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滴滴……清脆的水滴声在山洞中响起,山洞里边有一处不小的洞府,洞府里的上边是由一个个能散发荧光的石头组成的,,在洞府上有一个个的架子,架子上边摆放着一排排的卷轴,不过这些架子和卷轴在岁月的侵蚀下已经破旧不堪,完全无法辨认其原本的摸样,在这些摆设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台上排放的一个石桌,石桌上边放着一个细致的小盒子,盒子不知道是由什么成分组成的,到现在都能保持完好,几乎没有意思的损坏,盒子的右边有一条小细流,静静在那有些破旧的石桌缝中流淌着,水滴低落到地方时,清澈的水滴声在山洞中回响着,形成一曲动人的旋律。

  一名身着白色睡裙的女子静静的站在洞府的中间,脸色有些迷茫的扫视了下四周,在荧光的照射下,这不就是羽墨苦苦寻找的极罗修么?不过这张脸却跟以往不太同,这分明就是个女子的俏脸嘛。

  “这里是什么地方?”极罗修喃喃的道,极罗修好像想起了什么,俏脸一变:“啊,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回过神后,极罗修忽然大叫一声,眼睛扫视着四周,表情极其动人。

  她记起来了,昨天晚上自己迷糊间听到什么人在呼唤自己,身体就不听使唤跟着声音的来源走去,现在一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怎么回事?”激动后,极罗修倒是冷静下来,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想该怎么离开这里,想到这,极罗修扫视下四周,自己能跑到这来,那自然就有可以出去的地方,想着极罗修一边在洞府里晃动一边仔细的在洞府的墙壁四周巡视起来。

  这洞府也不太大,极罗修转了没一会儿,就转完了,愣愣的站在那里,极罗修的脸色有点苍白,她发现这个洞府里居然没有出去的洞口!怎么可能!极罗修摇了摇头,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没有洞口,或许有传送阵也不一定。

  想到这,极罗修再次坚定起来,目光再次投向四周的个个地方,仿佛想要她的那双大眼睛看透这该死的洞府似的。

  突然极罗修的目光被台上的石桌吸引住了。

  那边发着银白色的光,莫非有什么东西?就在极罗修好奇心被勾起时,一个感觉有些熟悉的声音随即而起,好像是从脑中传出的,也好像是从梦中传来的:“你终于来了,过来拿回你自己的东西吧……”

  极罗修目光变得迷茫,突然摇了摇头,眼睛望向远处那散发着荧光的盒子,突然极罗修甩了甩头,目光重新恢复光彩,望着那东西心里生出了疑惑,慢慢的走了过去。

  “是个盒子,不知道可不可以打开。”极罗修喃喃道,小手伸出,拿起石桌上盒子,查看了下。

  “奇怪的盒子,打也打不开,钥匙孔也没见到一个。”极罗修摸了摸小脑袋,随手将盒子收进身体里,目光再次望向四周,准备寻找出口。

  “极罗修!”一声略带惊喜的声音赫然响起,羽墨站在一个石头上,眼睛望着那走来走去的倩影,微勾的嘴角表示了他此刻的心情。羽墨刚刚就随着自己脑中的地图的反方向走,结果走了不久后,就找不到地图上的那个入口,最终墙壁上的一阵亮光才吸引了他的注意,跟着那道亮光,羽墨才找到了极罗修。

  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极罗修的身子轻颤了下大大的眼睛露出了惊喜,身子一转,直直的向羽墨跑来。

  “啊。”一声轻叫,羽墨接住了极罗修的身子,望着这由些少一根筋的女子,羽墨不由的一笑:“你穿睡裙的样子挺好看的。”

  极罗修俏脸一红,刚刚一激动,她居然把自己正穿着睡裙的事给忘了,这样一跑,裙子自然就成了阻碍,然后顺理成章的摔倒,除了摔倒,她也把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早知道睡觉就不穿睡裙了,想到自己穿睡裙的样子被人看光,极罗修的俏脸不由的又一阵发烫。“放开我。。”小手推开羽墨,极罗修小脸有略有些红晕,或许是由于羽墨碰了他的身子,小嘴气鼓鼓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极罗修的。”这句话其实已经变相承认了。

  见到极罗修后,羽墨开始还没来到及打量呢,现在又了一个距离,他也就可以好好的打量了,尖尖的瓜子脸,水汪汪的眼睛,红润的红唇加上白皙的肌肤,没想到她还真是一个美人坯子,目光往下,羽墨一愣,原来,极罗修身上本来就有些单薄的睡裙,因为四周的空气比较湿润和她刚刚的紧张行成的汗水变的更加的单薄了,隐约间羽墨还能看到极罗修身上穿的那深红色的内衣呢。

  见羽墨没有回答自己,反而气息变粗了,极罗修疑惑了下,然后顺着羽墨的目光低下头。

  “看够了没有……”一声有些深沉的声音响起,羽墨终于回过神了,感觉口里有些干燥,目光瞬间离开极罗修的身子,望向极罗修的小脸,只见极罗修的小脸忽红忽白的。

  “对了,第二场测试要开始了,我们先走吧。”羽墨打了个哈哈,转身就欲走。

  两道目光如同寒冰一般刺在羽墨背上,羽墨终于知道什么叫锋芒在背了。

  “看了就想溜,哪有这么好的事。”

  感觉身后的破空声,羽墨身体一晃闪到一边,躲过极罗修的攻击,羽墨含笑道:“莫非,看了还要负责?”

  听到这略带丝调戏的味道,极罗修的俏脸红了下,一拳挥去,被羽墨躲过轰在空中中,一边气嘟嘟地道:“哼,本姑娘才不稀罕,今天我非要你挨上本姑娘一拳才行。”说着极罗修也不再废话一拳拳的响羽墨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