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据说山中水外出打猎或采野果将补生活去了,这次任沐宛初怎样装可怜,山中水亦无所动容坚决不带她。太阳不是很毒,沐宛初闲来无事,翻腾出一只瓢,挑拣出一根尖棍,来到不远处的小河旁。小河清清,河水在几块较大的石头前打一个涡儿继续向下,有多尾五六寸的小鱼在沐宛初在石周自由游弋。“鱼汤……”沐宛初两眼放光,似乎眼前不是一汪池鱼,而是饕餮盛宴!沐宛初在小屋前前后后寻摸到一根细竹棍,在河边比量了一下鱼儿与木棍,果断弃棍,直接下手掬。我掬,第一次空空;我再掬,第二次亦空空……她抬起袖子抹一把汗,不知第多少次再掬。“哇哈——”第二声笑还卡在嗓子眼上,刚刚到手的鱼儿又从指间溜出去了!“唉……明明碰到它尾巴的嘞!”她皱皱嘴,有些失意地瞟瞟岸边,原来古人诚不我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她瞧瞧自己的小手,确实太小。“咦,瓢!哼哼——”她赶紧取来,又一次专心致志。“哈哈,这次看你们往哪里跑!舀啊,舀啊,舀鱼儿,舀到就有鱼汤喝……”

  “哇,舀到好多哎——”她正数的起劲儿,闻听身后脚步跫音,想是山中水回来了,转身间得意笑道:“看我舀到许多鱼!”

  笑容未完全展开便又僵在脸上。

  来人很多,为首的便是黑着脸的不是别人,正是轩辕凌。几丈之外,沐宛初便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不悦!沐宛初阳光灿灿下,河水也星星灿灿,一抹俏影,飞扬的发丝,以及发丝中那灿灿的笑脸,全是金灿灿的!沐宛初换上一副如霞笑意:“你怎么也来了?我舀到好多鱼,今晚可以喝鱼……”轩辕凌压着怒气,和靴踏进河溪,愤怒瞪她,很久很久,久得让人错以为千年!猛然,轩辕凌长袖一拂,将沐宛初僵在手中的瓢扫到远处。沐宛初讶然一惊,不知道因为受吓还是气恼,愣愣在原地。下一刻轩辕凌一把钳住那不盈一握的肩,狠狠一带,拥之入怀!她错愕不已,甚至忘记呼吸。宽阔厚实的怀抱,略带几丝熟悉温暖,此刻紧得令她喘不过气!她紧伏在他怀中,听他嘭嘭的心跳,也听自己慌乱的心跳。

  沐宛初试探性地小声道:“你是疯了还是着了魔?”轩辕凌抱她的姿势不动,似乎他根本没听见上句话。

  “喂!”沐宛初在他怀中忸怩不安,“我还是觉得你冷脸瞪我、或者骂我一顿,比较正常……”“别动!”他如泥塑般岿然不动,只低沉着嗓音呵斥她。沐宛初心中一疼,似乎有东西悄然碎裂,就像蒙尘多年的瑰宝被拂去灰尘,更像沉寂多年的古老城门徐徐开启。

  夕阳已逝,泥人终于动动双臂,却没有放松,反而右手一紧,像扛棒子一样提起她,一个漂亮转身,便大步流星往回走。没想到,不过几日,相同的戏码再次上演。轩辕凌身后所有的侍卫如得了令一般,纷纷低下头颅俯瞰大地,或者掉转头欣赏远山。沐宛初心里那个恨,经过侍卫群身边时臊得紧闭双眼,头深深埋进轩辕凌胸前一动不敢动。

  屋舍内,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很鬼怪。轩辕凌将沐宛初单手夹进门,重重扔到榻上,疼的她龇牙咧嘴,一双眼睛可怜巴巴滴盯紧轩辕凌。“你还懂得疼!”他冷冷道。

  沐宛初不乐意了,都是爹生娘养的肉体凡胎,怎的不怕疼,刚欲反驳,却见轩辕凌俯下身来,极力啃她嘴巴。“唔——我以后——”沐宛初紧闭唇齿,奋起挣扎,奈何轩辕凌像疯了一样,整个身躯压过来,舌头不断侵犯她的领地。沐宛初赶紧求饶,“不敢——”在这间隙之间,轩辕凌长驱直入,吮吸,霸道地不留一丝余地。她只觉呼吸越来越沉重,脑袋空白,心灵混沌。此刻的轩辕凌就犹如一团烈火,与将之焚烧殆尽。而她内心却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要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