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哦。”唐皖回过神来看着沈野逸身边站在的孙秘书的时候,立刻想到合同已经准备好了,虽然是和自己最亲密的人签约,但是唐皖还是好紧张。紧张的她差点不知道该迈哪条腿了,同手同脚的就往沈野逸的办公室走去。

  坐在沈野逸的办公室里的时候,唐皖心更加是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止。自己要拥有一家早教机构了,天啊。这是真的吗?这时的唐皖显然已经忘记了,开一家早教机构不是说开就能开的,而是需要进过审批的,她现在紧张的有点太早了。

  孙秘书把合同摊开放在唐皖所坐的沙发前的茶几上。唐皖拿起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的合约,顿时就觉得头好痛啊,这都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多的条款啊!唐皖大致的翻开了下,能有七八页呢,她很佩服孙秘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搞定这么个合同,这工作能力也太非人了吧。虽然很不喜欢看这些密密麻麻的条款,但是唐皖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合同。看完合同的唐皖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签字呢,自己真的可以为幼儿提供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吗?不会再出现类似于电视新闻报道的那样的事情吧。

  “怎么了?合同里有哪儿是你不满意的吗?”沈野逸见唐皖拿着笔却迟迟没有签字,怔怔的出神的样子,还以为孙秘书列的这份合同里对于唐皖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呢。

  “没,没有。”唐皖拿着笔,颤抖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已经签字产生法定效力的合同,唐皖感觉自己不可以犹豫不决了,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一定可以的。唐皖紧紧的握住笔,把笔的外壳都握的有些裂纹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野逸派人替唐皖搞定了办早教中心的事情,而且特别从美国请来了从事早教工作多年的教授级别的老师,Jane,作为早教中心的园长。而其他的老师沈野逸则是聘请的是从全国经过层层面试考核筛选出来的本科或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学生。唐皖看着已经初具气势的早教中心,唐皖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自己真的马上就要拥有一家早教中心了。

  签完约的那天下午,在咖啡厅里的时候,唐皖曾经问过沈野逸,为什么他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当时沈野逸只回答了一句话,‘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相信的决定。’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皖的眼泪刷到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沈野逸看着唐皖落泪的样子,手忙脚乱的找手绢,给唐皖擦眼泪。而唐皖想的则是,她和沈野逸的恋爱虽然没有谈的轰轰烈烈,但是却谈的让她感觉到自己对沈野逸的那份爱情,就是真正的爱情,不是现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那些的‘玩’。沈野逸从心底里相信自己,而自己曾经在沈野逸失踪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只是把自己对于沈野逸的感情全部都隐藏起来,像是没有事情似的,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那么的没心没肺。可是当沈野逸得知自己那次被误绑架的时候的舍身相救,自己是不是有些配不上沈野逸呢?为什么沈野逸对自己的爱深于自己呢?难道说自己太过自私了吗?

  已经接近八月下旬了,天气还是特别的炎热。知了在树上拼命的嚎叫着,空气闷闷的,让人总是感觉不到好心情,就算有好的心情,也会被这闷闷的天气给闷得没有了好心情。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唐皖拎起小挎包就想下楼去远清大学报道了,但是刚要锁门的时候,唐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没有放在包里面,还在床头柜上摆着呢,她急忙又换了拖鞋去卧室里取录取通知书了。

  等到她折腾到楼下的时候,沈野逸已经等候多时了。沈野逸下了车,帮唐皖开了车门,然后又重新回到驾驶座上,准备开车了。

  “录取通知书带了吗?”沈野逸不放心的问道,因为唐皖这妮子总是丢三落四的,忘记带东西,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带了,带了。快点走吧,一会报到处就该下班了。”唐皖不耐烦的答道。真是的总把自己当做小孩子,自己不就是有一两回忘记带自己要带的东西了吗?自己也不是把把忘记带,有必要回回问自己吗?

  沈野逸从后视镜里看见唐皖撇着嘴巴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不乐意自己总是提醒她不要忘记带东西的事情了。不过这妮子撇着嘴巴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沈野逸从储物柜里拿出了一颗大白兔奶糖递给了唐皖。

  唐皖刚开始看到大白兔奶糖的时候,刚想去伸手接糖。可是一想到刚刚的事情,唐皖就不想接糖了。而是继续撇着嘴巴看着沈野逸。但是撇着撇着她有抗拒不了大白兔奶糖的诱惑力,眼神总是不受控制的往大白兔奶糖的身上飘,后来她觉得,糖自己吃掉,然后不原谅沈野逸不就得了嘛?反正糖到时已经让自己吃到肚子里了,沈野逸想要也要不回去了。打定主意的唐皖刚想伸手去接糖,但是沈野逸却把手伸了回去,把糖剥了糖纸之后,塞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一脸享受的样子,砸吧着嘴巴看着唐皖。这可把唐皖给气着了,真是的!沈野逸最坏了,居然和自己抢糖吃,哼!不搭理他了。

  唐皖撇过头不去搭理沈野逸了,可是沈野逸却从储物柜里又拿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在唐皖面前,晃一晃,馋一馋唐皖呢。唐皖就手疾眼快的把大白兔奶糖抢到了自己的手里,迅速的剥了糖纸,塞到了自己嘴里,然后学着沈野逸的样子,砸吧着嘴巴,一脸幸福的看着沈野逸。

  沈野逸见唐皖的这副满足了的样子,就觉得自己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呢,和唐皖抢起奶糖来了呢,哎!幸亏没有别人看到,不然真跌份啊。

  沈野逸一脚油门就把路虎驶出了唐皖家的小区,行驶在大马路上的时候,看着憋车的一条条主干道,沈野逸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从两个轮子的升级弄辆四个轮子的,而是直接弄架飞机来,这样就不会遇到憋车了。

  可惜想归想,沈野逸还是认命的坐在车里,看着前面那些车速相当于蜗牛行进的速度行驶的车辆,无聊的看着正坐在副驾驶位上,摆弄小挎包上的装饰物的唐皖。

  唐皖一点也没有受憋车的影响,还是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头都不抬一下,专心的研究着她小挎包上的装饰物。唐皖小挎包上的装饰物是个粉色的穿蕾丝边公主裙的迷你泰迪熊。小泰迪熊做工很精致,是唐爸和唐妈去M国给唐皖带回来的纪念品,唐皖把它拴在包上之后,没事就喜欢摆弄几下它,消磨下时间。

  “终于不堵了啊。”沈野逸看着能够正常行驶的马路异常的兴奋。下次出门一定不在这点出门了,实在是太坑爹了。沈野逸心里暗自地感慨道。

  路虎没有了憋车的限制,在大马路上行驶的很快。不一会儿就达到了远清大学了。沈野逸和唐皖看着密密麻麻的排队等待报道的学生队伍,顿时觉得无比的头痛,哪儿来了的这么些人啊,哎!这得排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正当沈野逸和唐皖发愁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了他俩的面前。沈野逸看着眼前的男子非常的眼熟,就是一时想不出自己曾经在哪儿见过他。

  “还记得我吗?我是那天重伤的人。”那人见沈野逸没有先开口说话,而是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他立刻想起来自己今天的打扮和自己第一次见到沈野逸的打扮,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了。自己第一次见到沈野逸的时候,是在一个夜晚,当时自己的车和一辆大货车相撞了,大货车的司机当时就逃逸了,留下了倒在血泊里的他,连个120都没有给自己打。当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的时候,沈野逸出现了,他开着路虎正好经过自己的身边,他见自己倒在血泊里,就给自己打了120,然后陪着自己到了医院确认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了之后,就默默的离开了。要不是自己今天又见到了那辆路虎,自己可能永远都不能知道,救自己命的恩人,居然是自己学校里的大一新生。那名男子就是远清大学的校长。

  “你是?”沈野逸迷茫的问道,他的确看眼前的男子眼熟,但是他提的什么重伤的人,自己还真是不记得有这码子事情了。哎呀!沈野逸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在高速公路上救过一个男人的事情,那时那个男的都已经奄奄一息了,没想到送到医院里真的被抢救过来了。当时沈野逸并没有想那个男的会不会被救活,只是下意识的就想要去帮助那个男子,要不是自己会道术的事情,不可以肆意宣扬,估计自己当时肯定亲自救人了,也不用等了那么救得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