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白骨精,金领,钻石女人,这样的标签贴在欧艺的身上一点不为过。在S市最繁华的电子商贸街,公司给她配备了超二百平米的办公职场,还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足见她在本行业的举足轻重。

  她身材娇小,江南女子独有的小家碧玉的气质。乌黑的披肩直发,高级理发师恰到好处的几剪子,额头、两颊、下巴,层次明显而又不对称的三缕,使她平添了几分清纯。唯独让人看不透的是欧艺的座驾,这是一部白色路虎越野车。粗犷方正的车身,怎么看都不是适合身材娇小的女士驾驭的车款。可是当欧艺拉开车门,踮起穿了三寸高跟鞋的脚往里跨时,你才会有强烈的反差,脑子里“豁”的一下开了窍:这就是征服。这依人的小鸟才是强者呢。而欧艺呢,一坐上越野车里就觉得视野开阔,浑身每个毛孔都舒畅。

  欧艺也不是没烦恼。结婚八年,已过而立之年,还没生下一男半女。同事刘梅酸溜溜地说:“蛋都不下一个,还成什么女人。”丈夫袁木比她大五岁,奔四的人了,未免在别人的眼光里觉得不自在。看到同龄人的小孩都上小学了,暗地里都有点发闷,不过是着急也没有。

  当初堂姐在S市工作认识袁木,知道是老乡,就说要把堂妹欧艺介绍给他。袁木研究生毕业后在一家上市公司当技术主管。他身材结实敦厚,方正的脸庞,性格温和。是丈母娘钟爱的那种类型的女婿。欧艺那时在一家公司当文员,堂姐说袁木你就在远处看我妹,要她喜欢了我才约你们见面。于是堂姐就约袁木到欧艺公司的楼下,看欧艺下班时走出来,堂姐就过去和欧艺打过招呼,手挽手一起走了,两人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说话,说笑间欧艺回头看了袁木一眼,谁知道两人就一见钟情了。后来堂姐约见面时大家一问还巧了,两人的老家就在同一个小镇上,一个街头,一个街尾。于是大家就感叹这都是缘分,同在一个学校读书不认识,同在一个小镇不认识,竟要在S市相识。半年后他们就结婚了。一结婚,父母就给了一部分的钱给他们交首付,他们在一个新的楼盘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安好了家。不过那时候的房子不贵,他们轻轻松松就供得起。

  刚开始,欧艺在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当文员。朝九晚五的上班,两人世界过得温馨浪漫:早上一起出门,晚上袁木顺道到欧艺公司楼下等了她再一起回家。周末约一些朋友或同事玩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游戏,要不两人就一起看看电影,逛街……在这样的大都市不愁没节目。这种活色生香的日子,自然没人打算生个孩子在面前牵挂的。袁木虽然喜欢小孩,但是想着刚结婚,过过二人世界再说吧。

  一年后的一个礼拜一的下午,欧艺的经理找几个人谈话。经理年龄大约三十,理着平头,精明干练的样子。听说以前是做业务的,不过学历很高,加上业绩突出,后来就提拔上来。他找欧艺几个人谈话的原因,是公司有一个新的部门要成立,选拔八个人,欧艺也是一个。新部门是为公司原有的客户做服务和在老客户里开拓新业务,其实就是让欧艺她们转做业务。经理着重谈了公司成立这个部门的决心以及构设的框架很恢宏,目的就是要把这个部门做成和营销一样强大的队伍,做成公司发展的另一条腿,两条腿走路,快步占领市场份额。所以选拔的八个人就当是燎原前的星星之火。欧艺没做过业务,也没有野心。不过觉得公司要培养自己,心里多少也有几分得意。八个人从经理室出来,互相询问一下,有的说试一下,有的说不知道做不做得来,要考虑一下。这件事在大家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复杂。欧艺在回家的路上就迫不及待地和袁木说起来。袁木不是很喜欢欧艺去做业务,但看起来公司的这个设想很不错,趁年轻,试试也可以。就算做不了,失去了这份工作,再找一份文员的工作也不难。欧艺心里还是没底,工资底很低,自己到底能赚多少钱呢?但袁木分析得很有道理,也不是很反对,她就决定尝试一下做业务工作了。

  公司从业务部门调派了最权威的培训导师来给八个人上课。公司提供的平台实在是好,八个人免费住在海景酒店,吃着色香味俱全而又营养丰富的自助餐,每天听课,观摩影片,通关背话术……从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开始,到和客户的寒暄赞美,到着装礼仪,再到专业的知识……每门课程都给她们一种新鲜的感觉。不过管理方面就几乎是军事化的,早上要五点半起床晨练,吃饭要起立,坐下凳子不准有声音,吃饭不能出声,晚上要学习,经常搞突击背话术到深夜……如此这般的魔鬼训练一个月后,欧艺她们个个又紧张,又累,但却很充实,二十多年的生活思路就好像被重组了一遍,像吸足了水的海绵,都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要实战一番了。

  阳光灿烂,小鸟在枝头引亢歌唱的一个初夏的早上,欧艺她们开过晨会,导师就布置了见客户的任务。欧艺把司徽别在深色的职业套装上,觉得自己确实比平时显得精干。她手上抱着一本厚厚的熬了几夜才赶制出来的客户服务卡片,坐公交车来到了她的服务区域。服务区域是公司的电脑随机分发的。她今天来的这个小区不算大,一共只有18栋,又都是多层的。袁木说这样的小区是S市早期的福利房,都是政府和事业单位,国企等单位的人居住,经济条件好、素质应该也是比较好。欧艺到了那儿一看,房子很整齐地排列成六排,没有电梯,但每个单元都有门禁。小区绿化不错,高大的凤凰树,亭亭的白玉兰,娇羞的紫荆花,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景观树……正是落英缤纷的时节。因为是上班时间,除了偶尔看到有保安在巡视,很少人走动。最喜人的是空气清新,清楚听到小鸟在枝头鸣叫的婉转歌声。

  但欧艺并没有多少心思去欣赏这些。今天准备拜访的十个客户的资料她已背得滚瓜烂熟。导师说第一次,能有效拜访一个客户,今天就已经成功。本来大家都想那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可是到了要摁门铃的时候,心里又忐忑起来,把见客户的话术在脑海里过一遍。想着十个客户,不知道要先摁哪一家的门铃的好?她又走到空地呼了一口气,把资料什么的再整整,鼓起勇气摁响了三栋的一家客户的门铃。“嘟嘟嘟……”响了好一会,没人应答。欧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拽得紧紧的那一撮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心里在笑话自己的胆小如鼠,大白天的,人家都上班去了,估计都没人呢,还紧张到出汗!于是摁门铃的手就爽快多了。到了第六家时,她几乎是无比轻松了。谁知道这第六家就有一个男人应了门铃,听说是客户服务的,他想也没想就说:“你上来吧。”欧艺往楼梯走上去的时候脑子里真没想什么,因为没有先入为主的经验,意料不到会是什么样的场面。到了五楼客户的家门前,她轻轻地敲了三下,,敲得那么的谨慎,像地下党接头的暗号。防盗门一开,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眼前,欧艺设想过N种的见客户的场面,就是没想过这一幕出现,脑子“哄”地一下,脸也热了,手也不听使唤了,客户服务卡整本“啪嗒”滑到了地上。那男的一看是一位漂亮的年轻小姐,更看到了欧艺一脸的窘态,也赶紧往回缩,嘴里一边急急地说:“不好意思啊,你等一会。”他赶紧退回房间穿上一件T恤,等再出来时,门前已看不到欧艺的影子了。

  欧艺逃到外面的绿化带,呼呼地喘着粗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狼狈地不行了,尴尬无奈之极,想着明天就是给导师骂也行,就决定不再逗留,直接回家去了。

  第二天晨会,八个人分享自己第一次拜访客户的心得,刘梅说她拜访的第一个客户是个女的,客户在门禁对讲里说:“我全家衣冠不整的,你不方便上来吧?”八个人呼呼地笑,导师对刘梅说:“你把这句话记录到客户服务卡上。下次见她的时候,你就可以和她开玩笑了,大家的关系会有不一般的进步的。”刘梅就赶紧在服务卡的后面做了记录。做得最好的是年龄稍大的梁姐,她有效拜访了一个客户,客户两夫妇都在家。她在客户家里停留了大约半小时,帮客户详细地讲解了他们购买的产品。但她说,一出到客户的家门没等人家把门关就迫不及待地摘下工牌拼命扇了好一会的风,“鬼才知道到底有多热,鬼才会在意那个工牌能扇出多少风来”这是她总结的话。她说话又快又急。欧艺的分享当然是最精彩绝伦,一帮人笑得稀里哗啦的。连见多识广的导师也呵呵了半天。不过导师没有对任何人的拜访指责,他确实是经验丰富处事老到:根据每个人的情况重新安排了工作。但他没给欧艺硬性的任务,只是安排她每天到服务区域去派送服务报和客户的生日卡片。

  这样一来,欧艺心情就轻松多了。一段时间后,她对这些小区的环境相当的熟悉了,还有了一份亲切感。第一次来拜访的心里阴影已荡然无存。由于公司寄到客户家的信函都打印上了欧艺她们的服务电话,所以偶尔有些客户就会发信息感谢欧艺的生日卡,或者又有客户电话咨询一下自己购买的产品的有关信息。欧艺心里开始放松多了,专心地做着不见客户的文字工作,每张生日卡娟秀的笔迹无论谁一看都有好感,甚至有同事拿着卡片叫她帮忙写一个,她也都爽快答应。

  欧艺的勤快是有目共睹的,估计客户没见到她人,对名字也应该很熟悉了。水到渠成地,欧艺在第一次拜访一位女性的客户时就签署了一份新的销售合同。客户住在小区靠边的一栋的一楼。欧艺发完报纸后看看手里唯一的一张生日卡,本来想像以前一样放进信箱就走,转念又想着既是一个女客户,又是周末,都来到人家的门前了,干脆直接送到她家里吧。谁知道她一按门铃,客户就好像预约好似的很爽快的把她迎了进去。并且两人一见如故。询问了一些细节后,就马上提出要购买一份产品,她还说,如果不是欧艺刚好今天到来,也会打电话找人来办理的。临走,还诚恳地叮嘱欧艺路上注意安全什么的。欧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以至于后来一直把这位客户当成了自己工作的贵人,维持着好朋友一般的关系。从此,欧艺信心倍增,去见客户是就没有那些紧张和压力,业务也开始做得顺风顺水,蒸蒸日上。到开年终大会的时候,她拿到了公司的奖状,还有奖品,是一部笔记本电脑。

  欧艺深深地爱上了这份工作。来S市后,她连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分不清楚,出门办事时还常常要先问路。现在,她都几乎是路路通了。在和客户打交道的时候,更是学到了许多人情世故,多了很多社会的阅历。因为和各个行业的人打交道,自己需要的知识量也大了,她就更注重自己的个人品味兴趣的培养。欧艺可是一个很聪明又勤快的人。所以她在不到一年的销售工作中觉得自己一下子成熟了很多。这份工作时间有弹性不说,工资和当文员时有了天壤之别。袁木第一次看着她工资单上的五位数,打着哈哈说:“一块天生做事的好料。做柴的长在好山上了。”

  小日子过得欣欣向荣,两人更是如胶似膝。袁木有一次在两人缠绵得难解难分时,口齿不清地说要一个宝宝吧。欧艺被他裹在身子下正在往高潮的路上,憋着一口气,听了他的话一下子冲到了顶,绷着全身哼哼着说不出话来。袁木爱怜地拿起被子的一角,帮她擦着额头的汗。她扭捏了半天,搂着袁木喃喃地说:“我还想要。”

  两人第一次把生孩子当一件事情正视了起来。欧艺有时会憧憬一番三人世界的温馨。生活的目标一下子确立了起来。

  不过欧艺的工作可不只是做做销售那么的简单。多年后她终于体会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真正含义了。那真是批量招聘又批量地淘汰人员的一个行业。

  第二个年头开始了。吃过开年饭,发过红包后,第一个工作日经理就找她们开了一次会。她们当初的八个人走了两个。可以说,剩下的六个人都已经实现了收入翻番的。经理的这个会开得很及时。他把组织发展的路线提上了六个人的工作日程表,要求她们在做业务的同时组建自己的团队。为她们的职业生活描绘出了一幅辉煌的图景。对于欧艺她们,这是意义重大的一件事情。比方说,她们六个人就是这个部门的六个生命力超强的细胞,不断地成长,就是招聘更多的伙伴。当细胞壮大到一定程度时,就按游戏规则就必须分裂成两个细胞……如此类推,细胞会越来越多,那么给主体输送的养料就更加丰富,也就是收入会更高。这对欧艺来说,真是太新鲜了。她很快就做出了判断,这是更值得全身心去拼搏的一个事业。袁木和她分析了情况之后,也觉得路到了这里,就一下子开阔了,前途无限光明。至于生孩子,欧艺说再过一年,她一定能完成任务。

  一开始并不知道怎么去发展伙伴。自然,公司又提供了强大的平台。大量的招聘的话术,邀请同行的上课,讲实战例子,其他人经验之谈……总之,不懂就培训到懂。这样,工作又铺天盖地而来。既做业务,又要学习,欧艺有时加班到半夜。S市的晚报,日报,电视报,几乎每周就有一个公司的招聘广告,上面留的就是她们六人的办公电话。因为之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招聘,一时应聘者众。开始,面试的时候都是在导师的陪同下进行。欧艺看导师面试了两个人之后,就自己琢磨,掌握了一些技巧,无非就是通过谈话把公司的平台推出去,了解应聘者的从业愿望等。她就要求自己来做这件事情,认为这样和这些未来的伙伴有更好的沟通,方便培养感情和后续的追踪,也好在以后的工作相处中知道从哪里下手带动。导师称赞她悟性好,也就当起了旁观者。不过很快他就放心地做别的事情去了,欧艺做得其实比他还细致。在欧艺的努力下,半年不到,她就拥有了一个八人的团队了。自己做业务,训练新同事,答疑解难陪同见客户……欧艺已经锻炼成一个业务能手,举手投足间尽显个人魅力和实力。因为肯下功夫,她带出来的人很快就能开展工作。袁木有时也当作了解一个新实物一样,听欧艺讲一些发生在她和同事工作的趣事或者烦恼,也和她一起分析一下情况。周末休息的时间偶尔也会陪着欧艺见见重要的客户,或者男性年龄相仿的客户。不过,欧艺有时在晚上要出去应酬,袁木就有点不习惯了,心里也不舒服。看着她穿衣打扮好出门去,袁木的目光也被牵走了……他深深地知道,欧艺不再是那个拖着他的手紧紧依偎着他肩膀的小女人了,她已展开翅膀起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