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周妙音和秦玉莲夫人走出了前者的房间,在门口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赵德昭和赵雅萱两人亲密的走在一起,而后进入了赵雅萱的房间。

  秦玉莲的吃惊就不用说了,周妙音则是心中燃起熊熊怒火,这个赵公子还真是大胆啊,居然进入了她的邻居的房间。样子还这么的亲密。而且,两人进入了那间屋子里之后,把房门都关了。那砰的一声,听在她们两人的耳朵里仿佛惊雷一般。这什么世道啊,孤男寡女关上房门,这算什么嘛。

  秦玉莲倒是开通得很,反正赵雅萱也是自己的干女儿,如果她能得到赵德昭的心,比起周妙音来,对山寨的作用还更大些。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赵德昭居然会如此的花心啊,刚看上一个,就对另一个展开攻势了。不过看到周妙音那如同千年寒冰般的脸孔,她也打了一个寒战,压住了自己心中的欢喜,对周妙音说道:

  “妙音,我想赵公子不可能看得上小萱的,她现在没有你的身材,也没有你的才能,让我来挑的话,也只会挑你,而不会挑赵雅萱的。他们两个应该只是普通的朋友。”

  “但愿如此吧,如果他们有什么越轨的行为,我绝对不会饶恕他的,我会立即和他决裂。对,立即决裂。”周妙音恶狠狠的说道。

  哼,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就这么妒忌啊。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秦玉莲笑着对周妙音说道:“走,我们去瞧一瞧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及时阻止他们。”

  周妙音点点头,和秦玉莲轻手轻脚地朝着赵雅萱的房间走去,生怕不小心惊动了里面的两人,到了房间那里,周妙音就要推门而入,秦玉莲却阻止了她,两就这么把耳朵贴在窗户之上,倾听着房间里面两人的话。

  “昭哥哥,我去洗澡了,你坐一下。”

  首先传出地是赵雅萱那清脆的声音,听在周妙音的耳朵里,那是愤怒无比啊,要知道在山寨的房间里,是没有任何屏障的,一间房,是并没有用什么屏风之类分开的,如果洗澡,那就是在屋子里的中间,这时候,赵德昭就在赵雅萱的房间里,她洗澡的话,一切都会被看得清清楚楚啊。她真是没有想到赵雅萱会这么贱,居然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洗澡,她还有没有羞耻之心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倒还罢了,现在,还要在里面洗澡给男人看。

  秦玉莲听了也是面色一变,她也想不到自己认的干女儿会是这副德性,在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面前洗澡,这传出去,真是丢尽了山寨的脸啊。每个人都会嘲笑寨主和自己没有眼光,认了这么一个干女儿。

  两人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读出了那丝愤怒。就要破门而入,阻止赵雅萱这种出格的行为,却被一把男声的内容给震住了,生生止住了手上的动作。就那么将手悬在半空,仿佛时间停止,无法再移动半分。

  “萱妹妹,我帮你洗吧。”

  无耻,两个字在周妙音和秦玉莲的脑中闪动。这个男人真是厚脸皮啊,居然要帮一个女孩子洗澡。所谓捉贼要有赃,捉奸要捉双。两人倒要看看房间里面的两人接下来会怎么样。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坐着看我洗就好了。”

  房间外的两个女人在心里说,下贱。

  “来嘛,我们一起洗,这样才快些。”

  啊,两人要一起洗澡?房间外的两人吃惊不已。

  “好吧,我还真拗不过你,不过你要洗干净一点哦。”

  “放心,我会洗得和你一样干净的。”

  接着房间里面传来一阵阵水声,听在外面两人的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她们抬起自己的双手,来到房间门前用力地拍打着那扇门。并用力地喊道:“开门,开门,你们给我住手。”

  在一阵敲门声响过之后,周妙音和秦玉莲终于如愿的拍开了这道隔阻她们视线的门,但是她们看到前来开门的赵雅萱并没有衣衫不整的样子。

  两人同时问道:“你们不是在洗澡吗?”

  “是啊,有问题吗?”赵雅萱被问得一头雾水,她摸摸头,疑惑的说道。

  “洗澡的话,为什么你身上是干的。赵公子是不是和你一起洗啊?”周妙音被赵雅萱的样子搞得很是疑惑。

  “是啊,萱儿,你怎么可以和一个男人一起在屋子里面洗澡呢,还好我们发现得及时,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不然,就要丢山寨的脸了。”

  “赵德昭,你给我出来。”周妙音看不出赵雅萱身上的罪证,就把火气发泄在另一个的身上了。她那把声音大得震耳欲聋。

  赵雅萱刚要回答她这干娘的话,却听到周妙音这河东狮吼,不由得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干什么,干什么,这么大吼大叫的,我还以为你是多么的温柔呢。”

  赵德昭在周妙音的指名道姓之下,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出现在周妙音和秦玉莲两人的眼中,看到他的出现,两人脸上都显出了尴尬。

  因为赵德昭和赵雅萱一样,都穿得整整齐齐,只是袖子卷的高高的,他的手上拿着几颗来不及放下的枣子。

  “啊,你们在洗枣子啊。”周妙音干笑着对赵德昭和赵雅萱说。

  “是啊,刚吃过饭,我们在山寨的果林里摘了一些枣子吃。”

  秦玉莲的脸色真是差到极点,自己和周妙音还真是糊涂,没有看到真相就乱下结论,这下好了,误会大了。

  还是周妙音反应快,她说道:“啊,枣子啊,我最喜欢吃了,你们洗完了没有,如果还没有洗完,我也来帮忙洗一洗。”

  赵雅萱说道,“不用了,让我来就行了,刚才我也叫昭哥哥他不要插手了,他硬是要帮我洗,就几颗枣子嘛。”

  “哈哈,我说萱妹妹啊,平时我是被别人服侍惯了,今天我也想自己体会一下干活的乐趣,你为什么不让啊。”

  熟知周妙音个性的秦玉莲听到两人的对答,急急地背过头去,她知道,周妙音就要大发雷霆了。

  果然在赵德昭和赵雅萱一个昭哥哥,一个萱妹妹的刺激下,周妙音火冒三丈,大声说道:“够了,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热的?赵德昭,你不是说真心为我的吗,怎么一转身就跟着赵雅萱来到她的房间了?还叫得那么的亲热。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赵雅萱听到她语气中对自己诸多指责,正要反唇相讥,却被赵德昭拉到身后,不给她有出声的机会。

  “哼,你和我现在有定什么约定没有啊,我干什么事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赵德昭语气中带着些许不面耐。

  “赵公子,你别生气,妙音她也是因为心里太在乎你才会这样急的,你们才相处没有多久,是应该多点了解才行。”

  听了秦夫人的话,还有她用眼神对自己的示意,周妙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语气太重了,当下也软了下来,声音变得温柔。

  “是啊,赵公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呢,你们不也是刚刚才认识的吗?”

  赵德昭听出她言语中的妒忌,心中也是有点欢喜,呵呵,看来自己还是有戏。

  他回答道:“男人做事,女人少管,我现在还是一个人,我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们虽然刚刚认识,但是我们两个投缘啊,经过这段不长的时间的相处,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她了。萱妹妹她同意让我进她的房间,我就进来,怎么,不行吗?”

  说完这话,赵德昭发现周妙音的脸色一变,似乎有火山爆发的预兆,但是她又克制住将要爆发的情绪,憋得她的脸红红的。却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话来。

  “赵公子,喜欢谁是你的权利,我们无法干涉,但是你和萱儿这样子,不是很合规矩啊,一个是健壮的男人,一个是娇小的姑娘,两人就那么的关起门来单独在一起,这传出去,我这干女儿的名声可就完了。她还小,不是很懂事,可是赵公子你已经这么大了,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了,怎么也会和她一样胡闹呢。”秦玉莲搬出大道理来向赵德昭说道。

  赵雅萱说:“干娘,我们……”

  怎知她说了一半又给赵德昭给抢过了话头。

  “夫人啊,我也想到周小姐的房间里去互诉衷情啊,但是我怕她那高傲的心把我伤害,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到您干女儿的闺房来暂作休息了,但我们是规规矩矩的,绝对没有做过什么损坏她名声的事,如果您真的不放心,那我以后就不再到她这里来了。”

  “啊,赵公子言重了,我只是说你们尽量不要在没人看着的时候单独相处,并没有要求你们以后断绝往来。”

  “那就多谢夫人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这时,在一旁憋了很久的周妙音终于开口了。

  “赵公子,你以后也可以来我的房间里坐坐啊,我会非常欢迎的。再说了,我们以后能够相处的时间很多,就让这次的误会随风而散吧,你喜欢赵雅萱我也认了,我相信我的魅力,你以后,在和我们两人相处之后,一定会挑我的。”

  赵雅萱听了周妙音的话,心中说道,哇,没有想到周妙音她会这么的开放,竟然就这么和赵德昭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