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切源于偶然,他们就这样在工作上认识了。

  静刚到新环境很陌生,很少跟人说话。偏偏这个男孩很活泼又特别爱说话,来到陌生的地方有人主动跟她说话当然是很乐意的。男孩叫轩,女孩叫静。女孩人如其名,安静的外表下略带深沉。静不喜欢随便跟陌生人说话,可轩偶尔会跟她开开玩笑,偶尔也会逗逗她。也许这样更容易引起她的注意。

  一切从来到这里谈起,静终于找到一份不太满意的工作只好去上班了,因为她不想依赖谁。前几天刚到都没有人跟她说话,她也就默默的工作,也很少说话,除了工作上的问题。对此,领导十分满意。可这份工作挺累的,也很无聊,工资也很低。可怜的劳工啊,没有什么保障。静心里想,可自己读了不少书还不是跟他们一样。这里的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大家交谈也不是很方便。不过有读过书的大概都会说普通话,可是很多带着地方方言。静还是很不习惯这份工作,也不开心。

  后来在这里慢慢认识一些同事,还好点,可静柔弱的性格难免造人欺负,连那些未成年的也想欺负她。是啊,他们都到处打工的,外面都混熟了,只有静是第一次出门孤零零的,而且一个新人难免的。静开始发现这里有不少童工,可他们总骗人说他们已经成年,毕竟他们的外表看起来还是比较成熟的,身材也挺高大。尤其那个十几岁的看起来跟静一样大,后来听人说才知道她骗她的。静来到这里后印象最深的就是轩了。毕竟轩是第一个跟她搭话的人,这个男孩的声音很好听,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可这个男孩说话的口音跟她们那差不多,比较容易听。轩第一次跟她说话:“Hi,你是新来的吗?”“嗯,”静回答。然后跟她说了很多话,还问她喜不喜欢上网,哪里网吧上网比较便宜的问题。静平常都不上网吧的,最多就用手机上上QQ跟朋友聊聊天。静只好跟他说:我不知道,我没上过网吧。”轩说没想到还有这种人,不上网吧的。静只是笑笑,轩继续跟别人搭话好像还是这些问题。静没多想继续干活······

  这种又累又郁闷的工作把静变得更加忧虑了。她是那样的迷茫,对于她的人生,她真的很无奈,有时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她经常找不到方向,她从不感觉幸福,可在她很多朋友眼里看来,她是幸福的。其实,那只是她的外表。往往最让人看不透的是深层里发生的一切事物吧!例如她的父母嘴上很关心她,可从来不知她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她从小到大看得最多的就是他们不停地吵架。她已经二十岁了,很多朋友都在谈恋爱,有些大她点的都结婚了。可她不想像她们一样,她需要自由。静认为爱情该来的时候必然回来,不必苦苦去寻找。因为她想等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出现。

  静下班的时候一个人会到阳台的窗户边吹吹风,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时间久了,她发现那个叫轩的男孩每天也都会路过这里。轩有时会看看她,没说什么。接下来所有日子除了上班还是上班。从来没有在流水线上工作胡静似乎承受不住,头晕晕的。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轩总被安排到她旁边工作。轩似乎很喜欢开玩笑。给大家的生活多少带来点乐趣,可静不知怎么不太喜欢他整天嘻嘻哈哈的。不过静从没听他说过他的家人。

  这天,静被安排去做别的事情。可没想到他们还是凑到了一起,而这次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仓库里,两个人都觉得无聊,轩挑起了话题。他问了很多静的事,还谈及她的家人。轩跟静说:“你猜猜我几岁?”静说跟我差不多吧,要不就比我大。”轩的外表看起来的确很成熟,可这一切静都没有想到······轩说:“我比你小。”“你那年出生的啊?”静有点不可思议地问。“90。”轩说。“我91,比我大嘛!”静笑笑说。“那你以后得叫我大哥了,哈哈!”轩嬉皮笑脸的。“叫一声来听听。”轩说。静说:“不叫,偏不!”“小妹,你叫一声会死啊?”轩提高了音量,似乎不太高兴。静说“不喜欢就不叫咯。”轩故意把风扇开得很大,静刚好在称东西,风一吹称就不准了。静突然火冒三丈,“把风扇关掉”!“叫大哥就关!呵呵。”静一过去啪的一下就把风扇关了。其实那时已是晚秋,天气却还有点像夏天,轩干的是粗重活经常都要吹风扇的。

  过了一会他们把活干完回到车间里。轩就开始不停的跟别的女同事说笑打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静在一旁一言不发,她不想打扰别人的雅致呢!轩突然问:“你怎么不说话呢?”静没理他。轩又问:“几点了,谁告诉我几点了?”静拿着坏手机在听歌,这手机除了不能打电话,其它还是好好的。静故意不想告诉他,而且轩刚刚一直跟别的女孩子说笑都冷落她好久了,她心里窃喜,终于可以让他也体会到没人理的滋味了。可是旁边的另一个女孩告诉他了。然后他又跟告诉他时间的女孩搭起话来。静继续听她的歌,一直到下班。

  这里终于来了个静家乡的女孩子,静终于有伴了,可这女孩是来做临时工的没有天天来。那个女孩长得挺高,有一米六多吧!也挺漂亮的引来不少男同事的注目。静刚开始不太喜欢这个女孩,因为感觉这女孩跟她不是一类人。跟她认识没几天,她就好像跟所有人都很熟似的。这个女孩比静小,叫微微。微微很八卦,一来就问静有没有男朋友。静如实回答:“没有。”微微又问:“你有没有谈过恋啊!”“没有。”静感觉很无奈。而微微还带着怀疑的口气说“不会吧,你居然没谈过恋爱。”不相信还干嘛问啊,静心里想这女孩想干嘛呢!接着,微微得意的跟静炫耀她有男朋友,长得还挺帅的,还拿了张照片给她看。静说的确挺可爱的。没想到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很早就谈恋爱了,这孩子才十六周岁可看起来跟静差不多一样大。在静的心里幸福并不是用来炫耀的。可这里有不少女同事总拿他男朋友来说,似乎有什么很了不起似的。在静心里等待的是与众不同的爱。这种所谓的与众不同也就是没有杂质的真心。也就是这样才难得。

  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