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得不说,雄霸在不知道“成也风云,败也风云”之前,对聂风和步惊云还是好得没话说,吃穿用度无一不精细,差不多要视如己出了。也是,看到这两个人,仿佛就看到了天下,雄霸能不好脸色吗?。聂风在仔细看过风云阁里里外外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古代的黑社会很有钱,相当有钱。他沉浸在自己也是有钱人的美梦中无法自拔,直到步惊云看不下去那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把他喊醒。。“风师弟……风师弟?”“啊,哦,什么事?”聂风回神,仰视步惊云。为毛这小子比自己高了这么多?哦,对了,果然年长两岁啊,不是白吃的饭啊。他后来一直用这个理由欺骗了自己一辈子。==!。“风师弟,我是问你,你是睡东厢房,还是西厢房?”。风云阁分东西厢房两间主屋,中间隔一个大大的庭院,正中一间大堂,平常用于吃饭议事。其余有很多房间,但是都没人住,除了照顾步惊云的婢女孔慈。步惊云其实在风云阁住了近三年,他一直住在西厢。现在风师弟来了,他如果喜欢西厢,那自己就搬出去好了。。聂风看了看,东边有好几枝未开的梅花,自己喜爱极了,于是毫不犹豫地选了东厢。。“那我叫孔慈来给你准备一下被褥吧,房间是一直有人打扫的。”。风云阁里人少得可怜,除了偶尔几个打扫的杂役进出。步惊云讨厌人多口杂,只留了一个婢女孔慈。而聂风更不习惯很多人服侍了,他索性连婢女也不要。当然不能让他一个人折腾了,于是孔慈就光荣地身兼二职了。。聂风对那个差点令兄弟相残的孔慈好奇不已。后来见到了,虽说长得也不错,但温柔得乖顺的性格着实不是他的菜。不过他还是很喜欢跟孔慈说话来着的,在现代上哪找这么淑女的女孩啊,即使她现在也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小萝莉。配小云子也还不错嘛,聂风摸下巴。。步惊云被聂风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但他又很想问聂风,于是磨蹭着。聂风终于发现了小云子欲言又止的样子,甚为稀奇,笑道:“你想说什么?”“呐,风师弟,你还记不记得……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见过的?”步惊云终于把话说完了,忐忑地看着聂风不动声色的脸。。。传说中的不哭死神是假的吗?小云子一点也不像啊。其实哪有人生来就冷漠冷情呢,难道不是现实太过残酷吗?生生把一颗赤子之心逼成铁石心肠,何况小云子明显是面冷心热嘛。。于是聂风笑道:“怎么会忘记呢?我们是朋友嘛!”。听到聂风这么说,步惊云就放心了,也不计较在乐山没认出他的事。。。吃晚饭,聂风看时间还早,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断浪。正好看到孔慈进来,于是撺掇了孔慈跟他一起去,毕竟天下会这么大,要是迷路了怎么办?。。杂役房离风云阁有不小一段路,整个天下会总坛的建筑围绕天下第一楼而建,风云阁离第一楼最近,杂役房离之最远,中间隔了一个三分教场。天下会对于杂役倒也不是怎么苛刻,但待遇还是比不上一般的打手,只是断浪初来乍到,又自视甚高,破不受欢迎,众人往往在背后议论纷纷。。“听说他就是南麟剑首的儿子。”。“也不过如此嘛,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做杂役!”。。“嘘,别被他听到,这小子打架可狠着呢!”。断浪在人前风平浪静努力忍受,等到夜深人静,才委屈不已,却努力憋住眼泪。。聂风来到给断浪居住的小草棚时,就看到了小孩红红的眼睛,包子脸上脏兮兮的,小嘴抿得紧紧,一脸的倔强和委屈。看得聂风心疼不已。。聂风打量四周,已经入冬的天气,这里竟然连条被子也没有,分配的人说上面没吩咐,让他在这茅草堆里将就一下,这显然是有人故意为难。。看到聂风出现,断浪的小包子脸都亮堂了不少,他望着聂风的眼神接近小京巴望着主人。看得聂风愧疚极了,他吩咐孔慈去拿条被子和一些吃的,这才走近断浪。断浪白天还能忍着不哭,这会儿看到聂风走过来,鼻子酸酸的,眼泪也快藏不住了。可是断浪无论如何也不想聂风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神情越发倔强,那样子也越发让人心生怜爱。聂风叹了一口气,坐到断浪面前,轻轻却不容拒绝地抱住他。这样断浪既能不让聂风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又能在聂风怀里尽诉委屈了。。“断浪,这样的日子以后还会继续,就算独孤一方愿意收你为徒,你也不过是他的棋子,就像我是雄霸的棋子一样。”聂风在他耳边轻轻说道,然后更紧地抱住他,仿佛这样就会给他力量。。“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选择走怎样的路,选择怎样的生活,都在你一念之间。断浪你要好好想清楚。”。“还有,对不起,我什么也不能为你做。”我会仁至义尽,可我不是原来的聂风,会为你肝脑涂地还要被你恩将仇报,但我也不能忍心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遭受这样不平等的待遇,这样委屈至极。。“我不要你为我做什么,这样抱着我就好。”断浪吸了吸鼻子,头埋进聂风并不宽阔的胸膛,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会变强大的,聂风。”会有一天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也没人敢利用你。。聂风本想今晚留下来陪陪这个可怜的孩子,不过断浪一副受伤的表情看着他。。“聂风,我让你怜悯了是吗?”。聂风考虑到断浪的自尊心,孔慈又拿来了棉被和食物,犹豫再三,还是离开了。望着聂风被夜色掩去的背影,断浪喃喃自语:“风,我最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悯。”聂风在天下会的第一晚出乎意料地相当好眠,他还以为会为了未可知的明天,为了断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呢。。第二天,聂风在孔慈焦急的声音中醒来:“风少爷你快醒醒啊,今天帮主要教你练武的,云少爷、霜少爷已经过去了!”聂风在听到“帮主”两个字的时候,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雄霸谁啊,你敢叫他等你吗?。聂风一边悼念失去的懒觉,一边在孔慈的帮助下穿衣洗脸吃饭,东厢不时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最后这场兵荒马乱以聂风叼着一个包子用轻功跑出房间告终。路过庭院,看到竟然有一棵梅花开了,折下一支放入怀中,再飞身而去。雄霸传授武功当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选在了视野开阔的山顶。说是山顶也不对,只是台阶就铺到这里,除了很大一块空地,就只有一个亭子、一只石桌和几把石椅了。。事实证明聂风的轻功还是很派上用场的,他很快上了山顶没喘一口气。但即使这样,雄霸他们也早就等在那里了。聂风猛然想起前世的自己上课迟到的情景,汗!聂风镇定地走上前,在雄霸开口前,一边把梅花拿出来,一边对雄霸说道:“师父,徒儿刚才在来的路上看到梅花开了。徒儿曾听别人说,不是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于是就擅自拿来给师父看看了。”雄霸看到聂风双手递过来的梅花确实粉嫩冷艳,在白玉般的手掌中,煞是好看,又听到他的第三个弟子说道:“师父,昨晚风儿睡得太好了,今早起来都误了时辰了,请师父责罚。”。“罢了,以后记得习武切莫懒惰。”看来聂风十分适应天下会的生活啊,难道也还记挂着为师。雄霸对自己的第三个弟子十分满意,令文丑丑接过梅花,好生照养。。于是这天早上的迟到事件就这么被聂风三言两语带过。秦霜、步惊云皆向聂风投以不加掩饰的崇拜目光。——!。“风儿,为师把风神腿传授给你,此套腿法快似闪电,疾似飓风,横扫千军不在话下。”说完,雄霸瞬间连出十腿,远处石块龟裂。聂风有样学样,竟也能瞬间连出七腿,碗口大的两棵树断裂。。雄霸欣慰地点头,让他自己再好好参悟。至于步惊云的排云掌、秦霜的天霜拳已小有所成,雄霸只在一旁略加指导。。下午雄霸便放他们自己安排了,毕竟雄霸自己也是很忙的。。下午,聂风无聊了。趴在桌子上,想了想,乌黑的眸子一转,开始在自己屋子里捣腾了起来。没过多久,他兴奋地捧着一堆硬纸板,把步惊云、秦霜、孔慈,甚至断浪全拉来了。。风云阁,假山后。。,,,,步惊云想到我现在学的心法有九阴真经练到了第6重了在加上排云掌自己有其他的几种武功相助可以说的上是自己硬挨为自己考虑自己的未来自己应该是按照原著里的自己该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