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仙子凝视手中巨剑,眼中藏着深隧,吐出一句:“借过。”

  坤、幽、隆心领神会,后退几步。

  仙子奋力舞动“斩龙”,狂傲的黑影在空中闪动,风力令四壁挂着的上百种神器摇摆不定,就像是百刀对“斩龙”的敬畏之情。

  仙子一扭手,剑身反转,剑尖着地收势。锐利剑尖直入实地一尺,裂纹四射开去。

  仙子道:“进去。”虚无珠闪了一下,“斩龙”却没有反应。

  坤连忙解释道:“上等兵器都是有灵性的,它不想待在八宝手镯里,谁也没办法。”

  仙子道:“哦。没关系,以后我扛着它就是。”

  幽汗死,急道:“你也不怕肩膀被斩伤吗?”

  隆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做个剑架,保证方便。”

  坤道:“那要多少时间呢?”

  “半小时就好,就好。”隆难掩激动,不住搓着手心。

  坤拱手道:“多谢。”转头问仙子“现在我们去哪转转。”

  仙子一愣,放下“斩龙”,眼中闪过一丝情愁:“去看我‘必须重回神域的理由’吧!”

  三人一一向隆告谢,幽亮出了自己挑中的匕首和飞镖,转身离去,隆“哦、哦”应了几声,不由暗想:这三位小神众还真是不一般啊!今天——————————就是上天向我这个上一百岁的神众,展示——————————————无奇不有的日子吗?

  ……

  离“绝器阁”不远地方,有这么一个地方,它的名字就是它的作用,它叫——————众坟。

  “听说这里埋了一百多位神众呢!真多啊!”幽一叹,灵巧的越过杂乱的石堆。

  坤庐走过高大耸立的墓碑,回头冲两人道:“是啊,神族的人寿命虽然长达一百五十年,但终究还是会死的。”

  幽道:“这就是定数,没人逃脱得了。”

  坤往四周望望,平静道:“不过这里好安静哦,很少有人来吧!”

  仙子顿了一下,终于开了口:“也许,那些自认为神的家伙一来到这儿,就会勾起‘神也会死’的悲哀吧!”

  坤道:“对了,仙子,你来这干嘛,不会是想体验一下死去的感觉吧!”“呵呵!”原来快乐也会开玩笑的。

  仙子不语,径自走过一片花园。

  花园后的一块石板上,盘腿坐着一个人型石象,身形高大,孔武有力,散乱着头发,眼神中透出的忧伤,只让人想起无尽的晚秋————————————————————————————那种在世间才有的季节。

  幽看看那人,又看看仙子,一阵心惊:“仙子,他不会就是……。”

  仙子点点头,走过去。

  “等等。”坤庐喊道:“你看看地上的花草和周围的树叶,——都已经凋落枯黄了,你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幽将一只手搭在坤肩上,低声道:“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事的,————那是仙子的,父亲。”声音像风一样清悠,让人听得到她内心的柔情。

  十八年前,神妖大战。在神族军队准备搬师回朝之时,神军统师——赤道火·连云之妻被劫。连云前去营救,无人知其经过,传言连云已死。

  “可是‘七神队’的队员,坚信他只是‘假死’。终究会活过来的,所以理树师傅用药封住了他,让他石化。”仙子幽幽的说,来到连云跟前,将连云身上的落叶片片移走。

  坤、幽望着仙子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一个布人走来,坤寻问得知它是元、理安排在这照顾连云身体的。坤同它谈起来。

  仙子背对众人,在脸上狠狠的擦了一下,大笑起来道:“父亲,儿子来看你来了。我今年十七岁,瞧,‘奇袭微章’。不比你十七岁的时期差,再过几天,我就要去你征战过的土地继续同妖军作战了,是死是生我也不清楚,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丢你的脸,丢‘七神队’的脸。”

  风————呼啦啦的吹过。

  仙子行了个恭敬的军礼。

  坤、幽走过去,安慰式的拍拍仙子。

  仙冲他俩一笑,一甩长发,大步走开,沿途响起遥远的歌谣: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伴白云,清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名剑动山河,可知人寂莫

  ——这一回,仙子唱的特好。

  “我们去取剑吧!”三人相互一点头。

  清尘荡起,三人在旷野中尽情的奔跑,飞一般的。

  ……

  “试试吧!”隆·贝奇拿出战甲,三件都是顶棒的工艺,一边为三人穿好,一边解释:“重量已经减到最轻,重点保护左侧及要害,已经上好了防潮防寒的薄膜,绝热极好,保暖方面也不成问题,肩头安置了通讯装置。每人腰间都有小型炸药,皮带内安置了一些药针,可以快速提高体力,当然是短时间的。手腕的护甲内有指南针和记事本,记事本上有地图和各种技巧,手背的护锁上有一颗提供照明的珠子和测毒的银环,头肩的带子可以测量温度和风向,好了,三位还有什么要求。”

  仙子一笑,道:“一套战甲顶一个家了,哪还有什么要求。”

  隆一乐,补充道:“还有一点,胸口的银块会自动吸收空气中的水份,含在嘴就会提供水份。”

  “设备相当齐全啊!谢谢。”幽道。

  隆一愣,继而大笑道:“谢什么谢啊!应该的。听了这两个字还真不适应,哈哈。”(神域劣根系,该谢不该谢的都没人说个“谢”字。)

  三少年一笑,告辞离开。

  不一会,已经回到军营了。

  “我们照原路返回吧!”坤提议,他们三人是私自离开军营,出来时是翻墙出来了。

  一纵身,已经回到了军营,扛着八十二斤的“斩龙”的仙子也是。

  (提一点,仙子的战甲上多了一块“剑架”纯铜炼冶,附于右肩至后颈,是独立的一块,上有薄口,外宽内窄,这样放上“斩龙”也不会影响刀锋的锋利)

  刚走几步,只听一呵:“你们三人给我站住。”一转头,竟是,元老头,旁边伴是理树、淑灵、卫界。

  仙子吞吞口水:这下瞒不下去了。好,反正我当面喝过药了,一会儿就硬说是喝了药才会恢复的,师父总不能当着卫叔的面说出自己使“诈”吧!

  元正经道:“虽然我的药神奇绝伦,但也不该一好就乱跑,多练会功不好吗?”

  仙子听了一阵头晕:怎么会是这种回答。

  元又道:“好了,不多说了,快去练功”

  三人只感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