。“啊,真的是东方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史灵茵惊讶而欣喜地问道。“额……”东方烨低下头,没有说话。

  “东方大哥,是心里有什么事吗……”皎洁的湖面,映衬着两道秀丽的身影,正是东方烨和史灵茵的倒影。两人静静地坐在湖泊旁,史灵茵关切地问候道。“哎,我觉得很迷惘……”东方烨顿了很久,才静静地吐露出心中一直的压抑:“我一直潜伏在东瀛忍者内,其实我是卧底……”东方烨首先说了句最重点的话。“嗯……”史灵茵听后,虽然也是惊讶,但是那种惊讶是稍纵即逝的,紧接着她的脸上是泛起出水芙蓉般纯洁灿烂的笑容。她的笑容对于东方烨来说是非常鬼魅的,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是欣喜的。在史灵茵心中,东方烨一直是好人,绝对不是江湖传言般冷酷无情:“呵呵,我就知道东方大哥绝对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史灵茵的微笑是那么的坚定。

  “……”东方烨顿了下来,脑海中一片虚无。他的心波澜不惊了很久,然后接着说道:“当时东瀛忍者的首领见我做事冲动,容易挑拨,所以就抓了我回去以东方堡主是我的杀父仇人为由进行离间。当时武林群雄对东瀛忍者这隐藏的暗涌一筹莫展,为了将他们连根拔起,我将计就计……”东方烨滔滔不绝地说道,是那种发泄的滔滔不绝。“其实就算爹和娘,他不是我的生父生母,我并不在乎。毕竟他们对我的爱是无异的。于是我和爹,整座东方堡,甚至整个中原武林反目成仇。为了夺得首领的信任,我不惜杀害各位武林人士,甚至我的未婚妻……”说道这里,东方烨不禁抽噎了一下,昔日冷傲地双眸开始湿润。史灵茵听后便把方才应有的惊讶端了上来:“啊,未婚妻……”史灵茵碎碎念道。

  “一直以来,我认为:要成大业,就无忌情感。那些君主,霸王,何尝是计较情感的得失。情感是成功最大的束缚。所以,为了能够造福武林,我不惜一切代价。直到那天,我亲手杀了依风……”“噢?东方大哥的未婚妻叫依风啊……”史灵茵又念叨着。“在击毙依风的那一刻,我的心顿时一阵抽搐,那种伤痛,莫名的忧郁。直到东方大夫前些日子的开导,我才理解到情之所在。若能让我重新选择,我不要再做卧底,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和爹娘,依风过些简单的日子……”说完,东方烨开始抽噎着,双眸饱满泪花。

  光滑如镜的湖面上,两个身影温馨地交织在一起,正是史灵茵拥抱着东方烨。东方烨被抱住的一刻,心里有一丝温暖游遍全身,那种感觉与自己和赵依风一起的感觉非常相似。良久,史灵茵才恋恋不舍地松开紧抱东方烨的双手,看了看东方烨那俊俏的脸庞。东方烨脸上的泪水已经被风干,松开史灵茵的怀抱后,静静地看着她,呆呆地说道:“谢谢……”

  “啊哈哈……”突然鬼魅的奸笑声在东方烨史灵茵身旁响起,东方烨警惕地扫视四周,摊开双臂挡在史灵茵前面,双手凝聚着浑厚的内劲。紧接着,东方烨面前窜出两个黑影。东方烨正要运掌攻过去,但是攻出去和收回来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是你们?!……”东方烨惊叹道。

  只见那两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唐枫和丁晨。他们两人的脸上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唐枫的笑容中带着半点忧伤,这一点,或者只有他清楚。“就知道东方兄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丁晨哈哈大笑对东方烨说道。东方烨先是一惊,然后就卸下劲,垂头丧气,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一旁的史灵茵面红耳赤地问道,脸羞涩地侧过一旁。“刚刚师兄说你离开多时,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我们就四处找你了,没想到你和东方兄在一起啊!……”丁晨说道。“那你们……”史灵茵结结巴巴地说道。“呃,该听到的我们有听到,不该看到的我们没看到!哈哈……”丁晨笑得很灿烂,唐枫的笑容渐渐黯淡。

  “东方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唐枫关切地问道。“呃,不知道。”东方烨目无表情地摇摇头。“不如加入我们吧!……”“加入你们?……”“嗯!我们现在正在寻找东瀛忍者的巢穴,如果有东方兄的加入,提供情报,我们就会得心应手!……”唐枫和丁晨字字珠玑地说道,一旁的史灵茵也争着期盼的眼神。“呵!我现在根本没什么情报可提供给你们。自从迷雾森林一役,首领做事越来越谨慎。而且之前在天都峰杀害爹后,他已经瓦解我在‘弑’的势力。过几天,伊贺和藤武会来接应我,到时候我还有任务……”东方烨唯唯诺诺地说道。“瓦解了你的势力还要和你接应?恐怕柳泽次郎是要杀人灭口吧……”丁晨说道。“不知道。应该是吧。”东方烨很淡定地回答道:“不过如果被杀了,也没关系。反正我早无立锥之地了……”东方烨说得很黯然。“东方兄,天色不早了,不如先赶紧找个地方歇歇脚。记得不远处有座小镇,不如今晚我们就到哪里歇脚吧。”丁晨提议道。“嗯……”东方烨点点头。

  夜深人静,月光已经羞涩地躲入云层。夜幕铺天盖地地覆盖整座小镇,唯一的光线是来自天上璀璨的星星和唐枫房内的灯火。客栈屋檐上,一个黑色纤瘦的身影妩媚地躺着,静静地欣赏天上朦胧的夜色。

  “是谁?……”客栈房檐上,两道惊讶的声音传来。不一会,一道温声细语传来:“啊,原来是唐大哥啊。你怎么会来这里……”话说那道妩媚的身影正是史灵茵。“噢,史姑娘啊。哎,每次有什么烦心事我就会躺在屋檐看夜色。”“呵呵,我也是啊。”史灵茵灿烂地笑道。虽然夜色黯淡,不过唐枫还是依稀能看到那动人的笑容。“唐大哥,你在烦什么啊?”“担心着东方兄的事。”“呃,我也是啊,现在中原武林都视东方大哥为仇敌,东瀛忍者里除了那名叫山藏的忍者对他好点之外,他的首领也已经对他不信任了……”“山藏?咦?你怎么知道……”唐枫顿时问道。此时史灵茵才一五一十地把在衡阳城云来客栈内和山藏狭路相逢的事告诉唐枫。“噢,原来如此,难怪那几天你都心神不定。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唐枫责问道。“怕让你们知道会对东方大哥不利啊!……”史灵茵声嘶力竭到。“哎!我们一直也很看好东方兄,一直没放弃他……”唐枫见到史灵茵这么大感触,心平气和地安慰道,心中那股辛酸比暴雨梨花针带来的疼痛更加凌厉。“好了,夜深了。早点休息吧。”唐枫转移话题。“嗯……”

  晨曦温暖地穿透窗户洒入客栈内每一间客房,鸟儿在窗外欢快地叫唤着。东方烨,唐枫四人围在一张八仙桌边,正襟危坐地商量起对策,为东方烨做下一步打算。“东方兄,既然过几天伊贺,藤武会在云来客栈会合,不如我们就在云来客栈伏击他们,让‘弑’缺少左右手!……”丁晨的提议一出,东方烨顿时点点头赞成,唐枫和史灵茵也没有意见。于是他们四人便离开客栈,往衡阳城折返而去。

  自从衡阳客栈被东方烨和山藏当日大闹一番,至今也未能重新开张。一直视衡阳客栈为仇敌的云来客栈也正因为如此,确确实实变成了客似云来。只可惜山藏行事缜密,否则若是让云来客栈的掌柜知道东方烨就是拯救他生意的人,必然会有优待。东方烨一如既往地住在那间客房,唐枫三人则住得相对偏远些,以便静观其变。

  一天后,东方烨,唐枫,史灵茵依旧在守株待兔,丁晨突然急骤地叫他们迅速离开云来客栈,北上而去。东方烨三人看着那急得大汗淋漓的丁晨,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