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起床啦!”故事的开始便是这一句战场撕杀般的声音。

  “我已经起来了。”小仙子缩了缩身子,懒懒的说道。

  师父瞪大眼睛:“在被窝里躺着一动不动也算起来了?”仙子终于睁开了眼睛的一半:“起床的概念其实不像你理解的那样,它指……”,当!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师父一个大锤K下去,并吐出一句:“我说过我最讨厌你耍嘴皮子了。”仙子变形的眼睛中,除了星星,便只看到了“暴力”两个字。

  但笔者想说他师父其实并非是个暴徒,记得仙子小时侯他师父也是把他当亲骨肉般疼爱的,只怪仙子生就一条能把活人说死的舌根子,十岁时已经把他师父搞郁闷几会了,笔者记得其中的最后一场战役经过如下: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师徒两一番比划后坐在阴凉处歇息。他师父与他谈天说地,不知怎的问了一句:“仙子,你习武是为了什么?”

  仙子一愣,看着他师父十秒没有说话。

  师父心中暗暗一惊,猛然觉得眼前的弟子已不再是个孩子了,自己这一问会不会太过唐突,又或者他接下来的答案将预示他今后一生的命运,心海顿时腾起几分紧张与期待。

  思付片刻,小仙子眼中透出异样神采,起身抬头,仰天大呵:“弟子习武是为了一战天下,啸天地,居六合,纵横四海而不知惧,万勇相斗而敢争先,一生无悔,才是丈夫。”

  豪言一出,他师父当即舒了一口气,心中大感欣慰,只觉一生有此弟子也可叫不屈了,便道:“真的?”

  “假的。”小仙子痛快的回答。

  师父苦笑一声,哀叹自己又着了这小子的当了,不过他师父还是很想的开,便笑着问道:“那真的呢?”

  “打架不怕被扁,犯错没人敢管,混世不伏王法,横行天地无忌。”

  他师父的血压嗖嗖嗖的就长上去了,额头冒汗,声线都变了:“真的?”

  “还是假的。”

  他师父有吐血的冲动了,心头强压着怒气道:“小子,我再给你此机会?”

  小仙子一点也不理会他师父的感情哈哈大笑道:“师父,其实我习武完全是为了哄你开心啊!”

  他师父一个暴枣把他敲翻在地:“你还来。”

  “这次是真的啊!”

  “你胡说上瘾了是吧!”

  之后第一次尝试暴力教学。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脸,不过仙子觉得洗脸太没意思,于是改为洗澡。飞一般地跑到后山的瀑布里大冲特冲,高空中的水带着刺骨的寒冷,不过仙子觉得这才是最爽快的。冲累了,仙子这才脱下衣服,上岸生一堆火,舒舒服服地烤。嗯?你问仙子的性别,记得师傅说过……男的吧!反正没关系了,空中之城的城民:一、不用上厕所(原因待会儿说),二、不用结婚。不知为什么,神的身体很好,长老却明令禁止结婚,若是特别想和某人在一起,需要的手续会之多会让你咋舌。三、是神仙男女都很俊俏,分不出区别。综上三点,神仙——是男女不分的人群(笔者汗)。

  舒服够了,再穿上暖暖的衣服,飞一般地往回跑——师父已在练武场等得火起了。说起仙子的师父,他是华云都城外最有名的三大武馆之一——七道合馆,馆主兼教头,元天真人(叫元老头就行了,这是N次暴力教学后出现的称谓。)。本馆处华云都城外北侧,占地……忘了,反正也不过是瓦房一座,草屋一座,两屋对立,环屋两块操场,一黑一白,从空中往下看,正是——太极的模样。

  “师父,早晨。”

  元老头一脸阴笑:“早晨。”仙子当即掉下一滴汗。元老头背在身后的手预示着危险的气氛,简直可以用变化莫测来形容。

  “师父,今天是特殊练习吧!我去拿道具。”仙子不等元老头有动作便飞一般地跑开了。呼——,只觉武场刮起一阵风来,元老头已闪身来到仙子面前,眯眯笑道:“不用了。”仙子觉得自己听到的是:苦难已经来临。

  “理树师傅来了”仙子乱指一处,大喊道。“哪里?哪里?”元老头立马到处乱望,忽惊觉上当,转身发现仙子已不明失踪了。

  其实仙子用理树玄女师傅来分开师傅的注意力,已不下五十次了,元老头却照上当不误。说起理树玄女,她是另外一家著名武馆——真心合气馆的馆主,不过她只带了一个女徒弟。还不如仙子师傅,他带着我和小师妹——一个八岁的小丫头,住草屋的那个。而仙子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世上最安全的——小师妹的床底下。

  “出来吧,一点也不像男人。”

  仙子笑眯眯地说:“是啊!我知道你以像男人婆为荣。”小师妹——淑灵,当即如暴走,变出大锤便砸。仙子忽从床的另一头窜出,从窗户翻身而出。又是嘴巴惹事。往后一望,小丫头凶巴巴的,一点儿也不可爱,不过……她真的很让人佩服。她因救别人,而淹死在河里,因内心的升华而被准许入住3号神域,也就是说,她是一个用泥土和木渣塑成的身体的魂。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大多数家具比她还高还大,一个人管生活(元老头和仙子都不会),真厉害啊!

  着地了,正准备一阵狂奔,却……觉得背后阴风阵阵。转头,一个恐怖至极的元老头。同时听到一声门响,一个恐怖至极的小师妹跟着出现。

  “师……,你不是……说……不进……小……小……的……房……”“嗯,不错,所以……”元老头极平静地捏捏须子,“所以为师等你好一会儿了。”仙子当即想哭,万不该得罪小师妹啊!

  只听两人一声大喝:“七重双锤必杀法!”当~~~~~~

  仙子便成了短了线的风筝,不过是从地面飞到空中……

  ……

  仙子一下来,便开始了老子说教和魔鬼训练相结合的惩罚。小师妹一边念教条,师傅一边拿出火系中的利害招式——狂火,对仙子一阵乱攻。仙子的绝学之一:“七道结界身”形成的光罩,早已如铁铺的炉子一样烫了,光罩中的仙子感觉如何一想便知。况且持续时间太久,躲闪能力已下降到极低了。呼,元老头如风一般的飞起。“淑灵,让开”小丫头飞身退后。“等一下,”仙子大叫,“你不会是想?……”“火系绝学,火神显身。”元老头立刻罩上了一团火,悬于高空,七重武馆也被照得火亮。尔后,火球俯冲而下,成为一根火柱,凶猛的冲势把火苗拉得笔直。

  仙子想哭都来不及了,心里只想:这次又是往死里整吗?

  轰,火柱再一次化为一个半球,炎势游走地面。分开两个操场的石板路顷刻便不成型了。两间屋子中的瓦房还好一点,草屋上的茅草可是还没点着,就被完全吹飞了。

  很久~~~~~~

  起码仙子觉得很久,火苗才烧尽,单留下毁坏了的一切和热气。小师妹冲过来想扶起倒在地上的仙子,仙子却一动也不动了。他旁边有一个很大很热的坑,元老头看着大坑,奇怪道:“怎么会打偏了?!”

  后来仙子还是不能动,便让他一个人躺在场子里面。淑灵抱来七八个稻草人,每人身上贴上一符,几个稻草人便活动起来,乖乖地去打扫战场残渣了。

  仙子躺在地上,稻草人就在他旁边扫地。仙子起初觉得自己很悲惨,一会儿又想比自己惨的人多的是,身体不能动,就当是晒太阳吧!不一会,便睡着了,真如睡在床上一样。

  一个时辰左右,仙子醒来,身体已能动了。真要感谢神的吸收能力(吸收能力:做为神的最普通的能力,身体可以不断吸收空气中的能量和微量元素,并根据自身状况,可以改变吸收的快慢和吸收种类,因此神可以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不进食也没问题,当然也不用上厕所)。只是身体里的水份被烤得太干,到现在皮肤还是灰黄,并且口渴得要命。

  去喝点水吧,嘿……咻!还是站不起来,难道要爬着去?不如叫淑灵帮忙。……认真考虑中。……算了,还是爬着去吧!

  仙子一阵乱想,全然不觉淑灵正在他身后,“十四岁的人了,还这么没用。”仙子一愣,接着好像很生气地说:“第一,我是十二岁;第二,不要对师兄这么没礼貌。听见没有?!”一转身,才发现淑灵正拿着个水碗,不由一愣。

  “喝吧!”淑灵递过水碗,仙子心头一热,仰头狂饮,却立马把更多水份一块喷出!张大个嘴巴大叫:“你竟然下毒!”“加的是对你有用的药材啊!”“不用喝到肚子里就苦死了。”“人家是为了你的伤势着想。”“不如说是为了我的后事着想。”

  当~~~~~~仙子立刻回到战后体质。

  望着急步走开的八岁的淑灵,仙子不由大叹:“早知今日,当年就不求元老头收留你了!”

  呼——,背后传来一阵疾风,“谁是元老头啊?”

  ……

  后来,仙子在操场中躺了一天半才能站起来。