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大家顺便做下调查吧,谢啦!)

  筱白并不知道太子送她东西的用心,还单纯的想太子是鼓励她,反而更加用心的学起骑射来,而十阿哥每日装出一副胸无城府的笑容,也不着痕迹的说了几次太子的坏话,力图让筱白对太子有所厌恶。

  既然八阿哥能看的出太子的用心,那四阿哥自然也能看的出,十三阿哥也不仅是舞文弄墨之辈,对于太子的心思,虽不十分在意,但暗地里也与筱白交谈过,得知筱白于太子无意后心情也是好了很多。

  “筱白,如果有一天皇阿玛下令让你嫁给太子,你会怎么办?”骑马小跑在草原上,离开了车队有一段距离后十三阿哥好奇的问筱白,他不喜欢拐弯抹角,尤其是对筱白这种胸无城府之人。

  “那,只好给皇阿玛三个选择喽。”

  “哦?哪三个?”

  “一,我寻死,不过这太残忍,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二,出家,这也很残忍,青灯之下了此残生,你们一定要记得经常来看我,给我带好玩的东西;三,求皇阿玛把我指给八哥做侧福晋。”

  对于前两个不真不假的选择,十三阿哥也就一笑而过,可这第三个选择未免有些荒谬,“为何要嫁给八哥呢?你喜欢他!”

  看到十三阿哥有些误会,筱白微微一笑,“并非我喜欢八哥,而是害怕八福晋,我到了多罗贝勒府恐怕会被八福晋整的惨不忍睹,这幅悲惨模样堪比前两个,故而拿来凑数的。皇阿玛见我如此凄惨,又怎还忍心让我嫁给太子呢?”

  “你这都是什么逻辑,亏你想的出来。”十三阿哥摇头表示不理解。

  “恐怕到了那一天,唯一的办法便是以死相逼了,那时,如果皇阿玛真的给我后两个选择,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个。”这次筱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嫁给八阿哥毕竟比逃进四阿哥府里好,对胤禛她只有亲情。

  十三阿哥知道纠缠这个问题无济于事,把话题岔开了,领着筱白在草原上飞驰,仿佛这样就能忘掉一切哀伤。

  “那个是老十三与筱白吗?前两日太子跟朕说筱白在学骑马,学的很快啊,已经策马飞腾了,呵呵。”康熙与几个大阿哥们出来散步,看到草原上两个身影在飞奔,一时兴起,要来个比赛,众阿哥们全数参加。

  胤禛苦笑,这筱白连学个骑马都能惹出这般事情,难不成是那孙猴子转世?

  不一会儿众阿哥就把马牵到了一起,筱白作为唯一一个随驾的格格也是来到现场看热闹,乖乖站在康熙与惠妃身边,看着一个个英气逼人、器宇轩昂的阿哥们整装待发。

  “皇阿玛,这怎么比法?”第一次来塞外就看到这出大戏,筱白自然好奇。

  康熙歪头看看筱白小猴般的模样,笑着打趣她,“听老十说你最擅长的不是骑马,而是骑驴,你看一时找不到驴,你不能跟哥哥们比赛了。”

  筱白脑门上配合的冒出几道黑线,心想这十阿哥原来是个大嘴巴,用的着把这种事到处宣扬吗,还直接捅到了康熙这儿,这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哈哈哈,难得看到白儿这般表情,看来这老十也是越斗越勇啊。朕的儿女里就属你俩最顽皮了,连老四都对你有些没法子,你啊,给朕老老实实的看比赛吧。”看到筱白眼神不善的看向胤誐,康熙对这筱白格格有些头疼,谁叫他现在就这么一个年纪刚刚好的格格呢,整天被儿子们虎视眈眈的盯着,享受天伦的乐趣只能从筱白身上弥补了,可这又导致了对筱白过于溺爱。

  “皇上,要不是格格与十阿哥之间的玩闹,皇上又哪能天天开怀大笑呢,这是皇上的儿孙福呢。”惠妃不着痕迹的拍着马屁,逗得康熙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咱们满人是马背上得天下,以往我检查你们学业的多,这次让朕看看,朕的儿子们还有没有当年先祖们的雄姿。碍于时间无多,还要赶路,这次就先比个马上射箭吧。”随着康熙的话音落地,太子依然指挥着侍卫将箭靶放置妥当,也为每位阿哥都送上了弓箭。

  随着李德全尖细的嗓音宣布比赛开始,先是大阿哥、四阿哥、五阿哥与八阿哥冲了出去,在飞奔的马上弯弓搭箭,姿势娴熟、动作优雅,一看便知是训练多日。

  “筱白,你说说这几个哥哥比的怎么样。”康熙嘴角带笑,很满意这四位阿哥的表现,虽然还没有一人放箭,但想来成绩都不会太差。

  康熙是不是习惯了给人扔山芋,每次还都是热气腾腾的,烫不死人不偿命的温度。筱白努力搜刮着脑子里的赞美之词,粗粗的给各位阿哥一分。

  “嗯,大阿哥最为沉稳,马儿速度不快,但节奏感极强,筱白不才,对弓箭知道的不多,但还是能看的出大阿哥手里拿的是柄强弓,想必大阿哥的臂力一定惊人。”好歹人家母妃在这里,多送点好话也是应该的。

  康熙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示意她继续。

  “四哥不论是骑术还是箭艺都中规中矩,筱白想不出什么词形容。”不夸不扁,不让旁人抓住尾巴,众人都知道她与胤禛要好,这时说好话反而是累赘。

  康熙点头,筱白自顾自的继续。

  “五哥有一种君子气质,举止略轻柔,如果领兵,想来会是一员儒将。八哥平日里温文尔雅、待人谦和,没想到马背上雄姿非凡,英气逼人。”再说可就真没词了,苦着脸看看那几个还没上场的阿哥,筱白又有了装死的心。

  “筱白评价的不错,不知你可否有胆与他们一争高下啊?”康熙显然是看比赛看的高兴了,竟然想把筱白轰上去,场上倒有个位置很适合她,就是那箭靶。

  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愣愣的看着康熙充满期待的眼神,这叫什么事?我一介女流之辈去跟一群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比骑马射箭?康熙的脑袋被驴踢了吗?可抱怨归抱怨,嘴上只能尽可能不扫兴的服软。

  “皇阿玛,筱白上场去当那箭靶到极为合适,骑术与箭艺是在没法跟哥哥们比的。”

  “哎~,平日里那般精灵古怪,这会儿倒是做了缩头乌龟了。这样吧,老十他们的功夫朕清楚得很,比老大他们只强不弱,朕看就不用演了。咱们满族与蒙古族都是马背上长大的部族,不论男儿、女子都有一身骑射的好功夫,你去与阿哥们一起来个马球比赛吧。”

  圣旨已下,筱白只得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