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将两人领进卧室,径直走向阳台,在莫曹与花秋诧异的眼神中在书柜下面一阵翻腾,拿出两个牛皮档案袋,递了一个在两人面前。

  “这是……”

  仿佛有所感应,莫曹与花秋的脸色皆是一凛,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档案袋,捻了捻手指,似乎是在犹豫。

  冷非鱼挠着头发小声解释道,“我和飞鸟因为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我在我们‘死’去之后,把档案偷了出来,想查一些事情。想着你们和我们一样,不知道自己的过去,现在你们‘不在’了,我烧给你们,也算了了你们的一桩心愿。只是……”

  她扭捏地笑了笑,尴尬地说道:“只是我与飞鸟的档案里什么都没有,我怕自己偷错了,所以、所以把你们的档案打开看了看,我不是故意的。”

  她小心地查看着两人的脸色,虽然大家一起长大,彼此之间无话不说,可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外人知道的秘密。纵使他们之间的感情再好,她也不确定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触碰了他们的底线。

  却不想莫曹与花秋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我们早就看淡了,过去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走好现在的路就行了。”

  莫曹无所谓地晃了晃手里的档案袋,突然正色说道:“你和飞鸟的档案怎么会……”

  “我等会再详细告诉你们,你们先看看里面的照片吧,你们俩小时候可一模一样。”

  “废话,双胞胎能不一样吗?”花秋揶揄地瞪了她一眼,用力捏了捏她的脸。

  十多分钟后,终于将自己的过往如故事一般讲述完毕的冷非鱼,神色凝重地看着莫曹与花秋,眼珠转了转,她低声说道:“我告诉你们这些,不是要你们帮我,是要你们知道我随时可能会失踪一小会儿,冷家与君家那边你们得帮我看着点,别穿邦就成。”

  花秋“呼呼”两声,那是她生气的前兆,在冷非鱼还没来得及想透彻自己哪里出了错,惹她生了气,花秋就尖着嗓子说道:“我们四个是一体的,缺了任何一个都无法从‘炼狱岛’上活着回来。你也说过——我们四人一条命,你觉得我和杂草会丢下你吗?”

  冷非鱼抿嘴笑了笑,虽然是意料中的回答,却仍旧让她感动。二话不说,她从书柜下面提出两个旅行包,往桌上一扔,“所有的装备全在这里。”

  “你怎么会有这些?”莫曹看着旅行包里的全套装备蹙起了眉头,这些装备价值不菲,性能卓越。虽然先前冷非鱼告诉了他们她与飞鸟私下接活攒钱购买装备的事,可他没想到竟然是这么高级的货色。

  眉心一拧,他沉声问道:“鱼鱼,你与飞鸟接了多少私活才攒了这么多钱,都是些不要命的任务吧?为什么不叫上我们?”

  “就是,”花秋点头,“即使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打个下手也是好的啊。”

  “你们?”冷非鱼促狭地撇了撇嘴,“叫上你们,我和飞鸟还能完成任务吗?”

  莫曹与花秋也不知道是不是八字犯冲,两人水火不融,一执行任务就你死我活的架势,不拖后腿就不错了,还帮忙呢。

  或许是她脸上的不屑太过明显,花秋懊恼地埋下了头,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嗫嚅地说道:“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义气之争,我们都不会死,飞鸟也不会不知所踪,我……”

  “好啦,”冷非鱼一巴掌拍在花秋的肩头,柔声安慰道,“如果不是你的误打误撞,我也不会有现在的身份,这个身份能帮我打探到更多的资料。而且你们不都在我身边帮忙吗,至于飞鸟……”她抿嘴笑了笑,“如果他在,我一定能找到他,如果他不在,我也会完成这件事,然后告诉她,我会好好的。再说了……”

  说到后面,冷非鱼换上了一副揶揄的神情,微眯着眼睛打量了花秋一眼,“你也得到教训了,不是吗,现在你可是女人,每个月都会来大姨妈的女人……”

  “……”

  迎上花秋哀怨的眼神,冷非鱼得瑟地挑了挑眉。

  接下来的几天,莫曹借着外出办事的机会安排了人手盯住赵拓。本来按照他自己的意思,他想联系自己以前的手下,但冷非鱼怕打草惊蛇,他们几人的身份现在还是秘密,这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可以出其不意地做点什么,让人无从查起。

  在冷非鱼的授意下,莫曹动用了君无瑕手里的力量。这一切自然是背着君无瑕进行的,好在他卧床多年,一直是“莫曹”打理一切,这些人对莫曹的指令没有丝毫怀疑,更何况大家都知道大当家要对付赵拓。

  冷非鱼无所事事了一周之后,终于等来了她期盼以久的行动。

  按照事先计划好的,照例给君无瑕下了安眠药之后,三人溜出别墅,在树林里找到一辆黑色轿车。

  这是冷非鱼用最后的积蓄买的,现在是三人行动,在交通工具上得更加挑剔。花光了身上最后的储备,她开始琢磨着要不要把粉钻卖掉。君无瑕给她的卡虽然已经匿名,但她不敢乱动,谁知道她前脚刷卡,后脚会不会有消息传到他那里去。

  将车开到公寓,冷非鱼和莫曹到地下停车场骑上了机车,花秋作为后盾,一个人留在汽车里,用电脑操控一切,成为他们的眼睛,对周围的环境做出监控,,而她与莫曹负责动手。

  “这是飞鸟的?”

  莫曹挪了挪身子,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机车上。

  “嗯。”冷非鱼眼神黯了黯,点头应下。

  两辆机车,一辆轿车在寂静的街道上行驶,临近五花银行的时候,花秋将方向盘一转,拐进了岔路,将车停在昏暗的梧桐树下。

  冷非鱼和莫曹将机车缓缓开向银行偏门,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门前停了下来,此时他们离银行大约有100米。

  临近午夜,银行的戒备处在高度警惕的状态,几名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站在几辆货车旁,警觉地察看周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