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师兄,怎么了?”声源赫然就是那名大长老发出的,看着见了鬼的大长老,三长老也就是那个女子疑惑询问。

  怒天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不过他的心里却有些疑惑:为什么我看不出羽墨这小子的实力呢?

  虽然怒天否认自己发现了什么,但望着脸色有些不对劲的师兄,三长老也微眯着眼睛观察了下羽墨,突然她的表情也微微一变,为了不让人有所察觉,大长老马上转移注意力:“羽怒,你这一次推荐的人选就是羽墨吗?”声音中透出了淡淡地不满之意。

  羽怒从羽墨进来后就笑容不变,当他听出了怒天的话中华后,他还是的神情也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淡淡一笑:“是的,或许你会感到惊讶,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的羽墨已经达到了荡剑期,已经有机会进入考核了”

  怒天皱了下眉头,他成了荡剑期了?还记得上次见到他,他还是剑初期,这怎么可能,怒天的心里有些震惊,但先心念一转,那又如何,说破天,他现在也就是一名荡剑期的剑修而已,怒天重新抬头了:“掌门大人,还记得派里的规定吗?”

  听到这,羽怒愣了下,随即皱了下眉头。

  以前有了进独罗宗修炼这项想法后,羽怒的确和四个长老做了一个约定,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约定慢慢的就转变成了规定了。

  通过家族推荐的名额有两个,开始时两个名额都是由掌门人亲自选定,不过选定后的人都必须经过四个长老的挑选,如果长老们不满意,也可派出自己得意的弟子跟那个候选人切磋,只要自己的弟子能胜过候选人,那么就可以替代他的位置。

  这次羽怒选的两个名额分别是:怜梦,羽墨。怜梦的底子是门派里的人有目共睹的,所以她算是通过了四长老的审核了,而羽墨就不同了,他在长老们的印象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剑初期剑修者,属于刚刚踏入修真行列的人,而羽怒却突然说此人已经进入了荡剑期了,这就让长老们有些不爽快了,去除羽怒的话的真假不记,那也不能派一个刚刚进入荡剑期的人去考核啊,难道门派就只有一个荡剑期剑修者吗?其他的荡剑期剑修会输一个刚刚进入荡剑期不久的人吗?抱着这几个问题,长老们就由话可说了。

  “我想我可以推荐我的弟子跟羽墨切磋下了”怒天微微的道,手伸出对着坐在一旁的一个青年人挥了挥手。

  青年人向怒天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慢慢的向怒天走了过去,微微弯下腰道:“师傅”

  怒天微笑的点了点头,他对这个徒弟还算挺满意的,点过头怒天转向羽怒道:“这次我推荐的人是孔炎,他的付出和成长,相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从他几十年前入山,到最近的一两年里他就步入了荡剑期,此刻已经达到了荡剑中阶了,以这种天赋,我想已经可以跟掌门大人推荐的人切磋下吧”

  羽怒嘴角不可察觉的跳了跳,刚想回答,突然又有人发言了。

  “二师兄,这次也算我一份吧”这是三长老的声音,此刻在她的身边多了一名有些青衣女子,女子的脸色有些冰冷,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一般,三长老指了指女子道:“这是我的推荐人,紫寒”

  听完来人的介绍后,羽怒自然知道这两名长老的意思,他们的意思就是羽墨根本就没资格参加独罗宗的审核!也同时在质疑自己的眼光!如果羽墨真的输给他们俩的话,自己这个掌门的威严可就会被他们削弱,到时可能掌门的位置都保不住!

  就在羽怒刚想说话的时候,一声淡淡的青年人的声音传出:“羽墨,随时奉陪!”

  听到这个声音的众人纷纷愣了下,也连羽怒也不例外,众人的眼光纷纷投向了羽墨。

  只见羽墨挂着淡淡的笑容望着那两名长老,这两人存心用破坏自己父亲在微凌门建立的威严,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破坏!这让不喜欢发怒的羽墨颇为恼怒!

  大长老看着眼神不善的羽墨,皱了下眉头,心道:这小子该给点教训,不然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听到羽墨的声音紫寒也可察觉的皱了下眉头,一声冰冷的脆响从她口中吐出:“紫寒,奉陪”极短的四个字,不过,这四个字足以表明紫寒心里的愤怒,羽墨实力本来就不比自己高多少,现在居然敢同时接受自己和木念的挑战,这根本就是愚蠢!而紫寒最看不起的就是愚蠢之人了!

  “呵呵,羽墨小朋友果然有胆气,居然敢接受我们二人的挑战,孔炎也对你有些佩服”虽说是佩服,不过他的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鄙夷,对羽墨这种人,感觉就不需要太过抬举。这是孔炎心中一直坚定着的想法!

  见到这种情况的羽墨不怒反笑:“师兄请别搞错了,现在不是我接受你们的挑战!而是我挑战你们!早听闻门中人道‘北有孔炎,西有紫寒’,我倒想领教领教,这句话是否是浪得虚名!”

  孔炎愣了,随即脸色变的极其冰冷:“哼!孔炎接下了!希望你不要为自己说的这句话后悔!”

  紫寒身子也同时一僵,脸色仿佛镀上了一层冰霜,她低着头,声音仿佛冲冰窟传出似的冰冷:“紫寒接下了!”

  坐下的灵心表情颇为古怪,这娃子的这一手硬生生的把主动权移到自己的手上,还间接的把对自己父亲的威严威胁转移到了大长老和三长老身上,现在这样一来,如果羽墨输了最多别人只能说是羽墨不自量力,但如果是紫寒和孔炎输的话,那直接损害了大长老和三长老的威严了!羽墨露出的这一手,这让灵心对羽墨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绪和好奇,在她的记忆力,此人根本就不会这些诡计,那时的他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心里的情绪都写在脸上害怕别人不知道一般,但眼前这个人却没有给她那种感觉,羽墨波澜不惊的微笑,让灵心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小鬼的心思,他这变化怎么这么大?

  在灵心想事情的时候,羽怒轻轻的一挥手:“好了!你们可以停下来了,切磋在明天早上开始,不是现在!各位现在可以散了!”

  众人纷纷的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兴奋,明天又会是一场好戏。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大长老和三长老。

  此刻他俩对阴沉着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在那个小娃娃的手上吃瘪了。

  二长老萧天玄识趣的离开了,偶尔带着微微惊讶的眼睛望羽墨,这几年这小家伙进步居然这么大。

  当所有人都散开后,只剩下羽怒坐着,望着空荡荡的主殿,他突然笑了,哈哈!没想到这小子还会为我着想!太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