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皇甫紫逸心中本就计划怎样让骆方在她的同学中名正言顺,而且现在她对骆方这个异能者充满了好奇,突然萧语心问起,她脱口就把心中计划好的说了出来。

  “你男朋友?”萧语心疑惑道:“他上哪儿去了?”

  “可能是上厕所去了吧!刚刚还在我身后。”皇甫紫逸摇头,“怎么?你认识他?”

  萧语心感到一阵心神不定,并没有回答皇甫紫逸,而是道:“你跟我说说,他长什么样?”

  皇甫紫逸正准备开口说话,突然一道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皇甫小姐,千万不要告诉她我长什么样。她是我一个故人,我现在暂时不想见她,麻烦你了!”

  “啊!”皇甫紫逸吓得的叫出了声,忙伸手捂住嘴巴,但还是惹来周围同学投来惊讶目光。

  萧语心忙问:“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皇甫紫逸摇摇手,她非常聪明,一转念就知道刚刚应该是骆方这个异能者施展什么特殊异能在跟她说话。

  她故意清了清嗓子,脑袋里极速思考着,口中却道:“我认识的骆方,他是个大鼻子,小眼睛,嗯……嘴巴笑起来有这么大!”一边描述,一边夸张的用双手不停的比划着。

  骆方却在走廊尽头的男厕所里苦笑,他施展控神者技能传音告诉了皇甫紫逸,此刻当然也能听见皇甫紫逸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上次在蒙特利尔已经试过了,这次再来试试!”

  骆方对着镜子,脑中传来皇甫紫逸的说话声,全身骨头包括面部骨骼忽然都开始“咯咯”作响,面部肌肉也跟着开始不停蠕动。鼻子向外微微扩张,眼皮垂了下来,脸部两边的腮帮子也逐渐开始扩大。只是一会儿,骆方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大鼻子,小眼睛,大嘴巴。

  “嘴巴有这么大,到底多大?”骆方摇头咧着刚刚变成的大嘴苦笑。

  “不管了,就这个样子先进去再说!”骆方转身弓着背走出了厕所,向教室走去。

  萧语心听完皇甫紫逸的描述,心中失望,转身默默的走回座位坐下,想起了杳无音讯的骆方,心里涌起了淡淡伤感。

  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弓着背的陌生男子走进了教室,径直向皇甫紫逸走来。

  骆方把帽檐压得很低,即使刚刚晃眼看到他的人也不能确信刚才跑出去的那人是否是他。至于皇甫紫逸就更吃惊了,满脸惊讶的看着骆方,要不是她熟悉骆方这身衣服,此刻也根本认不出他来。

  骆方不光吸引了皇甫紫逸的目光,刚刚坐下的萧语心也抬头把目光投向了他,眼神虽然带着疑惑,但骆方却判定她此刻根本认不出自己。

  骆方紧挨着皇甫紫逸坐下,没等皇甫紫逸询问,就先低声开口道:“皇甫小姐是我,骆方。我是异能者所以能改变容貌,请你不要惊讶,我只是不想她认出我。”

  皇甫紫逸不再问话,只是满脸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梦境。

  过了一会儿,皇甫紫逸摇摇头,轻声道:“你……太厉害了,这异能……我简直想都不敢想!她,就是那个萧语心,她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你不想再见她?”

  此时前方的萧语心再次转头狐疑的瞧了瞧骆方,心中还是感到莫名的奇怪。

  骆方见状,不由轻声叹道:“皇甫小姐,恕我不便多讲,请容我保留一点隐私。还希望你不要透露出我的身份,不然我再也不能做你的保镖了!”

  皇甫紫逸若有所思的点头,心中猜到了点什么,突然面带诡异笑容,悄声道:“现在你不能叫我皇甫小姐,要叫我紫逸。我已经对他们说了,你从现在开始做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骆方眯着眼睛盯着皇甫紫逸,“你……哎,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你!”说完,骆方眼神复杂的看向萧语心的背影,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涌起了愧疚之感。

  皇甫紫逸此刻的心里却对骆方有了一丝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甜甜的,让她莫名其妙的心情变得愉悦。

  一整天的课终于结束。这一天的课,把骆方累的腰酸背疼。他也不禁纳闷,为什么他不喜欢学习却偏偏多次与上课扯上关系,上次是与骆情坐了一上午,这次又要陪皇甫紫逸上不知多久的课。一想到这些,骆方就感到头疼。

  下课后,皇甫紫逸收拾好书,一伸手亲密的挽住骆方走向教室门口。骆方虽然觉得有点尴尬,但却也不好多讲,只是硬手硬脚的与皇甫紫逸走出教室,背后似有似无的感受到了萧语心投来的眼神。

  “我这样,既能让她忘掉我,又能每天看看她,已经很不错了!”

  骆方感到心中酸楚,脚步僵硬的与皇甫紫逸下了楼,来到紫色跑车一旁。

  跑车内,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古雷看见皇甫紫逸挽住陌生面孔的骆方出来,脸上闪过惊讶之色,但却出奇的没有询问,而是替皇甫紫逸打开车门,待骆方也跟着上车后,又一声不吭的回到车上,驾车离开了学校。

  一路上,除了皇甫紫逸笑嘻嘻的与变回原来模样的骆方不时说两句话外,古雷一直没有吭声,连眼神也没瞟向骆方二人。骆方觉得古雷有点反常,但也没有多问。皇甫紫逸则是一副悠悠然的样子,丝毫不在意古雷这副表情有什么不对。

  回到家,古雷把车停好,下车与皇甫紫逸道别后就转身离开,整个人表现的异常冷静。骆方也告别皇甫紫逸回到自己住所。

  一到住所外,只见一群护卫热情洋溢的围着朱乐和那名迷彩帽男子,朱乐坐在中间一脸得意搂着迷彩帽男子的肩膀,正天南地北的聊着天,一会儿又伸出手左挥右舞,讲得唾沫横飞,周围人群和迷彩帽男子不时发出阵阵大笑,显然朱乐正在神化他的英勇事迹。整个场面丝毫没有了早上那剑拔弩张的感觉,众人相反都相处融洽,一幅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画面。

  “嘿,这臭小子,竟然还和这副队长不打不相识了!”骆方不禁摇头,感叹世事难料。

  朱乐瞧见骆方回来,拍了拍迷彩帽男子肩膀停止了交谈,穿过人群向骆方走来。迷彩帽男子向骆方友好的笑了笑,众护卫随即一哄而散。

  “怎么样,老大?那护卫队队长古雷没去惹你吧?”朱乐嬉笑道。

  骆方错愕:“咦,你知道什么?难怪我觉得古雷刚才不对劲,他到底怎么了?”

  “哦,没什么。”朱乐摇头晃脑道:“只是今天你可能惹怒他了吧!上午他送你们去学校后就回来找我和狄同的晦气。那时刚好我和皇甫文涛出去了,只有狄同在屋。我回来后听狄同说,那古雷丝毫不听他手下的劝阻,硬要故意对他找碴。狄同按耐不住,就施展预见技能与古雷在这场中比试,用双手就接住了古雷用改良型沙漠之鹰射来的七发子弹。古雷包括他那些小护卫个个目瞪口呆,比今天看见我掰手腕获胜还要惊讶。”

  看见骆方微笑,朱乐又道:“本来古雷是想先教训我们,等你回来后再接着羞辱你,谁知被狄同的手段彻底吓呆了。狄同也没有当场羞辱他。只是他后来听那副队长王昆说我们是异能者后,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收了枪离开。”

  “他可能只是意识到了与我们的差距,感到心灰意冷吧!”骆方猜测。

  “肯定是这样,不然怎么灰溜溜走了。我知道他肯定不会再敢去为难你,我猜得不错吧?”朱乐一脸得意。

  “对!我还纳闷他看见我施展的变形技能还那么冷静,原来事先知道我是异能者了。”骆方点头,随口问道:“那狄同上哪儿去了?”

  “与皇甫济出去了。”

  骆方一拍朱乐肩膀,道:“你小子,早上还气势汹汹的,下午就与那帮家伙打得火热了。”

  朱乐嬉笑道:“他们其实也不错,就是有时太心高气傲了一些,今天被我和狄同灭了他们的威风,现在反而谦虚起来,变得好相处了。”

  “对,有时对某些人,就得杀杀他们的嚣张气焰,不然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骆方点头。

  第二天,骆方依然跟随皇甫紫逸前去学校,在车上骆方就事先把脸部变形。而皇甫紫逸与骆方这个“男朋友”也越来越亲密,两人不管在教室、食堂、图书馆里都是出双入对,可以这么说,除了上厕所,骆方几乎都在皇甫紫逸身边。

  几日下来,学校里认识皇甫紫逸的,都知道他和一个叫骆方而且不是本校的学生在谈恋爱。

  但骆方最苦恼的却是萧语心。萧语心对面孔陌生的骆方表现得异常关注,不管是在教室还是在学校路口,只要看到骆方,都是一眼盯着他。骆方为了不让萧语心认出,极力地做出一些自己以前没有的动作习惯,语气也怪腔怪调。但虽然这样,骆方还是不能阻止她的眼神。

  皇甫紫逸似乎也猜到了骆方躲着萧语心的原因,但她对骆方的热情一天比一天高涨,见此情况也乐于如此,只是每天心情愉快的手挽手与骆方出双入对,毫不在意萧语心的目光,更是没有理会早已被冷落一旁的古雷。

  古雷自从知道骆方、狄同和朱乐三人是异能者后,再也没有挑衅他们,更是没有与骆方说过一句话,只是每天负责接送皇甫紫逸,而他与皇甫紫逸之间的关系似乎因为骆方的到来而完全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