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手持烧的“噼啪”作响的简陋火把,沿着裂缝的石壁寻找一处能够安睡一晚的地方。

  不多时,果真让赵毅找到了一个浅洞,搬了些较大的石块将外侧的大部分都挡了起来,剩下一个刚好够自己爬进去的口子,进去之后再用灌木横竖交叉着遮挡住外面,既避风又透气,估摸着那些硕大的蝙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爬进来了。

  赵毅清楚的很,不管这些蝙蝠如何的凶恶可怖,只要明天天一放亮,那些蝙蝠便一定要回到洞内黑暗之处。到那时,自己悄悄的爬下山去,离开这个裂缝,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赵毅闭着眼蜷卧着,不知道是刚才被那些硕大的蝙蝠惊吓到了,还是崖外呼啸的山风发出的“呜呜”声吵的他无法入眠,尽管浅洞内的温度慢慢的升高,逐渐变得温暖起来,赵毅也想尽早的入睡,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赵毅睁开眼透过灌木交错之间的空隙望向外面,此时,篝火已经熄灭,火把也在自己钻进这个浅沟的时候踩灭了,赵毅的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

  崖外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天上即便有月亮有星星,那也不可能将月光星光透过重重云雾照射下来的。

  崖顶那些凹凸不平隐隐约约的组成一幅幅怪异的图案,恍惚间这些图案似乎还在不停地变化。

  “咦?”赵毅奇怪了,自己的眼力什么时候达到可以在夜间视物的程度了?

  揉了揉眼,赵毅仔细地看着崖顶;嘿,真的能看到图案,这些图案还真的按照一个频率在幻动,在沿着崖顶往外看,隐隐约约似乎能看见崖顶的外缘成一条不规则的曲线。

  这是怎么回事?赵毅好奇了。

  估摸着不到天色渐明,那些蝙蝠不会回来,赵毅决定出去看看,这个问题要是搞不清楚,估计今晚甭睡了。

  移开挡住洞口的灌木,赵毅轻轻地爬出洞来,仔细的观看,确实有光。

  这光的源头好像就在裂缝的深处,赵毅轻手轻脚的往洞内走去,腰间的短剑也拔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上,弓腰屈膝,缓缓而行,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久入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赵毅在这个裂缝处已经呆了相当长的时间,初入此地闻到的那股子腥臭味,在赵毅的鼻子里已经习以为常了。

  越向裂缝深处走,便越是明亮。

  终于,赵毅看到了那些光线的源头,原来是铺在地面上的一堆堆松散的粉末,赵毅恍然大悟,顿时放松下来,这不就是夜明砂——蝙蝠的粪便嘛。害的自己好奇的不行,揪心了好一阵。

  赵毅找到了答案,放下心来,便准备回去睡觉,这下应该能够睡得着了,明天可还得继续向下爬呢,睡饱了才有力气啊。

  转身之际,忽然瞟见靠右边的角落里,有一闪一闪的光芒闪耀,明显比外面这些夜明砂发的光要亮得多;而且夜明砂发出的光是稳定的,不会一闪一闪的。

  是什么呢?赵毅又好奇了,决定过去看看。

  赵毅避开那些新鲜黏糊的粪便,踩着干燥的地方向那闪光之处慢慢靠近。

  “哇哈,真是太漂亮了。”在一大堆干枯蝙蝠尸骨当中,赵毅看到了一朵如同成人的拳头大小,闪烁着五彩光华的雪莲花。

  赵毅将蝙蝠的尸骨用树枝扒拉开,走到近前,仔细地看这朵雪莲花;只见其质如琉璃隐隐透明,莲瓣之内似有光华缓缓流转,五色迷离淡雅清幽,隐隐有异香直入心脾。

  这显然是一朵年份很久且已经成熟了的雪莲花,真是天地间的神物啊。

  赵毅心下大喜,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神物带回去,找道长问问,搞不好这个玩意能炼制什么药物,说不定一经服用,便能永葆青春,健体延寿,起死回生,力大如虎,神功大成呢?

  至于长生不老立地成仙白日飞升破碎虚空之类神仙级别的神通,赵毅倒还不敢奢望到这种程度。

  当下,赵毅将短剑插回腰间,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捧住雪莲的花托之处,轻轻的向上捧起;一捧起来,便发现这只是一朵花,并无茎和根。

  赵毅很遗憾,要是整株的该多好啊。

  如此看来,这花显然是被不知道什么动物叼进来的。

  且慢!赵毅猛地一激灵,既然是被动物叼进来的,那显然不可能是蝙蝠,那是什么动物呢?这里除了已经全部飞出去的蝙蝠之外,难道还有什么动物存在?

  赵毅紧张的向四周看去,捧着雪莲花的双手不由的紧了紧。

  这雪莲花怎么会有刺?赵毅感觉到右手拇指处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一滴鲜血从拇指上渗了出来,粘在了雪莲花之上。

  雪莲花突然光华大作,暮然消失不见,仿佛沿着渗出鲜血的伤口钻了进去,赵毅只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东西沿着手臂上的一条通道冲入了体内;赵毅知道,那是手太阴肺经的循行线路。

  很快,这个巨大的异物到了心脏部位,剧痛传来,赵毅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好奇心不仅仅害死猫,还能害死人啊!”这是赵毅栽倒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

  今夜,是十五之夜,月圆之夜。

  不知是因为山高离天近,还是山巅空气稀薄的缘故,天屏山上看到的月亮和平日看到的月亮大有不同。

  高悬在夜空的圆月其大如轮,璀璨的月华居然有些刺人眼目,照的山顶明亮如白昼。

  山顶的罡风呼啸如故,不时还会在山巅形成气旋,卷的雪沫子到处乱飞,从高空望下,便觉得山顶都迷蒙起来。

  当然,山顶也并不是一直这样罡风呼啸,间或也会停上一停;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在吹风车玩,吹上一阵便要歇上一歇,只是这歇的时间总是非常短罢了。

  在离赵毅攀下岩壁的垭口几百米的一个狭小的背风处,岩壁的积雪微微的向外拱了拱,一根粗如儿臂的棒子突然从积雪内捅了出来,带动一大块积雪无声的滑落在地上,岩壁中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少顷,一个蒙面白衣的彪悍男子从洞中缓缓探出身来,男子眯着眼向左右略略的打量一番。一蜷身,一个前滚翻便从洞中翻了出来,略略的活动了下筋骨,便向垭口摸去。

  因为山风巨大,这个男子或低身或匍匐,缓慢而无声的渐渐靠近了垭口。

  三叔他们所在的帐篷里,中间忽明忽暗的炭火正释放着热度,如果没有炭火,帐篷之内冰寒异常,根本无法入睡。

  今天赵毅刚刚攀下垭口,三叔他们轮流在上面守了一天,没有发现赵毅爬回来的迹象,算了算时间,估计以赵毅攀爬祠堂绝壁的速度,至少应该攀到了断崖之下;三叔招呼众人回到营地之内避风御寒,在这飞鸟不渡的高山之上,除了寒冷和食物缺乏之外,哪里还能有什么危险?

  那个蒙面男子摸到了垭口,在垭口之上小心翼翼的探头向下看了看,然后悄无声息来到固定绳索的巨石边,用手摸了摸粗大的绳索,嘿嘿一笑,抽出腰间的短刀慢慢的切割起来。

  帐篷内的炭火“啪”地发出爆裂的响声,三叔猛地睁开眼睛,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听,除了帐篷内众人轻微的鼾声,便是帐篷外罡风的呼啸声,三叔又缓缓地合上了眼。

  粗大的绳索中有铁丝绞合在内,坚固异常,短刀割了好一会儿,才割开一个浅浅的口子,蒙面男子看了看,用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细汗,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眼中露出狠厉之色,将短刀插回腰间,反手将背后的短斧拔了出来。

  一咬牙,举起斧子便向缺口处狠狠地砍了下去。

  “嚓,嚓,嚓……”连砍了十来下。

  山风此时忽然停了,“咔”斧子狠狠的砍在巨石之上,砍断了绳索。山风停下之后,山顶静谧无声,这最后一斧击在巨石之上的响声,顿时传遍山顶清晰刺耳。蒙面男子看着飞速滑下垭口的绳子,咧了咧嘴。忽然间面色一变,将斧子插回背后,转身就跑。

  三叔皱了皱眉头,忽然又睁开眼来,刚才那一声清晰的响声惊醒了三叔;听见外面仿似有踩雪的脚步声,三叔脸色大变,一把掀开被子,冲出帐篷。

  月色之下,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月下雪地之中向山下快速的奔跑。距营地已有五十步远;山风又起,白色的身影奔跑更速。

  此时,被惊醒的四叔提着弓和箭也追了出来,三叔一把抢过弓箭,持弓搭箭,拉弓放弦;“嗖”的一声,箭去如飞,划着弧线飘飞着,眨眼便追到了白色身影的后心之处。

  三叔的箭术在颌阳镇那是数一数二的,在这罡风猛烈的山顶,依然做出了最精准的预判,眼看着利箭便要夺了蒙面男子的性命,却见那男子在奔跑中一个踉跄,身形一斜,原本要射入后心的箭,便射中了肩头。巨大的力道带动男子身形向前一撞,顿时便失去了平衡,向前便摔,那男子一缩身,连续几个前滚翻,离三叔他们更远了,翻身而起继续狂奔;不知道这男子身上穿了什么护具,这夺命的一箭居然没有能射入男子的身体,而是掉落在地上了。

  三叔铁青着脸,对着那个继续向着山下飞奔跳跃的身影,大声吼道:“王豹,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