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凡人
作者: 客家老九
字体: 特大
颜色:          

  羊城,某个情人节的夜晚。

  艾悦在珠江边上左顾右盼,清澈的眼神略有一些紧张,心里七上八下,没有个底。

  海风吹起艾悦长长的青丝,让她越发显得清纯透彻,这是一个比矿泉水还要清纯的女孩!

  此时已经是深夜,珠江边上,人也越来越少,艾悦拿起林宇送她的爱疯死手机,拨通林宇的电话,结果依然是转到留言信箱。

  林宇是艾悦相恋八年的恋人。

  “悦,今晚,老地方,不见不散…”林宇下午电话里声音依旧在艾悦脑海之中回旋,不知不觉,艾悦有点脸上发烧,都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就以她对宇的理解,今晚的约会跟平时绝对不一样。

  想到这,艾悦不由脸红起来,八年的爱情长跑,他们还差一个求婚,一个罗曼蒂克的求婚…

  ***

  同样是珠江边上,张天一身酒气,刚刚从夜总会出来的他,一脸晦气,不缺钱的他,是这个年代标准的富二代,高富帅就是他的代名词,但一身好皮囊却并不意味着拥有一副好心肠。

  他有着西门庆的淫荡,从十四岁开始,他就已经开始了夜夜做新郎的奢靡生活。

  张天所在的家族,势力非常强大,是个传承千年的修真家族,家里有一个筑基期老祖坐镇。

  在灵气日渐衰竭的现代,修真者吸收灵气变得非常困难,修成筑基期,比登天还难,整个星球,据张天所知,也就只有自己家族的这位老祖,修炼达到了筑基期。

  而他自己从出世就修炼到现在,也不过是凝气期第一层的修士,修炼之难,难如上青天,而家族在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放弃了对他的培养。

  张天的糜烂生活,也从那时开始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受众人捧的日子,比起修炼,就是天上地下。

  各色各样的女人,在他膝下承欢,让他有无比的满足感,环肥燕瘦,前凸后翘,已经逐渐满足不了他的欲望。

  ***

  这时的林宇正在路边着急的朝着路上行驶的出租车招手,他的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摸了摸怀里的盒子,奋力的又朝着出租车招手。

  这个时间点,正值出租车交班的时间,要拦下一个出租车下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他的心里此时却是一种不知如何形容的喜悦与着急。

  等待多年,林宇终于可以带上结婚戒指,向艾悦说出心里无数遍徘徊的话语。

  时间似乎过的无比缓慢,却已经是将近深夜。

  “悦该等着急了吧…”林宇这样想着。

  ***

  “爷,行行好吧,好人有好报啊。”公园的乞丐摇着破碗,来到张天的面前说道。

  在任何的朝代,乞丐这种职业从来就未灭绝过,一身臭气,破破烂烂的衣服,来到张天面前的这个乞丐,格外的惹人讨厌。

  皱着眉头的张天飞快扔出几张大钞,快步向前走去。

  “谢谢爷,谢谢爷…”臭乞丐手法熟练的把大钞放进兜里,却并未离去,而是一路跟着张天,不停的道谢,这乞丐有个别名,叫洪七公…

  当然,此七公非彼七公,但他也绝对是乞丐中的行家里手,像张天这样出手豪爽,随便就能甩出几张大钞的大户,绝对不可轻易放过,吃大户不是每天都有机会,遇上了,就一定要狠狠敲上一大笔。

  “有完没完?!”张天皱着眉头,转过来盯着洪七公,噬人的眼神,让他连连后退,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足足有两三分钟,张天才收回眼神,再次从兜里掏出几张大钞,往地下一扔,昂首挺胸的转头离去。

  经这个洪七公这么一闹,又加上海风一吹,张天的酒不由醒了几分,一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艾悦,艾悦清澈如水的眼睛与张天一触而离。

  飘逸的长发,一双纯净的眼睛,洁白细腻的皮肤,玲珑有致的身材,一下让张天仿佛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这一瞬间,让张天对一见钟情这个成语有了极度深刻的理解。

  “嗨!”张天甩了甩头发,走上前,主动打招呼。

  “嗯!”艾悦看了看张天,微微点头,一双纯净的眼睛,黑白分明,温柔的回应,让张天险些酥软倒地。

  “我知道附近有个不错的咖啡厅,能否赏脸一起喝杯咖啡?”张天脸上挂着一丝坏坏的笑,问道。

  就外形条件而言,张天对自己是有绝对的自信,而且自从他涉世以来,大多时候,都是各种各样的女人围着他转,在旁人看来有些唐突的邀请,在他看来,是这么的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对不起,我在等我男朋友。”艾悦的回答,带着不容质疑,仿佛张天要是继续纠缠或有进一步动作,就会立刻当成流氓一般,这让张天瞬间从天堂回到了地狱,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自从被家族放弃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而且这样的拒绝,让他无比恼怒,让他有一股杀人的冲动…

  可就在这时!

  “悦...”林宇的标准男中音在不远处兴奋的响起。

  “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艾悦立刻洋溢着幸福,转头朝着林宇小跑了过去。

  “等着急了吧?”林宇握着艾悦的说道。

  一般男女约会,都是男的等女的多,但艾悦却丝毫不在乎这个,大部分的时候,她还是愿意静静的在某一处地方,默默的等待他的出现。

  “爷,行行好,恭喜发财,百年好合…”艾悦还没来得及回答,洪七公不合时宜的声音再度响起。

  如果是其他的时间,林宇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是对乞丐一个“滚”字伺候,因为在林宇的世界里,无论什么人,都应该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努力和辛勤劳动吃饭,而乞丐这个行业,在他看来,绝对是不在此列的。

  可是今天,他只是皱着眉头,拉着艾悦离开。

  等躲开洪七公之后,林宇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束蓝色妖姬,蓝色妖姬的蓝,让艾悦晃着了眼睛,渐渐眼睛上蒙上了一层迷雾。

  “悦,嫁给我吧?”单膝跪地的林宇一手拿着蓝色妖姬,一手拿着闪闪发光的钻戒,眼睛深情的看着艾悦,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一切简单,真诚!

  默默看着这一切,张天的眼神逐渐变得阴冷,远远看着一对恋人洋溢着幸福的神情,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轮番涌了上来。

  “哼,真小气!诅咒你八辈祖宗,还想娶媳妇…”没能从林宇手上捞点钱,洪七公感到异常晦气,嘴里嘀嘀咕咕的,但很快眼前一亮,因为一沓大钞,出现在他的眼睛,这一下,他的眼睛里冒出贼光,仿佛色狼看着了光着身子的美女。

  “去,把那小子手里的蓝色妖姬踩烂,把戒指抢过来,这些钱都是你的。”张天笑眯眯的说道,眯着的眼睛,透出一丝隐晦的阴险狡诈。

  洪七公犹豫片刻,一时有点蒙,冒着贼光的双眼死死盯着一沓大钞,可老奸巨猾的他却并未立刻挪动步伐。

  “哒!”

  又一沓钱出现在了洪七公的眼前,纸币抖动之间发出的美妙声音让他终于鼓足了勇气。

  “唰!”

  终于,乞丐一咬牙,猛地一把把钱揣进怀里,转身飞快的奔着林宇两人而来,这速度,跟翔哥都有得一拼。

  而这时的林宇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他的眼睛,他的世界,这一刻只有他的悦。

  等林宇反应过来的时候,蓝色妖姬已经变成了残花败柳。

  “你!”林宇正要发怒之时,却猛然发现,手里的钻戒已经被乞丐抢走了。

  “靠!”林宇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站起身来。

  “宇,别追了,危险!”艾悦一把拉住林宇。

  在鲜花戒指和宇之间,艾悦依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宇。

  “没事,你在这别走开,我马上就回来。”着急之下,林宇很快的摸了摸艾悦的头,转身朝着乞丐追了过去,花可以没有,戒指是一定要的。

  都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这话真不假,洪七公速度虽快,可曾经是校运动会短跑冠军的林宇也不是吃素的,百米十一秒的速度,加上愤怒交加激发的潜能,在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未曾出手之际,瞬间就把他扑到在地,把戒指抢了回来,临了,给了他狠狠的两脚。

  “哼!”一通发泄之后,林宇拿着戒指,转头飞奔去找艾悦。

  可当他回到原地的时候,原地空空如也,哪里还有艾悦的影子,林宇心里不由一紧,立马拿出手机,拨通艾悦的号码。

  “铃铃…”爱疯死特有的铃声响起,可这个声音的来源颇为怪异。

  目瞪口呆的林宇死死盯着夜空之中,夜空一处虚无之中,铃声不断响起,肉眼看去,空中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只能看到远处的建筑物,可铃声实实在在就是在这虚空中发出,这一片虚空,就在离岸边不远的,海的上空。

  “怎么可能?!”林宇喃喃道,觉得完全不可思议,可自己反复的检查了几遍,却发现,铃声实实在在就是在这里发出来的。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林宇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浑身发热,他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