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测试老师不淡定了,连续几名超级天才出现在他这边,连他都觉得自豪一般。这最后一名少年更是厉害,十八岁便可以筑星台,如果筑星台成功,那么就是究南山中长老们抢着收的徒弟了。

  沈星暗呼了一口气,差一点!还好没到一万之数,如果达到后这边长老或者谁叫他筑星台,被发现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旁观的众人再次惊呼,这个看起来儒雅的少年竟然是最厉害的,就差一点点便可筑星台。这一百的力量之差相对这种天才不过几天的功夫便可提升上去,可以预料这位少年一定可以在二十岁之前便可筑得星台。

  观望众人实在难以淡定,人比人怎么就比死人呢!

  “这一次的考验怎么这么多的妖孽般的存在啊,我们如何能存活下来。”

  “听说了没,昨天来了一位更加强大的修者,那还是个女孩,年方十八,便突破星台,当属年轻一代之王啊!当时测试的老师都把持不住,叫了几个长老过来,今天这位还好了。”

  “唉……我为什么不是天下无敌的帝皇啊!”

  后方的武痴见到三人全部考验完成,哈哈大笑走了近来,对于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这时测试之人见到武痴后起身施礼,道:“长老,这三个少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后一定会为我们究南山划下浓重一笔。”

  “嗯。”武痴点头,道:“这是当然,他们是我老朋友介绍而来的,自是不凡。”

  伍伯带着小艾走了过来,笑呵呵地道:“你们三人以后就留在究南山中修炼,有何不明要虚心请教于导师,这里每一位导师都是一名强者。希望你们都早日筑得星台,筑星台成功的时候可以回来我那里一次,记得。”

  “嗯。”三人都点了点头应道。

  “我以后要怎么样才能见到你们啊。”小艾泪眼旺旺地看着三人问道。

  “等我们筑造星台成功,我们便再次回到山村与你相聚,你要在那里乖乖地等着我们,我会把我们在这里的一切告诉你。”左相延看着小艾道。

  小艾一下子扑到左相延身上,哭道:“以后山贼来了谁帮我赶走啊,呜呜,以后我一个人的时候谁陪我玩啊。”

  “对不起!”左相延声音有些沙哑,道:“我现在给不起谁承诺,我还是太过于弱小。等我强大起来,我带你看遍这天下,你等我,等我……”

  伍伯拉过小艾,道:“你们照顾好自己,我带小艾先回去。武痴兄,我们今晚再畅怀一醉。”说完带着小艾跳上一只祥鹤身上,之后便往山下飞去。

  小艾泪眼婆娑,不忍别离,呜咽之声传来:“我舍不得你们,我会想你们的,哥哥们,再见……”

  三人摇手遥望,辞别伍伯和小艾。

  “那家伙最是受不了别离。走吧,小子们,我带你们去见见你们以后呆的地方。”武痴走了前面叫道。沈星三人收拾心情,跟着武痴长老走了进去。

  “等一下,武痴长老。”这时后方走出一名华服少年,叫住了武痴。

  “你有何事?”武痴淡淡地道。

  华服少年整了衣服,道:“我叫邵中衍,我是雷霆城主的二公子。”

  “就算邵振霆亲自过来我都不一定见,你是在给我摆谱?还是你老子的意思。”武痴微怒道。

  “不敢,我想问的是这三位公子为何不用经过第二轮考验就直接入山了呢?”邵中衍指着三人问道。他之前也想买通测试导师通过这种办法入山的,但却被拒绝,非常不忿。他对比他厉害比他风光的人非常不爽,所以一时冲动站了出来。

  “哈哈哈,我的事什么时候可以轮到你这种人指手论脚了,看来你老子没教你怎么做人啊!”武痴大笑道。

  这时一名测试人员走了过来,将邵中衍拉了回来。

  沈星走了出来,看向武痴,道:“长老,他心有不服,可否让他叫出几个人,与我比试一翻?”

  武痴大感意外,也想看看这少年有什么不同,便答应了,道:“好,对面的小子,你叫出几个你认为可以的人出来,这个小哥和你们一比。尽量找些挨得了打的人吧,沈星小子,你也放开手脚,没事的。”

  测试导师笑着对武痴道:“长老,您就不用难为这些后辈了,这事就这样算了吧。”

  “好!我们和你比。”邵中衍从来没受过这种气,赌气就答应了沈星的挑战。

  “陈导师让开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双方就在这里比试,打了一方服输为止。”武痴冷淡地道。他知道沈星必定是赢的一方,沈星的身体强度他也可以看出一二,这种体质让他都惊羡。

  那位导师见到无法和解,便笑了一声退了下去。

  这时邵中衍点了身后五个粗壮之人,暗地里说了一会,便带着他们来到沈星面前,对道沈星傲气道:“我身后几个,你选哪个与你相斗。”

  沈星嘴角上扬,笑道:“不用选。”

  “难道你怕了?”邵中衍得瑟地道。

  “你们一块上吧,省得麻烦。”沈星冷道。他对敌人可是没有半份情面,是那个末世影响了他,使他也有一丝丝的冷漠。虽然对方有五六人之多,而且岁数都在二十五左右,但他也不惧,就凭他一身神体,他便可以随意蹂虐对方。

  “你小子比我还张狂啊,我最看不顺你这样的人了,如你所说,那么我们就一起上!”邵中衍咬着牙道,本来单打的话他没有十足把握,但群攻的话他有信心将面前的少年打倒,而且还有着那件重器。

  阿牛与左相延知道沈星定是有把握才会如此,没有多说,他们相信沈星不是什么鲁莽之人。在相处这几天中,如果只说谨慎,估计伍伯也没有沈星那么谨慎。随后也跟着众人退出战圈。

  众人退出战圈后只留下双方七人,现在已无需谁在叫开始或暂停,他们都在向对方冲去。

  这些天来沈星专研独孤尊者的身法,略有所得,正想以此战来验证一番。在快接触瞬间,沈星嘴角泛起邪笑,施展斗转星移之法,扑向邵中衍几人。

  邵中衍等人见到沈星生猛扑来,也是不惧,拳脚相向。他们都是二十多岁,力量都是有着八千左右,五六人对一个不算是劣势。

  可就在他们打向沈星身体上时,毫无着力感,打到了空处。沈星就像无根无萍,无形无踪似的,一阵风就转了过去。

  沈星闪到了最后一个大汉身后,这时这大汉全身都是空门,沈星飞脚打在那位大汉左脚之上。

  咔嚓之声响起,在这空旷场地之上异常响亮,那个大汉双手抱脚,在地上惨叫连连,沈星那一脚已经将他的左脚骨完全打断。

  场外众人见到后也不禁暗自倒吸一声,就是武痴也是好奇地看着沈星,他那个身法太过诡异,这么低阶便有如此的威力,让人难以捕捉。暗道:“这是伍弟这些年所研究的身法吗?或者是有着新的际遇,以前可没见他施展过啊。”

  场中邵中衍等人反应过来时,沈星再次一脚扫在地上大汉的身上,大汉横飞而出,射向邵中衍等人。

  邵中衍接住了那位大汉之时,那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只是嘴里无停地冒出血丝。邵中衍几人冷汗连连,放下那个重伤的人,紧张地盯着沈星。

  沈星缓慢向众人走去,步伐坚稳,目光如炬。邵中衍五人也盯防着沈星各个动作,生怕与同伴般断脚伤残。

  当快接近五人之时,沈星再次施展斗转星移身法,身形如鬼魅一般冲向最右边一位大汉,一拳砸向那位大汉右手。

  面对如此神速的沈星,那人还没做出什么防御动作右手便被沈星一拳砸中,顿时血肉飞溅,手臂断裂。沈星又是一脚扫去,那人惨叫一声后便也同前面那位一般昏迷了过去,同样的胸骨全折,口吐血丝。

  邵中衍等人这时感到了可怕,手脚都有点颤抖,面对走来的沈星有些退缩。

  沈星不给他们机会,快速冲了过去,闪过前面大汉的横腿,一脚踏在他右脚上。断裂之间再次传来,那大汉右脚被废,沈星同样一脚将那大汉踢飞,射出战圈。大汉惨呼声嘎然而止,昏迷了过去。

  对方只剩下三人,邵中衍手脚已经被冷汗湿透,说不出话语来。

  见到沈星再次走向他们之时,剩余两位大汉迅速带着利器,套在手中。那是闪着利芒的拳刺,异常锋利,一般对掌,拳击之时都可用在出其不意之上。

  沈星摇了摇头,到现在这个层次的打斗已经少有威胁到他的东西了,迅速冲了过去,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里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两个大汉两拳对着沈星封杀而来,沈星步伐飘渺,他们扑了一个空。而后沈星抓着一位带拳刺的拳头打在另一位左手之上,顿时,那位左手被钉个结实,垂了下来,沈星右脚飞踢在他身上,大汉被踢飞到场外,昏了过去。

  沈星抓着最后一个大汉的手转了过来,一拳砸在他的面上。大汉血泪俱流,口水纷飞。那大汉一嘴牙齿被打得全部脱落,下巴也被砸烂垂了下来。之后沈星也是一脚将他踢飞。

  场外众人已经被沈星之举惊得说不出声音,飘渺的身法,坚韧的身躯,厚重的拳脚,招招都是如此的毒辣。

  而场中只剩下沈星与邵中衍,沈星向邵中衍走去,邵中衍现在已经害怕得语无伦次。对于这种血腥的场面他也见过,可是以前与这次的位置是调换过来的,以前只有他带着卫士去欺负其他人,而现在是自己被别人欺虐。

  直至此时,邵中衍已被吓得双脚发抖,跪倒在地,面无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