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淮源岛对外封闭了三天,岛上的生活节奏到没有因此而改变,众人依旧懒散地晒太阳、游泳,因为无所事事,几个门派之间竟然谈起了生意,在这三天内,岛内的气氛难得如此融洽。

  虽然没有揪出擅自闯入会展中心的人,不过这并不影响众人的情绪,优哉游哉了三天之后,“君子宴”和“千手佛”已经谈妥了新购装备的事,淮源岛解锁之后,苗佛苓便带着众人兴致勃勃地到了其中一个以露营而闻名的岛——充州岛。

  充州岛是淮源岛的附属岛屿,两岛之间每周有三班油轮往返,而苗佛苓更是雄心壮志地预订了一周的帐篷,准备在岛上住满七天。

  冷非鱼到无所谓,以前任务的时候环境比这里恶劣多了,她可以一呆就是半个月,现在好吃好睡地,住多久都无所谓。不过让她意外的是,百里锁竟然带着十三也来了。

  以她对“双子门”大当家为数不多的了解,百里锁性格孤僻,在门里都很少露面,这次怎么会答应地这么爽快。更何况,她也看出来了,三大门派虽然被利益绑在了一起,但彼此之间并不和睦,至少百里锁是很不待见君不诈的,至于苗佛苓,她总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点什么。与情爱无关,是更复杂的东西,仔细想了几天没猜到结果后,冷非鱼索性收起了八卦的心思。

  她从来都不是闲得发慌爱管闲事的人,外人的好坏与自己无关。

  众人到了目的地,在本地导游的带领下,先到租赁处取上需要的东西,坐上观光车,朝热带雨林深迈进。

  整片雨林基本上没有可能被野兽袭击的危险,岛上有专门的巡视员对雨林进行24小时的巡逻,而且这段时间来这里的只有参加展会的买家和卖家,这些都是有来头的人,露营不过是为了猎奇,本身就带了枪和保镖。

  到了预先订好的位置,苗佛苓指着脚边对冷非鱼说道:“鱼鱼,你们的帐篷就立在这里,挨着我们,要是半夜有什么动静,妈可以立刻冲进去。”

  “……”

  冷非鱼怨念地撇了撇嘴,她早就知道自己跟不上苗佛苓跳脱的思维,不过还是不小心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所谓的动静并不是发生意外后她对自己的保护,而是他们晚上最好别OOXX什么的,否则她一定冲进去抓人!

  这是什么和什么啊,前次回别墅她还神秘兮兮地说想抱外孙,这才过了几天啊,就禁止他们同房。

  虽然他们压根就没同过房。

  瞅了一眼君无瑕,后者到是一脸的无所谓,指挥莫曹和姜氏姐弟开始搭帐篷。

  有点不甘心地翻了翻白眼,她赌气地站在了一旁。

  “怎么,你不想挨着佛苓住?”

  百里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冷非鱼的身边,只留下十三一个在平地最角落的地方搭帐篷。

  “大……百里伯伯。”冷非鱼局促地挪了下身子,在她的潜意识里,身边这个男人是门里最权威的人,是掌管他们生死的人。即使此刻他的脸上挂着类似笑容的面部表情,可她还是无法放松紧绷的神经,只得僵硬着身体,杵在那里。

  “佛苓是霸道了些,可她最疼的却是你,只要你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还是会依着你的意思,年轻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空间,这叫什么来着?”百里锁低头想了想,闷笑道,“一物降一物。”

  冷非鱼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她还是无法轻松地待在大当家身边,可又找不到借口离开,只得没话找话地问道:“百里伯伯,你怎么不带……门主他们,我听母亲说,这种场合一般都会带上门里几个职位高的管事。”

  “带那么多人做什么?”百里锁不以为意地说道,“把那群人带上,我别想有清静日子,不就是谈几笔生意吗,我在道上混的时候,那群家伙还穿着开裆裤玩泥巴呢,带上十三足够了。”

  冷非鱼顺着百里锁的目光望去,十三已经将帐篷搭了起来,正在检查四个支点的安稳度。

  只带十三?

  是要背着门主他们做点什么吗?

  君无瑕分好工作后没瞅着冷非鱼的影子,皱着眉头环视了一圈之后看见她与百里锁站在一起,便跟着走了过来。

  “鱼鱼?”

  百里锁促狭地笑了,“你和佛苓一样,眼里只有鱼鱼。”

  君无瑕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百里伯伯。”

  几人说笑间十三阴着一张脸走了过来,“大当家,帐篷已经搭好了。”

  百里锁点头,“你弄你自己的去,有事我会叫你。”

  十三垂着眼帘,似乎是应了一声。

  “等等。”

  君无瑕突然叫住了他。

  冷非鱼心里一凛,这个二世祖不是又要惹什么事吧?

  十三幽幽地回头,半眯着眼睛看着君无瑕。

  “那个……咳、咳,”君无瑕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做作地清咳了两声,才慢悠悠地说道,“那天的事谢谢你。”

  十三一愣,他与冷非鱼一样,以为这个二世祖是要挑衅,却没想到他开口竟然是说这个,微微点了点头,他回到角落继续搭帐篷。

  趁着午饭前的时间,冷非鱼决定到沙滩走走,苗佛苓思忖片刻,叫她带上了花秋和姜氏姐弟。

  “鱼鱼。”

  君无瑕见状,像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牵着她的手坐上了观光车。

  雨林离沙滩并不远,不到十分钟众人就站在了沙滩最热闹的地方,冷非鱼冲身后的姜羽艳挥了挥手,“你们俩功夫不错,抓点鱼回去吧,加菜。”

  “小姐……”姜羽艳还未说出心里的委屈,姜光梓就苦巴巴地开腔了,“我们的责任是保护您和二少的安全,不是……”

  “安全很主要,可肚子更重要,”冷非鱼蛮横地说道,“在这里我不会有事,别浪费了你们的功夫,快去,我等着呢。”

  姜光梓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不情愿地被姜羽艳拉向了大海。冷非鱼与君无瑕沿着沙滩继续朝前走,那里聚集了几拨人,都是趁着展会结束给自己放几天假的各个集团的管理层,其中不乏靓男美女。

  冷非鱼沉着眼,失望地说道:“今年没什么看头,美女还不错,帅哥没几个,便宜你了,你有眼福了。”

  君无瑕闻言眉心一皱,紧了紧攥着她的手,闷声闷气地问道:“你以前来过?”

  “……第一次。”

  “那你怎么知道……”

  “猜的。”冷非鱼带着君无瑕继续朝前走,一群年轻人正围坐在一起说笑,啤酒瓶扔了一地,烧烤架上“滋滋”烤着食物。

  冷非鱼停了下来,君无瑕别扭地站在她身边,挡住了人群里投来的目光。

  “你们是……‘君子宴’的人?”

  一穿着比基尼,模样俏丽的年轻女子拿着酒瓶走了过来,探究的目光直勾勾地戳在君无瑕的身上,暧昧地冲他挤眉弄眼,借着打量他的机会,在他面前转了几圈,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一点也不掩饰地挑逗他。

  “你怎么知道?”

  问这句话的是莫曹,这让冷非鱼十分意外。

  自从上次在沙滩上他对自己冷嘲热讽之后,莫曹很少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起初她以为是莫曹因为那件事对自己起了排斥之心,后来才从君无瑕嘴里知道他的性格本就内向且不多话。

  “在开幕式上见过。”女子轻佻地以君无瑕为圆心,围着他转圈,挺胸收腹的同时,还伸手抚上了他的肩有意无意地用胸口蹭着他的身体。

  冷非鱼眼神闪了闪,这家伙躺在床上也是招蜂引蝶的料啊。

  八卦地翘了翘唇,她竭尽全力地让自己看上去与平常没有区别,却因为太过做作,让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样的面部表情在君无瑕看来就是……生气的前兆。

  蹙眉,他伸手揽着冷非鱼的腰,将她带向自己怀里,使劲捏了捏她的手,似乎是在生气,又似乎是在警告。

  年轻女子挑逗地眨了眨眼,看着冷非鱼,吃味地说道:“这位就是你那病殃殃的老婆。”

  君无瑕阴恻恻地抬眼,“你要发、骚,那边有一群男人让你折腾,别在这里污染空气。”

  “你……”年轻女子愤恨地跺了跺脚,高傲地说道,“两个要死不活的怪物,有什么好得意的。”

  君无瑕慢悠悠地抬眼,发隙下,一双阴鸷的眼睛闪烁着愤怒的煞气,漆黑的眼底幽暗一片,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吸附进去。

  年轻女子后怕地咬着唇,躲开他的视线后仓促离开。

  “可惜啊,”冷非鱼惋惜地摇头,“还以为你会有艳遇的。”

  “鱼、鱼!”

  君无瑕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叫着冷非鱼的名字,漆黑的眸子里藏着一丝愠怒。

  冷非鱼冲他眨了眨眼,牵着他的手朝那群二世祖走去。

  “鱼鱼,你做什么?”君无瑕心里有了不满,先不说自己的老婆没有一点对老公的占有欲,面对别人的公然挑衅竟然抱着围观的心态看热闹,现在又把自己带过去,难道她就这么不在乎他?

  憋一口气,他磨磨蹭蹭地跟在冷非鱼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