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看了眼赵璐不会的题。题目是这样的:一个粉色篮子可以装8个苹果,蓝色的篮子可以装的苹果量是粉色篮子的6倍,问,蓝色的篮子可以装多少苹果?赵璐算了很多遍就是算不明白,而且算的有点着急了,用力的握着铅笔,把铅笔尖都弄断了,烦躁的将一页页的演算纸撕得粉碎。

  “姐姐,算题不要着急嘛,你在好好读遍题目。”唐皖从笔筒里拿出一只新铅笔,递给了赵璐。

  “不用你假好心。”赵璐拿着唐皖递过来的铅笔,继续研究数学题。

  “姐姐,你还记得我们那次去买金鱼的时候吗?”唐皖见赵璐停下,听自己说话就接着说了下去。“小号的鱼缸可以装4条金鱼,而中号的能装12条呢,你说这中号的鱼缸是小号的鱼缸的装鱼量几倍呢?是3倍吗?璐璐姐,我算不明白了。”唐皖看着眉头逐渐舒展的赵璐问道。

  “啊,我会了!”赵璐开心的大叫,将睡梦中的姥姥都吓醒了。

  “咋的了?哎呦,璐璐,皖皖你俩做啥幺蛾子呢,大半夜的还不睡觉。”姥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把枕头弄高靠在枕头上,看着书桌前学习的两个外孙女,姥姥很开心,但是也不能大半夜的不睡觉啊。

  “姥姥,你先睡吧,等下我们就睡了。”唐皖上前帮姥姥弄好枕头,对姥姥说。

  “嗯,好,你们也早点睡,明天起早还上学呢。”姥姥打了个哈欠,用手弄了弄枕头,接着睡觉。

  “姐,你做完这道题就早点睡吧。都快凌晨一点了,再不睡觉明天上课你该没精神了。”唐皖看着战斗力旺盛的赵璐,很担心她明天在学校会不会从早上上早自习一直睡到课间操。睡觉没什么大不了,要是感冒了,就糟糕了。唐皖清晰的记得上次赵璐感冒去社区诊所打针,护士阿姨手中的注射器还没有碰到赵璐的手,赵璐就开始嚎啕大哭,哭的惊天地泣鬼神,引得诊所里所有人的都往赵璐那边看,还以为发生什么惊天命案了呢。

  “嗯,知道了。”赵璐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很不情愿的回答唐皖。

  “姐姐,那我先睡了,你早点睡哦。”唐皖躺倒姥姥的旁边,盖好被子,看着还在奋战的赵璐很不放心的说道。

  事实的结果,往往都是出乎人们的意料的。明明睡的比赵璐早的唐皖居然从在早自习开始一直到课间操结束,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头很沉,浑身是不上力气,特别想睡觉。而赵璐却很精力旺盛的一直在听课。哎,唐皖特别想大喊一句,姐,伤不起啊。

  “皖皖,你还好吗?看你很没精神的样子,是昨晚睡晚了吗?喝口温水吧,你一上午都没喝水了。”江妮娜拧开了自己的水瓶,递给了唐皖。

  “嗯。”喝过温水的唐皖接着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你没事吧?”坐在唐皖前面的女生丁,回头看着病怏怏的唐皖,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睡会就好了。”唐皖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呃??”唐皖醒来的时候看到班级里的人都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醒了?”刚进班的沈野逸看见醒来的唐皖说道。

  “嗯,同学们都去哪儿了啊?”唐皖不解的问。

  “这节体育课,江妮娜已经给你请假了,说你不舒服在办班休息,我回来取饭卡,该吃午饭了。”沈野逸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从书包里拿出饭卡,急匆匆的走出了教室。

  唐皖走出教室的时候,正好赶上中午放学铃响,空荡荡的走廊一时间挤满了学生,空气中夹杂着嬉笑怒骂的声音,充斥在唐皖的耳边,弄得她头很胀。唐皖快步走到女厕所,用凉水冲了下脸。

  整个下午唐皖还是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总是提不起精神,病恹恹的趴在课桌上,临放学的时候,要不是江妮娜叫唐皖,她就差点睡在学校了。

  “姥姥,爸妈,大姨,大姨夫,我回来了。”因为今天是周四,放学后,赵璐有围棋课,所以唐皖和赵璐就没有一起回家。

  “呦,皖皖,你这是咋了啊。哎呀,福言快来,皖皖晕倒了。”唐皖迷迷糊糊的就晕倒在了姥姥的怀里。

  “嗯......”唐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漫天的艳阳笼罩着大地,此时她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左手输着液,而唐妈趴在唐皖的病床上。

  “皖皖,你终于醒了?”唐妈感觉到动静就睁开眼睛,看着醒来的唐皖,唐妈突然用力的将她抱在怀里,唐皖明显感到唐妈在抽噎,豆大的泪滴打在唐皖的肩膀上,很烫,很烫。

  “妈。对不起。”唐皖没想过自己的身体会这么的差,熬个夜就能导致会突然晕倒,以至于吓到自己的父母。

  “皖皖,下次不许再熬夜了,都劳累过度了,你现在才二年级干嘛那么拼命,早知道不让你提前上学了,我的皖皖啊。”唐妈的眼睛红红的,脸上沾满了泪水。唐皖感觉一夜之间唐妈的黑发又少了几根,耀眼的银发,弄得唐皖的心很疼。

  “嗯,以后不会再熬夜了。”唉,明明每晚拼命的是赵璐,唐皖只不过熬了一次夜就劳累过度,致昏厥?!唐皖用手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自己也不是骨瘦如材,病弱西施的林黛玉型的娇娇滴滴地小女孩啊。难道我这是虚胖?唉,不管原因是什么,自己以后还是天天早上坚持跑步,锻炼身体吧,就算不为锻炼身体,减减她的游泳圈也行啊。这要是夏天去游个泳,不得丢死个人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播撒大地时,唐皖已经开始洗漱,梳头换衣服了。站在穿衣镜前的唐皖斗志昂扬。唐皖,加油!她决定早上围着小区的住宅楼跑上几圈。刚开始跑的时候,唐皖觉得跑步也不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啊。可是跑着跑着,她觉得腿像灌了铅似得,很沉很沉,呼吸也不像刚开始的那样自然了。此时,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唐皖的内心感觉,累!唐皖慢慢减速至走步,打算找个长椅歇歇。

  “才刚跑几步就不行了?没想到有关你神童的说法是假的,连你这身肉也是假的,连跑步的力气都没有。”沈野逸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唐皖的身后。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刺激的唐皖的神经,真是的,以为她真跑不动了?她只过打算歇歇再跑啊。由于前天唐皖晕倒的时候,救护车都来了,结果整个小区以及学校都知道唐皖其实不是什么神童,而是后天拼命学习的平庸之才。不过这样也好,唐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再也不用出门像动物园里那些被参观的动物似得了。谁说神童好的,唐皖却觉得做普通人好,自由自在的,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想到这唐皖突然觉得今天的天空好蓝啊,阳光照到人身上也不那么的晒了,一切都好美好啊,但是除了接下来,沈野逸的那句话。

  “你胡说什么谁说我不行了,我只不过打算歇歇,一会再跑啊。”唐皖一边走一边对沈野逸说。走着走着唐皖感觉腿不像刚刚那么酸痛了,就突然超在自己前面的沈野逸,对他说,“追我啊,看你能不能跑过我。”唐皖做了个鬼脸,继续加速往前跑。唐皖突然感觉每当沈野逸快要追上自己的时候,自己加速,他又减速呢?!唐皖还没来的及仔细想,就被沈野逸超了过去。唐皖想追上去,凭什么他跑在自己前面啊。发挥唐皖不服输的精神,明明已经再次跑不动的唐皖,又再次充满斗志。但是却被沈野逸,一把拉住了胳膊。

  “别再跑了,等会你再晕倒我可不管。明早还是这个时间,我等你一起跑步。”说完,沈野逸转身离开。看着沈野逸离开的背影,唐皖半天才想明白沈野逸那句‘别再跑了,等会你再晕倒我可不管。’他是在嘲笑自己体虚吗?可恶。‘明早还是这个时间,我等你一起跑步。’唉,不管怎样,至少有个人陪自己跑步,省的自己坚持不下来,还是蛮好的嘛,哼,可恶的沈野逸,我唐皖明早一定超过你。唐皖擦了下满头的汗珠,拖着酸痛的双腿,慢慢的向自己家走去。

  站在树后的沈野逸,看着咬着嘴唇不服气的唐皖,他笑了,他的笑不似星辰般璀璨,但是却很迷人。此时的阳光很明媚,树枝在微风中起舞,鸟儿在树上歌唱。但是现在要是有人看见此时的沈野逸,肯定会大声尖叫的,因为此时的沈野逸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金火焰的印记,一闪一闪的。沈野逸似乎察觉到自己额头的异常了,他现是一惊,然后就开始仰天大笑。他现在的笑与他之前的笑,完全就不像同一个人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