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一场比赛过后是休息的时间,休息的时间一过,羽墨再次慵懒的向擂台走去了。

  “紫寒在微凌门里已经整整修炼了20年了,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到达了荡剑中期的水平,据我现在的观察,此刻她已经是名荡剑期高阶的高手,她的实力远远的高出孔炎几倍不知,你刚下一定要小心”回想着刚刚自己父亲偷偷传音告诉自己的话,羽墨淡淡一笑,荡剑高阶。重新回到了擂台,此刻擂台上已经站立着一名女子了,女子身穿淡蓝色的裙袍,腰间系着深蓝色的带子把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完全的展露出来,傲人的双峰也同时被衣服勒紧,整个身子的凹凸曲线,更加的完美了,擂台下的一些男子看到这纷纷的咽了口口水,再往上一看,那是一张冰冷的到了极点的脸,男子火热的眼神触碰到这张脸的时候仿佛都有一种类似降温的效果,让擂台下快流水的猪哥们都冷静了下来。

  一道白影闪过,羽墨那修长的身躯已经静静的立在擂台上了,他脸带的笑容正好和另一边的女子形成明显的反差,羽墨的笑容亲切和蔼,又有些温柔,而女子的脸上尽是冰冷,拒人千里之外。

  裁判望了望两人,然后也不会废话,手一动:“比赛开始!

  见羽墨上抬,紫寒只是微微的一躬身轻声道:“请!”

  说着紫寒也不啰嗦,身子一闪,场上顿时出现一道白影,不过这道白影远远的比羽墨的快多了!场上顿时风声大作,在以白影为中心,一道不凡的气势从紫寒的身体爆发出来!震得四周围观的弟子们,纷纷退开了几步。

  观战台上的灵心不着痕迹的微皱了下,荡剑剑巅峰!以紫寒此刻的攻击速度和威猛的确已经有而来荡剑巅峰的实力了,这让灵心不由自主的为羽墨担心,一个刚刚进入荡剑期的新手怎么可能打的赢一名巅峰强者呢。想到这灵心扭过头,想替羽墨说说情,突然场上的变化让灵心愣住了。

  场上,感觉到紫寒的攻击羽墨微微一愣,旋即一笑,手一动,手突然触碰到紫寒高速移动的小手,一接触紫寒一愣,羽墨的手一转,紫寒犀利的攻击直接被这一甩一带化解了。

  这一招或许别人感觉不到什么,带紫寒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招式!

  这个招式真诡异,紫寒眉头皱了下,转头,她呆了呆:“你的长剑呢?”

  羽墨摸了摸脑袋:“那把剑已经不能使用了,我这里倒还有把剑,不过我怕会伤害到你”

  羽墨的这句话对紫寒来说自然就是光明正大的打击,紫寒眉头一皱,脸色一沉:“拿出来吧,你太小看我了”

  手动了动,羽墨无奈的一笑,现在貌似自己的身份是剑修,而不是纯修真者,不能太突出呀,羽墨微微一笑,既然要当剑修就要当既然那把剑已经废了,那么……羽墨手一动,顿时一阵轻鸣声传出,随着声音传出,一只白玉般颜色的长剑出现在羽墨手中,羽墨随意的玩弄着手中的长剑心道:还是八星法器比较习惯。

  听到剑鸣声的众人,纷纷侧出了头,想看看羽墨到底拿出了什么东东。

  在观战台的长老们也纷纷的望了下羽墨手中的长剑皱了皱眉头,他们根本没有能从长剑上感觉到气息,那是把普通武器?不可能,有着掌门做父亲的人是不可能拿出这种剑出来的,想着想着,长老们纷纷望向了羽怒,而此刻羽怒的脸全黑了下来了,看着他的模样,长老们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羽墨去出的武器显然不是掌门人希望取的,那就已经够了,这就代表着这是羽墨自己的武器,而不是掌门人交给他的。

  看来那应该就是普通武器了。大长老冷冷的一笑,看来刚刚他原本的那把剑应该在跟孔炎的对拼下坏的吧,孔炎乖徒看来有人给你报仇了!想着,怒天跟孔炎对望了一下,纷纷露出了微笑。长老看不出羽墨手中的极品法器,自然紫寒也看不出来了,她本来微微皱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应该也算一种另类的侮辱吧,居然取出一把普通武器还是怕伤害到自己,她刚想发怒,但一见到羽墨淡定的表情旋即一愣,再联想到刚刚的剑鸣声,紫寒也开始认真了,想来羽墨手中的剑必定不凡,不然那刚刚的剑鸣和羽墨淡定的表情要怎么解释!

  “这就是你的长剑是吗?那开始吧!”紫寒柳眉微挑,脚下一动,身体如同长长的白带朝羽墨飘来。

  小脚朝羽墨面前的地板一踏,随即小腰一扭,长剑顿时的剑尖顿时出现一道青色的剑芒,剑芒一出现长剑便赫然朝羽墨挥下,一股柔刚并济的压力顿时使地板上的石板飘飞而起!

  见到长剑挥来,羽墨不慌不忙的一转身,身体就如同游鱼如水一般,轻快,一眨眼的时间便绕过了紫寒的攻击,不过紫寒的攻击并非只一下,见羽墨闪过,紫寒的长剑也诡异的一转,也如跗骨之蛆紧跟羽墨的身影而动。

  场上的紫寒的攻击行云流水,身法有曼妙无比,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相对这只美丽的蝴蝶,羽墨则表现的很淡定,一点也不在乎四周出现的剑芒,如同游鱼一般,身躯诡异的扭动,躲闪。

  台下的观战者顿时感觉到一种视觉上的享受,看这两人的过招,就如同观察一篇美丽的书画一般。

  而在观战席上,二长老微微一笑对三长老道:“灵莹师妹,没想到你居然把你的看家之宝也传授给你徒儿了,为了去独罗宗修炼,你还真是大手笔呀”

  灵莹柳眉微蹙:“掌门师兄也不是一样,羽墨此刻施展的身法我从来没见过掌门师兄用过,而这种功夫居然能在我的流云剑法中坚持这么久,还能立于不落下风,我对紫寒的关爱跟掌门师兄相比还差那么一些呢”说到这灵莹停了下来,水灵的眼睛望向了羽怒。

  羽怒苦笑的摇了摇头:“灵莹师妹,我可不会这么奇怪的身法,这种身法我也跟你们一样,从没见过”

  闻言,长老们包括灵心都疑惑了,连掌门师兄都不会的身法而羽墨却会?

  随着众人的讨论,场上的战斗已经进入的白热化了,此刻两人心有灵犀的分开,他们都知道如果在这样下耗下去也分不出胜负,而且两人的灵力也不多,如果在这样打下去也只能是徒劳的。

  分开后的紫寒的眼中有掩不住的惊讶,刚刚的对招中羽墨居然能在她的攻击下镇定自若,而且还生生支持到现在,虽然说那套身法很诡异,但自己的流云剑法也不弱才对,就自己荡剑期巅峰的实力,他不应该能支持这么久,但事实上他偏偏支撑到了现在。

  不过紫寒可以肯定的是羽墨的确打不过自己,因为自己攻击的时候他只是一味的躲避,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虽然羽墨的淡定的表情让她疑惑,但没攻击自己,这就是个事实。

  紫寒望着面前的羽墨,也不理会被他们弄到残破不堪的场地,冷冷的对羽墨道:“羽墨师弟,这次我们就一招决胜负吧!”

  “好吧”羽墨淡淡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了。

  四周的弟子们一听到两人的对话,他们纷纷感觉眼前一亮,顿时神情紧张的注意着场内的变化,就连观战台的大腕们也纷纷注意着场上的一丝丝变化生怕自己错过什么。

  场上的紫寒的气势慢慢的飙升,隐隐的在紫寒脚下的石块也由于压力的原因慢慢的飞起,随即化为粉末。

  感觉到紫寒庞大的气势,周围的一些实力不强的弟子纷纷的倒下,而那些中等实力的还能勉强的站着。

  反观羽墨,此刻他仿佛是如同波浪上的小船,在紫寒的气势下摇摇欲坠,但偏偏不翻船。

  紫寒见到羽墨的情况,她眉头微蹙下了,手中受手中的常见在她的灵力的灌输下发出了一声剑鸣,见长剑的剑芒越来越长,羽墨微眯了下眼,她手中的长剑应该是在五星以上,否则是不可能抵挡住荡剑期巅峰的全部灵力灌输的。

  突然紫寒的身子一颤,四周那么凌乱的灵压开始合拢,重新凝在紫寒的身子四周,在羽墨这边看,隐隐的可以看出一到淡黄色的光将紫寒包裹着,当灵力全部合拢之时,羽墨发现此刻紫寒的实力居然比刚刚不知增加的多少倍,显然她是想把自己的所以的灵力全都放在这一击上了。

  见到这情况的羽墨心里笑了,但他可没有表现出来,外表中羽墨还紧皱着眉头,身子轻轻颤抖,仿佛是被紫寒散发出来的气势震撼到了似的。

  紫寒见到羽墨苍白的脸色后也不由得意的一笑,可惜这个笑很浅,也只有在羽墨这个角度才能勉强看的见。

  气势爬到顶峰的紫寒脚下一动,一道比原来快上十倍不止的白影飞快的向羽墨射去!

  羽墨也拿出了长剑想遇敌,但突然紫寒在半路变招,手中长剑乱舞,顿时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道淡青色的剑网,那阵势仿佛想将所有进入剑网的东西都撕裂一般,而羽墨就在剑网的覆盖范围之内!

  “玉女幻剑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