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赵雅萱也要和自己去京城,陈梦鸥是一阵激动,也有一点担忧。他没有想到岸赵雅萱对自己现在是如此的依恋,但是,她现在才和她的亲爷爷相遇,自己不可能就这么的带她走吧。所以,面对赵雅萱的要求,他也是不敢轻易的答应。

  赵宇老人听到赵雅萱的话,也是有点惊讶,还有点感叹,真是女在不中留啊。不过,他心中也是明白,现在的赵雅萱的失忆后的人,和在座的其他人当中,关系最好的就是陈梦鸥了。自己是她的爷爷,但是现在的她将以前的一切都忘光了,再怎么和她说,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就是她的爷爷的。

  放任自己的孙女和一个青年一起到京城去,他们两人还没有定下什么名分啊,这一男一女,到底是有点难已让人相信在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单独相处之后,还能保持清清白白的。

  关心赵雅萱的不只是赵宇老人,赵雅萱的义母秦玉莲还有从小看着她长大的秦香莲都是很警惕的看着陈梦鸥,似乎怕他会答应了赵雅萱的要求,和她一起到京城去。

  赵宇柔声对赵雅萱说道:“萱儿啊,这一路上到京城去的路途是很远的,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受得了呢,我看啊,你还是安安定定的住在你秦阿姨这里,慢慢的想一下你过去的事。”

  一旁的秦香莲也是随口附和:“是啊,萱儿,你就住在这里吧,你的爷爷现在来了,或许他能够让你想出一些过去的事啊。”

  陈梦鸥听着两人劝着赵雅萱不要和自己去京城,心中虽然还是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一时之间让他们放心的让赵雅萱和自己一起走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也是开始劝说起赵雅萱来:

  “萱妹妹,你就不要和我一起去京城了。好好的住在这里吧,耐心的等待我回来。好不好?”

  “不嘛,我就是要跟着你。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和你最熟悉了,让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我会比死还难受的。你就让我跟着嘛。”赵雅萱边说还边晃着身子。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撒娇。

  看着周围那几双不善的目光,陈梦鸥真是一头的冷汗,这赵雅萱还真是的,她的长辈和自己那样子的亲热。不过,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倒是不能够去大声斥责。搞不好,她耍起脾气来,那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雅萱,乖,不要这样啊。你爷爷,还有秦大娘她们在看着呢。”陈梦鸥尽量放低声音对赵雅萱说道。

  “我不管,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最亲近的人,他们对我来说,都是不熟悉的。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赵雅萱继续撒着娇道。

  “萱儿,别胡闹了,陈公子他是要去做正经事,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着他一起去成何体统?”

  赵宇老人开始看不下去了,开口教训起赵雅萱。

  “你这老头,我和你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萱儿,你怎么可以这样以这样对对待你的爷爷啊?他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容易吗?快点向你爷爷道歉。”秦香莲也是看不下去了,赵雅萱当着众人的面这样对她的爷爷说话,让她真的气恼了。

  陈梦鸥也是有点不自然,赵雅萱说自己比起他的爷爷来还要亲,这话如果是在私底下说的,那还算不错,自己绝对会开心得不得了,但是,现在是当着这么多人说的,当事人也在,就让他尴尬不已了。于是他对赵雅萱说道:

  “对啊,小萱,你听你爷爷的话,在这里好好的休养,我会很快回来的。”

  赵雅萱却还是不依不饶,继续缠着他说道:“我不管,这一次我是跟定你了。如果你不理我,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你如果抛下我,独自去了京城,那我就立即悬梁自尽。”

  看着赵雅萱脸上那副决绝的样子,陈梦鸥即使再不愿意也是没有了任何方法了。他无辜的看着赵宇,秦玉莲秦香莲三人。想让他们给自己一些帮助,让赵雅萱放弃了和自己一同进京去的想法,。

  赵宇看到赵雅萱这个样子,咳咳两声,对陈梦鸥道:“陈公子不知婚否呢?”

  陈梦鸥一呆,既而是满心的欢喜。赶紧道:“回赵老爷子,在下只因苦读诗书,暂未婚娶。”

  “那好,萱儿的父母早已不在了,如今她的长辈就是我最大了,我看她对你是真心喜欢的,我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年轻人了,这样吧,我就把赵雅萱交给你了。当然,你要问过你的父母可否先。”

  陈梦鸥听了那是开心万分,连话都说不主出来了。

  赵雅萱听到爷爷的话,却道:“本来我是不认得你的,你这么好心,成全我和梦鸥哥哥,那我也就认你作爷爷好了。”

  赵宇真被她快气死了,自己本来就是她的爷爷,现在她居然认得那么的勉强。不过再次想到她还在失忆当中。什么气也有消了。

  陈梦鸥这时回过神来了,立即对赵宇老人拜了一拜,道:“多谢老爷子成全。我一定会在将来好好的照顾雅萱的。”

  赵雅萱哼了一声,“谁用你照顾,看你那副书呆子的模样,是要我照顾才是。”

  秦玉莲,秦香莲两人不由得失笑。

  陈梦鸥道:“是,是,我以后就让你照顾了。”

  赵宇扶起了陈梦鸥,对他说道:“梦鸥,虽然取得功名,进入宦途是很荣耀的事,但是为官之路甚是艰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连累九族。如果你能够放得下,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趟这浑水的好。”

  陈梦鸥自从学会了识字看书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取得一个功名,为父母争取到更加好的生活环境,但是到现在还是没有能够达成愿望。也是看到了仕途的艰辛,这时听得赵宇老人的一席话,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只是,他还放不下心中的那执着。

  “如果你执意去争那个遥遥无期的功名的话,那么,我还是不放心将萱儿交给你。这样吧,你再好好的考虑一下。是要和一个心爱的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完幸福安定的一生,还是带着一颗疲累的心,整天为了在官途上混得更好,与别人勾心斗角呢?”

  赵雅萱这时并没有开口了,她在想,陈梦鸥的心中,是自己重要一点,还是做一个朝庭官员重要一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