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华服公子闻声望去,只见一红光满面,双鬓斑白的老者正神色凝重的朝自己看来,他虽相貌衣着毫无特异之处,但立于众人之间犹如鹤立鸡群显得尤为突出。他随着随意的坐着,但神情气概却与别人迥然而异,一双老眼散发着箭矢般的利芒。

  华服公子目光在他脸上一转,嘴角已勾起一抹微笑,斯斯文文的拱手一揖道:“前辈内力浑厚异常,莫非是天山派因闭关修炼避过此难的执法长老钟无忌钟老前辈?”

  “少侠客气了!老朽正是钟无忌!”他怆然长叹道:“老朽闭关数月不想武林竟历经了这样一场浩劫,此次下山正为找寻本派失踪的弟子,只是苦寻良久无果,若非今日有幸闻得此悉,还不知又要盲目寻到何时!”

  华服公子面露悲色,黯然道:“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江湖中又人才凋零,众位好汉虽齐聚一堂,同心同力却是群龙无首,钟前辈一代名宿,还望念在武林一脉,挺身振臂,号领群雄,主持此次行动!”话间跪地拜请。

  此时各大门派正先后遭劫,被武林众人寄予厚望的龙吟庄主亦于月前身受重创下落不明,本已无能人统领群雄,而今钟无忌这一武林名宿躲过此劫,可算得武林之幸,众人见到他就如见到救命草一般,也纷纷跪地抱拳道:“请钟前辈主持大局!”

  钟无忌见此自知推脱不过,便当即应承下来道:“承蒙众位英雄看重,老朽几日就出这个风头,诸位且请起!”话间扶起华服公子道:“只是这广寒宫所在…”

  华服公子道:“这个前辈无须忧心,晚辈少时一玩伴八年前投入雄霸天门下,得知晚辈的舅舅亦在此劫中丧生,欲去广寒宫讨回公道便将广寒宫所在地透漏给了晚辈。晚辈正欲豪饮几坛烈酒以壮胆色,却不想与前辈不期而遇,而今前辈意欲前往为武林除害,晚辈别的不敢自夸,引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沈洛天目中余光斜斜的瞟向那华服公子,只觉他身影极为熟悉,却始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纵是十分留意竟也不能自他的语声中寻出什么端倪来。

  此时只听钟无忌振臂高呼道:“既是如此又何须多言?众武林同道且随老朽一同前往广寒宫,手刃那嫣花笑,为武林除害,为惨死的同道报仇!”

  “手刃嫣花笑!手刃花亦飞!为武林除害!为同道报仇!”一时间呼喊之声惊天动地,众武林人士在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随着钟无忌在华服公子的引领下向着广寒宫的方向奔去,余下沈洛天垂首思忖。

  这样过了约摸盏茶的工夫,沈洛天微蹙的剑眉越发紧蹙了,纠结如川。

  “能令堂堂天行侠蹙眉忧思之事必定非比寻常,不知可否见告?”一清亮的语声打断了沈洛天纷乱的思绪。

  举头望去,只见来人温润如玉,却是百里浩然,不禁喜动颜色道:“浩然!”

  百里浩然见自己骤然出现在沈洛天眼前并未令他吃惊,不禁叹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到底能坦诚相待,但只这一点就值得人羡慕!”话间在沈洛天对面坐了下来。

  沈洛天已为他斟满一杯酒,他端起来一饮而尽。沈洛天已道:“她从未向我提及过你的事!”

  百里浩然怔了怔,道:“那你…”沈洛天微微一笑道:“羊羹不及,华元受其谋,狗羹不均,流觞受其叛!”

  百里浩然一愣,瞬又转笑道:“曲流觞常以狗肉犒劳有功之士,莫非有人因未食到狗肉而心生怨恨出卖了他?”

  沈洛天颔首道:“这其中正好有你洛阳龙凤客栈暗中相助之事!”

  百里浩然叹道:“原来如此!曲流觞事事谨慎,却不想竟在此等细节上失足,却不知他若得晓此事会作何反应!”

  “曲流觞!”沈洛天失声道:“不好!”

  百里浩然何曾见过他如此失色?不禁惊异道:“何事不好?”

  沈洛天面沉如水,沉声道:“曲流觞精于易容变音之术,我苦思良久竟未曾想到是他!”

  百里浩然道:“他如何?”

  沈洛天道:“他煽动众武林人士前往广寒宫寻事去了!这必定又是曲流觞的一条毒计!”他语声微顿,突又问道:”雄霸天可是有一千精锐葬身于广寒宫?“

  百里浩然略一迟疑,方才点头道:“有所耳闻!“

  沈洛天心下一沉,道:“扬子龙,燕归来可在其中?”此言出口心弦已崩到极致,虽是问出了口,心情竟前所未有的紧张,只怕从百里浩然口中迸出的答案让他无法承受。

  百里浩然摇头道:“尚不知情!我与她并无交情,如此机密之事她又怎会告知于我!”

  沈洛天道:“但……”

  百里浩然已然明了他话中之意,苦笑道:“当日在百里山庄她手下留情,而后只是吩咐宫女玉言照顾我,而我也再未见过她!”

  沈洛天略一沉吟,道:“雄霸天此次损失惨重,曲流觞又趁机煽动武林人士往广寒宫寻仇,广寒宫也势必遭受重创,而他不耗一兵一卒,只需费些口舌,便可坐收渔利!”

  百里浩然不禁失色道:“你与如何?”

  沈洛天沉声道:“追!”话音未落两人已消失在阶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