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红云!”

  伏羲没有多说,只是一个人名就让其他人相信了他的话。

  “鸿蒙紫气出现了吗?”

  鲲鹏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当年就是因为红云是鲲鹏失去了圣位。随后鲲鹏心中恶念难平,联合因为众人成圣而压力大增帝俊和太一,偷袭红云夺取鸿蒙紫气。没想到红云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一流。

  虽然舍去了肉身,红云遁术速度大增,想要通过轮回转世重生。却没有想到引来了身居轮回之邻的冥河老祖。被逼无奈的红云,竟然要和冥河还有随后追来的妖族三人同归于尽。

  众人躲开之后,发现红云神形俱灭,鸿蒙紫气也不知所踪。就是因为失去了成圣的最后一丝机会,帝俊和太一才会着急成为真正的天帝。不想一切操之过急,最后引发了巫妖大战。

  鲲鹏为了鸿蒙紫气可以说是不惜赔上了整个妖族的未来,结果到头来是一场空。现在再听到鸿蒙紫气的消息,如何让他平静的下来。

  面无表情的冥河老祖和蚩尤,也决不像他们表现的那么平静。

  “本座有一问,道友为何会将这个重大的消息透露给我们?”

  冥河老祖问道。他并不质疑消息的真假,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出口成宪用来形容他们也不为过。伏羲也不会拿这个消息来消遣大家。

  “每条道基的出世都会有自己特定的条件。这次大劫就是它出世的时机。”

  伏羲并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会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而是直接将结果说了出来。

  冥河等人见伏羲不愿解释,也知道伏羲有着自己的算计,便不在追问。

  “朕通过推算得知当年的鸿蒙紫色一分为三,第一条已经为人所得,这是第二条残缺的道基出世在即。不瞒诸位第一条道基被我所得,被我利用人族信仰和自身帝气补全。第二条必须要有周天星辰之力,暨天罡之力,和地煞之气相冲才能修补完全。紫气本身一直在吸取周天星辰之力,但是地煞之气却一直没有提取到。所以朕才要将大劫变成大争斗,以引发地煞之气。”

  “地煞之气,与巫族可以控制的大地浊气是不同的。所以蚩尤道友还是放下心中的想法吧!”

  伏羲看着听得地煞之气而气息微乱的蚩尤。

  “而且紫气只能自行吸收地煞之气,我们就算将地煞之气放到紫气面前,也不一定能被紫气吸收。所以我们只能加大天地间煞气的弥漫,才能得到补全的紫气!”

  “简单一句话,就是以天地间的杀气引大地的煞气,是吗?”

  蚩尤从出现到现在,终于开口说到第一句话。

  “这个消息都是谁知道?”

  蚩尤问出了第二句。

  “在座的几位,和女娲娘娘而已。太上圣人也许也知道,不过他们没有准圣,接受不了道基的。不过太上圣人和原始圣人他们是不会容许我们之中出现圣人的。诸位有迎战圣人的勇气吗!”

  “没有这点勇气,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冥河老祖像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似的,直指天际。

  “好了,不要再吓到我们的小友。下面的事和他有关!”

  伏羲看着浑身的衣装被冥河散发出来的绝世剑气刺破的纣王,身上出现无数血痕。伏羲大袖一挥,黑气将纣王包裹,然后纣王身着一身黑色王袍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子辛,既然你自称了天帝,那就去扫平天下势力。一个诸侯也不要留下。所有在人间开宗立派的仙家门派,全部碾平。收编人族自己的门派。建立一个真正的天帝王朝!”

  纣王完全没有办法反抗高高在上的伏羲。不只是因为伏羲身为人族之祖的缘故,更是因为他体内的黑气完完全全屈从于伏羲。

  纣王领命而出。

  “很好,我会将手下的修罗大军派来的。”

  冥河老祖说着就消失在大殿内。

  “我北冥宫也会派人前来!”

  “我巫族虽然不像冥河老祖和妖师鲲鹏那样实力雄厚,不过现在我巫族也不像以前那样,还是调出一些人马的。随后他们也会加入大商。”

  伏羲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驾着王座消失在虚空中。

  翌日,王宫大殿。

  纣王坐在新制的王座上,命身边的侍卫宣读自己的旨意。

  “先封闻仲为大元帅,节天下军事,征讨天下诸侯。封申公豹为大将军,率十万征剿大军征讨不服王化之人。”

  两条任命让天下势力,全部感到不安。

  闻仲率人族军队,及人族修士讨伐天下诸侯。申公豹率领巫妖军团和修罗军团平定方华之人。

  大商子民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安放了下来,那些巫妖和修罗全部被派了出去,朝歌子民又都返回了王都。

  冀州,苏护侯府。

  “没想到纣王居然出此昏招,和天下诸侯和方外之人为敌,真是天助我也!”

  姬发兴奋的在大厅中走来走去。可是姜尚姜子牙的却眉头紧蹙,神情凝重,不悦的看着姬发。

  “大王,我不认为这是一件高兴的事。还有请您稳重一些,做大事要有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城府。”

  姬发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坐在主座上,看着姜尚。

  “不管是天下诸侯,还是方外门派,死一个可能无人过问,死十个可能天下激愤,但是死上百个,千个,那就是天下噤声。也意味着大王你没有机会了!”

  “亚父,怎么办?”

  “趁此时机,召集天下诸侯会盟。不能等有人伤亡,那时大王在召集就是别有用心。现在召集众人,先是示警,其次是示好。如果再有诸侯死亡,就是大王的机会!”

  “你是说我来做好人,恶人由大商来做?”

  “对,而且大王要继续以仁义王道行事,不要看纣王现在行霸道占据天下大势。只要我们能支持下去,胜利的天枰一定会慢慢向我们倾斜。所以大王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管是什么样的困境。你一定会真正君临天下的!”

  姜尚看出了姬发这些天的急躁,不复西岐时的沉稳。究其原因是因为姬发一向顺风顺水,没有想到被纣王一战而败。又年轻气盛,无法忍受仙人的漠视。若是姬昌或者伯邑考都不会如此。

  姬发从姜尚的眼中看到了告诫。姬发知道了自己心中最大的隐秘被姜尚看透。而且好像还得到了他的支持。

  姬发从战败以来一直紧绷的弦放松了下来。

  “就以亚父所言!聚盟冀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