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神农功德圆满,挂冠而去已有月余。

  轩辕却开始苦恼了。那就是地皇神农没有把原华胥部落的首领之位,传给轩辕,而是传给了自己的八代世孙,而轩辕也是有熊部落的首领。

  在神农在位时,轩辕跟随神农学习治理天下之道,并辅佐神农的世孙治理华胥部落。因为两人齐心协力,华胥部落不断发展成为天下之望。神农八代世孙发明农具,以木制耒,教民稼穑饲养、制陶纺织及使用火,以功绩显赫,以火得王,故为炎帝;而轩辕划野分疆,定八家为一井,三井为一邻,三邻为一朋,三朋为一里,五里为一邑,十邑为都,十都为一师,十师为州,分天下九州,是以土德王天下,土色黄,故称黄帝,世人将二人并称“炎黄二帝”。

  世人不知道轩辕是天定共主,一直以为炎帝会即位,黄帝为辅。没想到地皇神农将共主之位传给黄帝。这下华胥部落的族人接受不了了,而后华胥部落有被黄帝更名华夏部落,就连炎帝都觉的是黄帝在消弱自己的影响力;而其他部落已经习惯为华胥部落马首是瞻,一个不是华胥部落首领的人成为天下共主,也一个个不知所措。

  这时九黎部落首领蚩尤以轩辕明正而言不顺,人心相悖为由,拒绝尊黄帝轩辕为天下共主,南方各部落以蚩尤为首,成立九黎联盟挑战共主。

  随后炎帝也以华胥部落首领名义驱逐黄帝回有熊部落,虽承认黄帝共主之名,但也以共主只有建议权而无决议权,拒不接受黄帝之命,华胥流域部落通通跟随,形成华族部落联盟。

  黄帝返回有熊部落,以共主之名收拢周边大小部落,组成黄帝族部落联盟。一时间人族分裂成三个巨大部落联盟,鼎立在洪荒大陆。

  那分裂的帝气也在第一时间纷纷找到新的宿主。黄帝,炎帝,蚩尤身据五爪金龙之气。黄帝手下四将应龙,女魅,仓颉,力牧,炎帝麾下春夏秋冬四将和公主精卫,蚩尤座下后卿,刑天,共工,夸父,身盘四爪龙蛟。下属各个部落首领领三爪青蛟之气。大战气息一触即发。

  伏羲看着从帝气上传来的消息,抿嘴一笑,对着神农说道:“听到他们的名字,我还以为祖巫复生了,这是几个后辈,居然敢用祖巫的名讳。不怕平心娘娘不让他们轮回!”

  神农笑道:“皇兄过滤了,不说他们身体里有巫族之血,就算没有平心娘娘想必也很高兴在听到这些名字再威震天下。而且他们不是还知道避嫌吗,那个明显是娘娘后裔的女子不是只叫做‘后卿’吗?再说这还不是皇兄你的谋划。”

  不久前,神农忽然接到伏羲的密旨,让他给炎帝的四大将赐名以示其功绩。随后神农赐炎帝四将为春之木神句芒,夏之火神祝融,秋之风神天吴,冬之霜神玄冥。

  随着神农的赐名,天下人族大能者都以古时强者自名。一时间洪荒四洲仿佛回到上古无序时代,许多“大能”重现于世。

  伏羲正色道:“这是平心娘娘的要求,昔时我欠她一个人情啊!她这是一石二鸟啊,利用人族大能的影响力,消除人族对巫族在巫妖大战中坐视人族被屠戮之怨,有利用人族信仰,重聚巫族气运。”

  “什么?巫族要现世?皇兄,这可怎么是好?”神农大惊失色。

  “不要紧的,平心娘娘只是想为巫族留下一些血脉,就像上古时代,两族通婚一般。这之后轮回便可利用信仰之力将巫族之血,融入灵魂,她认为这是巫族。我们可以以为他们是人族。这是双赢,我们人族实力加强,平心娘娘也可以了却因她而几乎灭族的巫族因果。”

  “原来如此,皇兄果然深谋远虑啊!”

  伏羲自嘲的笑笑,想着:“穿越者就是这点好,顺应‘历史’就是无往不利。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有那么多人在实力不足的时候就想这逆天。天要是那么好逆,鸿钧早就成功了。可是什么也不改变,我也算不上穿越者啊!”

  炎帝最近很忙,部落合并,重组,部队建设,农田开垦,一件件都需要他亲自去做。炎帝回到住屋里,还没喘口气,就听到有人求见。炎帝看着眼前的这个自称蚩尤部落的来使,听听蚩尤有什么说的。

  九黎来使郑重的说:“我家大王前来寻求联盟,你我两部落合力清除黄帝势力,再做生死,以定天下共主。若我们开战轩辕则利用共主之名收拢天下甚至是你我手下势力,最后无人可制,我们白白为他人作嫁。”

  炎帝勃然大怒:“蚩尤的意思是我打不过那个被我灰溜溜赶走的家伙。还是说他蚩尤打着联盟的幌子,实际上吞并我的势力。告诉蚩尤,共主也就是我这个血统纯正的人来做,就算不是我,也轮不到他那个留着外族之血的家伙的人来做。”

  蚩尤听着属下的回报,看着浑身颤抖的下属,微笑的问道:“你很冷吗?”

  “属下不冷。”

  “那你抖什么,是怕我吗?”

  “首领饶命啊,属下只是如实回报啊,没有自己的意思啊。首领!”下属早听说过蚩尤首领很忌讳被人说道他的血统。好几个不知死活的部落首领嘲笑首领,不只自己被活活打死,连部落族人都被屠戮的干干净净。现在自己这么说能不害怕吗,不说实话一定会死,而且会死定很惨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说了反而可能不会死。所以才战战兢兢的实话实说。

  “忠心可嘉,很好,你的家人部落会照顾的,你去吧!”听道蚩尤这么说,这个下属不再害怕了,感激的对着蚩尤感恩戴德。

  “噗”的一声,身体被一个黑色之矛贯穿,惊愕的看着蚩尤,仿佛听到蚩尤阴柔的说道:“你去吧,你去死吧!”

  “你又这么做了,蚩尤。小心众叛亲离哦!”

  “那你会不会背叛我啊,我的兄弟,刑天!”

  “不会,我说过,你就算要与世界为敌,我也会站在你的身后。”

  “那不就是了,我只需要族人怕我就好了。我不需要他们敬仰,他们听话就好,我会给后人留下一块生存之地的,不是吗,大巫刑天!”

  “希望我们在人族能一直走下去,是不是,十三祖巫。”伏羲还是被平心算计了,可怜的娃啊!

  “炎帝真的会起兵反抗黄帝?”刑天问。

  “一定会,刚刚你也听到了,炎帝十分以自己的血统为傲。他不屑与我这个‘杂种’为伍,你以为他会忍受黄帝那个庶民压在他头上吗?我派人去就是刺激一下他。”蚩尤粗犷凶狠的外表下有一颗玲珑的心。

  三日后,炎帝起兵伐黄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