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我。”唐皖迷茫了,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装作望天的样子,逃避张淼玲的问题。

  “早上迟到了吗?”张淼峰看唐皖假装看天空的样子,感觉到他自己的内心有一丝清凉的纯洁油然而生。他心想,自己看中的小丫头果然是很可爱、很单纯。

  “没,没有。”唐皖听到张淼峰的突然发问,一下子愣了神,停顿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早上的时候是搭张淼峰这货的顺风车送自己来学校,才得以没有迟到的。

  “哥,你早上送皖来的学校啊?!”张淼玲惊讶的问道。此刻的张淼玲又开始怀疑起唐皖和自家哥哥的关系了。不是说张淼玲这人生性猜疑,而是这么多年生活经验清清楚楚的告诉了张淼玲,自己身边的所有人,接近自己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曾经张淼玲也怀疑过唐皖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是后来的想了想,貌似是她主动接近的唐皖,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但是此时的张淼玲心里却有了另一种想法,如果说唐皖一直都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单纯的女生,实质是个攻于心计的女生,接近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自己的哥哥?天啊!张淼玲越看越觉得唐皖是奔着自家哥哥去的啦。

  “是啊,今早在上班的路上恰巧看到了正在焦急地拦车的唐皖同学,就顺便送她来的学校啊。”张淼峰一想到今天早上偶遇唐皖的事情,就觉得特别的高兴,嘴角不自觉的开始上扬。因为他终于看到了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少女的真实模样了,并且知道少女的名字,唐皖。(德安中学每名学生的左侧胸前都会佩戴名签,上面标注了班级姓名。)皖字,寓意无暇的白色。张淼峰越看唐皖越觉得唐皖名如其人,她扎着个马尾辫,素颜的瓜子脸,清澈的双眸里满是的迷人光芒,一身粉红色的运动装更显得她的可爱清纯。

  “是吗?”张淼玲质疑的问了下。她越看自家的哥哥越觉得唐皖是奔着自家哥哥去的,因为她从来的没有带唐皖见过自家哥哥,只是隐约的提起过自家哥哥的名字,如果说不是别有用心,她怎么可能会那么恰巧的遇上自家哥哥呢,并且看样子自家哥哥对她的影响颇为不错呢。

  “呃,是啊。”唐皖无奈的应答道。说实话,唐皖很不喜欢和张淼峰有什么关联,尤其是在看到张淼玲一副探究式的眼神的时候,她就更加的不愿意和张淼峰有任何的关联了。和张淼玲成为好友是个偶然,张淼玲虽然有点大小姐的脾气,但是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坏心思,就是比较喜欢研究每一个靠近她的人,从身家背景到为人品性,这妮子审批是否可以做朋友的标准比入党还严格,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可以和张淼玲能够成为朋友,并且能维持朋友关系的人,几乎为零的原因。

  “哥,你今天特意来我学校就是为了给我送披萨的?”张淼玲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用眼神打量着自家哥哥和唐皖,但是她却没看到她预想的表情,难道是她多疑了吗?张淼玲迷茫了。

  “当然啦,不然你还以为你哥我,改行当送披萨小弟了不成?”张淼峰打趣的对张淼玲说道。然后眼神却一直在盯着唐皖看,失望的是,唐皖从一开始就没正眼的看过他,张淼峰开始有点质疑了,自己之前到底和唐皖什么关系呢,怎么唐皖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呢。哎,为什么自己偏偏就丢了有关于唐皖的那段记忆呢,真是坏事啊。

  “哥,你要是成了送披萨的小弟,咱家的公司不得喝西北风去了。”张淼玲看着难得和自己谈笑的自家哥哥,突然感觉她好像回到了小的时候,小的时候她和哥哥总是黏在一起,可是自从哥哥出国念书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机会和自家哥哥黏糊了,后来张淼峰接管了公司就更没有时间了。

  “妹,周五的酒会,你可不许再不出席哦。”张淼峰突然想起来周五的公司正式更名酒会,自己还没正式的通知妹妹呢,想起之前的周年酒会,妹妹总是推脱着不去,自己要是逼急了她吧,她就算是到了,也是像根木头一样,一点也不愿意去交际。

  “哥!”张淼玲娇嗔的喊道。可是这个时候无论张淼玲怎么的撒娇,张淼峰也不会纵容她的,毕竟自己又不能养活妹妹一辈子,以后工作了,嫁人了少不了需要应酬。“唐皖,你周五晚上有事吗?”张淼峰问道。

  “啊?周五没事啊。”唐皖愣了下,然后据实的回答道。“那你周五的时候,陪我妹妹一起来参加公司的正式更名的酒会吧。省的我妹妹又和我抱怨说,酒会上一个人都不认识好无聊的。”张淼峰说完转身打开车门,从车内的备品箱里拿出一张烫金的紫色请柬,递给了唐皖。“这个?我可以去?”唐皖问道。其实此时的她很想听到‘可以不用去’的回答,因为她和张淼玲一样都不喜欢和一堆带着虚伪面具的人,一起唠些没有用的东西,吃点填不饱肚子的东西,浪费着金子般的生命。

  “可以啊,正好你可以陪我呢。”张淼玲替唐皖接过了自家哥哥手里的请柬,然后亲切的挽着唐皖的胳膊。此时的张淼玲觉得自家哥哥对唐皖的态度貌似太过热情了。她一定要看着,免得唐皖要是对自家哥哥有任何利益上的企图,自己也好把它扼杀在摇篮里,要是唐皖对自己哥哥没有任何利益上的企图,自己也得让唐皖意识到她是配不上自家哥哥的,自家哥哥是要娶个门当户对的人,而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可以高攀的。

  “那好吧。”唐皖不情愿的答应了,看着张淼玲手中的请柬,唐皖都觉得那烫金的花边是那么的刺眼,与自己是那么的不相配。

  “嘀嘀.......”唐皖站的地方正好挡住了一辆改装过的劳斯莱斯幻影的去路,唐皖听到鸣笛声后,下意识的给车躲开了去路,但是当她抬起头看到车里坐的人的时候,她愣住了,那不是沈野逸还有军训的时候的教官郑家威吗?!他们怎么凑到一起了?还坐在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里面。唐皖刚想上前去敲敲车玻璃去问问沈野逸,但是车还没等唐皖去敲玻璃呢,就飞快的驶出了德安中学高中部。

  “怎么了?”张淼峰注意到唐皖自从看到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从校园里开出去之后,就开始如有所思的不再说话的样子,心里很是担心,这丫头怎么了?难不成车里坐的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吗?整个市里有劳斯莱斯幻影的只有老沈家一家,难不成这丫头和老沈家是认识的?

  “没,没事。淼玲我有点不舒服先回班了。”说完唐皖就转身要回学校,张淼玲和张淼峰看着唐皖回学校的背影一致认为唐皖这丫头肯定有事。

  “哥,那,那我也回去了。对了,把披萨给我。”张淼玲现在很想知道的是唐皖和自家哥哥是怎么认识的,一看唐皖回学校去了,她也要回学校去,但是临走也没有忘记她最爱吃的披萨,自家的哥哥还没给她呢,张淼玲笑眯眯的接过自家哥哥递过来的披萨,见披萨是她最爱吃的那家披萨店做的披萨,她笑眯眯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俏皮的给自家哥哥一个飞吻,就拿着披萨快步的去跟上了唐皖的步伐了。

  “哎呀。皖,你咋走这么快啊。”张淼玲拎着披萨走起路来没有唐皖空着手走路快,就对唐皖抱怨的说道。

  “额,那我慢点走好了。用不用我帮你拿着啊?”唐皖见张淼玲拎着东西走路慢吞吞的样子,就很想替她拿着披萨。哎,这都是帮张淼玲拿东西拿惯了的后遗症,刚开始的时候,班级里总是会有人说唐皖是张淼玲的小丫鬟,但是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不稀罕说了,因为无聊怎么说,唐皖都不会搭理这个话茬。

  “那你帮我拿着吧,哎呀,都快累死我啦。”张淼玲手上一空的时候,突然感觉走路世间这么轻松的事情啊。

  “皖,你和我哥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吗?为啥我感觉你和我哥好像认识很久了似呢?”张淼玲悠闲的走在唐皖的身边,看似无意的问道。

  “不是第一次见面啊。”唐皖据实的回答道。“那你和我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没和我说过呢?”唐皖拎着披萨走路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和张淼玲走回了班级里。唐皖没有着急回答张淼玲的问题,而是把披萨打开,看了一眼披萨,嗯,还完好无损。因为唐皖在接过张淼玲手里的披萨的时候,就看见张淼玲拿着披萨的时候,差点把披萨弄掉在地上了。幸亏打开之后披萨没有损坏,不然以她的脾气,肯定会气呼呼的把披萨扔掉,然后发一顿大小姐脾气,再打电话叫一个新的披萨补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